笔趣阁 > 逆道斩神 >第266章 以人为盾
    海边,波涛再起。

    没错,这就是此时的海边。

    今天晚上不算平静,浪花迭起。

    另外那黑压压的人影越来越近了,声音渐渐清晰。

    陈战华挥挥手,一个副班长把掩体让给他。

    陈战华躲了进去,其后大声开口。

    “前方东方大陆,请马上离开,你已经侵犯我大陆林海。”。

    声音连着说了三遍,那些影子才停下来。

    不过他们不是说话,而是翻身上了马。

    把拎在手里的短斧收到了腰间,提起了马上挂的长枪。

    随后最前排把身子往下压了一些,马也在中间分出了个口子。

    这样阵型顿时就不同了,连基本的概念都换了。

    迎面撞上这股精兵的陈战华等人,更是充分的感受到了压力。

    看事情不好,几个人赶忙站了起来。

    在几个班长的挥手领导下,一人守了一块地狱。

    他们的概念很明白,手拉手一起拦着。

    要是谁倒下了,身边的人就补充过去。

    这样不容易受到危险,第1波冲锋也可以挡住。

    当然了,也不排除挡不住。

    可是后面的人也准备好了,挡不住他们也呆不长。

    心理做好计划,手里指挥。

    几个老兵站到了海边,孤零零的。

    浪花扑打在他们的作战靴上,产生一股股凉意。

    不时的一块块小石头被冲走,被浪花卷入海中。

    也有从海中被涨潮时带出来的物品,不过都已破烂不堪了。

    两方对立着,一方全副武装,一方匆忙准备。

    两方都是老兵,内心中也有孤独的骄傲。

    而现在就是那么互相对峙着,沉默压抑的厉害。

    陈战华紧紧握着武器,头顶上现出一层层冷汗。

    他感觉到那股杀意了,这是重骑兵冲锋的第一要素。

    他们都一般不骑马,长途奔袭更是可笑的厉害。

    也只有做任务的时候会骑上自己的宝马,可是今天他们骑上了。

    而且连人带马劈的都是重甲,作战属性字不多说。

    就广平那人数而言,自己就够呛了。

    “小心,他们要攻击了。”。

    在揣摩对策中,通讯设备里忽然传出队员的声音。

    这是一个占领了高处制高点的人,他应当提前看到了。

    大概率没有什么意外,哪怕有了,也是自己抵御外敌。

    这个事情没错,应当准备。

    所以很自然的,陈战华就主动举起了武器。

    一直看着身边的人的动作的所有人,于是都举起了武器。

    全身的肌肉开始紧绷,灵力汇聚。

    而不出所言,几乎他们举起武器的前一部。

    在海中那本来如石头般的人们,马上动了起来。

    随着一声马蹄,黑暗如潮水般涌了过来。

    第1批人还没有到近前,在最后方的一波雨剑和两翼的弓箭手就开动了。

    随着一层密密麻麻的剑雨扫过,两个老兵全身被扎成了马蜂窝。

    身体还没有落到地上,就被同伴用脚一下踹到了后面。

    然后两边的人各自调过来了一个,补上的位置。

    可是几乎刚站稳,对方的人就到了。

    陈战华喊了一声小新,自身则是不顾自身的冲了上去。

    最前面的骑士很勇敢,他没有管身下的马,只是用双腿夹着,手里的枪一下刺了过来。

    马通人意,感觉到了主人身上的悸动,他也便被带动了。

    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叫,从水中一下跳了出来。

    随着三尺的浪花飞溅,马的前提已经踹了过来。

    要知道这么一个重骑兵的全身重量,连人带马的铁甲重量,再加上前冲的惯性,三点归一,没有千百斤下不来。

    要是闪开了,还可以保住这条命。

    如果一旦没有闪开,这一下拍重了能把人给拍成饼。

    或者是一下踩到地上,五脏六腑都能踩炸了。

    但要是闪开了,这名骑兵直接能冲过去。

    这是个无解题,不过陈战华脑袋也不笨,马上就想明白了这些。

    他一低头,把肩膀往下一缩,随后把短刃送进了马的肚子里。

    然后身体往左边一斜,一肩膀撞飞了马上的骑士。

    不过那骑士也是久经战争,落地后只是显些摔倒。

    不过用手中的枪支了一下地面,身体就站稳了。

    而后飞快地把腰间的短斧抽出,反手丢了过去。

    另一边一击得手的陈战华,刚刚稳定下脚步。

    就看到短斧迎面击来,吓得自己魂不附体。

    猛然往下一蹲,一下躲过了头顶上的斧子。

    远远的传来一声闷响,估计斧子已经掉到了水里。

    陈战华不管太多,立刻站了起来。

    不过这是浅滩,陆地也是湿的。

    脚底下就一擦,身体微微往前一伸。

    另一边的骑士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抓到机会就一枪刺了过来。

    陈占华往旁边一侧身,骑士趁胜追击,改枪为棍,一下砸了过来。

    陈战华被逼的往后一退,这时第2个骑士也被掩护着上了岸。

    第1个骑士给同袍打了个眼色,第2个骑士马上点头。

    随后俯身,重新把面罩带好。

    其后冲锋再次开始,惯性巨大。

    而且为了避免前方有人挡住自己,第2个骑士还把枪竖到了马的前面。

    这时如果有人敢正面御敌,非得被一枪扎个透心凉。

    不过不拦着自然也不对,第2道防线估计还没有完全修好。

    所以陈占华心里微慌,看马上的骑士已经渐渐走远。

    第1个骑士还努力的纠缠着自己,自己只好步步后退。

    抽空就踹上几脚,并且一肩膀撞飞他。

    随后并不再攻击,而是回身一甩。

    袖子里藏的短刀就飞了出去,在黑暗中拉出一道弧线,不远处还在飞驰的马传来一声惨叫。

    随着半截的马腿飞起,随着巨大的惯性,连人带马狠狠的撞在了地上。

    马头磕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上,立马甩出了脑袋里各种颜色的液体。

    披着重甲的骑士摔的也不轻,可能是硌到腰了,好半天才站起来。

    随后骂了一句家人,把枪往地上一丢,抽出配件就冲了过来。

    迎面就一批,陈战华逼的往后一跳。

    不过这时被踹进水里的第一骑士也站了起来,看对手离的不远,便趁机落井下石。

    一腿扫了过来,扮像陈占华的小腿。

    被第二骑士追着砍的陈占华没有注意到第一骑士已经站起来了,所以这一下没有什么悬念。

    随着脚下的水花荡起,陈占华一头摔在地上。

    不过好运的是地上的石头没有磕到哪里,只是擦破了脸皮。

    而且还顺便躲过了第二骑士的一剑,也算还行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站起来,把他俩弄倒。

    心里如电的想过一个招,而后便实施起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