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 >第六百七十八章 瑟瑟发抖的李泰
    只见萧锐大手一挥,朗声说道:“你我赌约胜负如何,今日放榜之后你们自己去看。倘若不服,也可以去礼部调阅所有人的答卷,看看是不是有寒门考生滥竽充数,甚至作弊。”

    “此时此刻却不是跟你们计较这个的时候。现在说回王家的公案。”

    说着,他看向了云中王家子弟,“本侯闭关筹备科举考试一年,不曾过问其余一切事务,包括郑子和跟王汲善的恩怨,全部交给郑子和处理。双方立场不同,即便那王汲善被郑子和弄死了,本侯也不觉愧疚,毕竟他一个釜底抽薪之计,本就该死!”

    “王汲善被赶出长安之后,一直视本侯为最大仇敌,几乎成了他的心魔。但倘若他连郑子和都对付不了,呵呵,那也没资格站在本侯对面当对手。”

    你……

    不少王家子弟听他如此仇视王汲善,纷纷抱不平,却被族长王善行拦下,按照萧锐所说,彼时的王汲善确实该死,代表的是太原王氏,不是寒门,萧锐没有做错什么。

    “后来听郑子和说,王汲善出门了,不在王家。经过一番巡查,郑子和终于在边境云中小城找到了王汲善,于是就开始着手弄死对方。他是我萧锐的死士,我曾许他调用部分人力物力之权。他跟我汇报说要在云中除掉王汲善,我准了。”

    “当然,我没想到他竟然用这样的招数,买通马贼屠灭云中王家满门?”

    “如果我知道的话,是绝对不同意的。因为你们在乡试之中的表现,引起我的注意,我调阅了你们的答卷,发现你们确实都是人才。呵呵,一个家族出八十多名人才,不容易的。可谁知郑子和已经动手了。”

    “所以……倘若你们要找我报仇,本侯是认的。因为你们云中王氏那场大祸,说来是本侯的失察。”

    好、好好!

    王善行怒极反笑,拱手说道:“冠军侯光明磊落,敢作敢当,学生佩服!云中王家的大仇,我们记下了,会找机会讨回。”

    萧锐点了点头:“我大唐杀人犯法,但却不禁止报仇,本侯接着就是。”

    “但是,话要说清楚。这次王汲善被刺一事,本侯确实不知情。跟本侯有关的,我可以认。可要是被人扣屎盆子,我萧锐可不糊涂。”

    “郑子和一路追到长安城,执着要杀王汲善,这也是他的心魔。看过你们乡试答卷之后,本侯已经下令他不准行动了,可惜,这条毒蛇脱手,竟然脱离掌控独自行动。”

    “后来因为要闭关出题,所以三个月内本侯都在长安城出题,期间任何事都知道。直到会试开考,本侯出关,才听人说郑子和脱手了。”

    “因为惜才,本侯下令追杀郑子和,同时派人暗中保护王汲善。不仅仅是惜你们这群人的才,更是惜王汲善之才。能够一手教出几十上百通过科举的人才,王汲善比本侯强,他才是天下第一名师。甚至我想过将来建个书院,请他当先生的。”

    “也是在此时,他才配做我对手。”

    众人听着萧锐的讲述,不禁扼腕叹息,确实是人才。

    当然了,也是冠军侯胸怀宽广,竟然敢聘用一个太原王氏嫡子当教书先生?不怕教出一群世家爪牙吗?

    “可惜,这条毒蛇足够隐忍,竟然逃过了追捕,藏着会试门口接人的百姓之中。说来也巧,王汲善大意了,深居简出的他,亲自到场接人……唉,后来遇刺现场,你们都看得清楚。”

    萧锐惋惜道:“平心而论,王汲善是个好对手。从一开始的对手,到后来跟他隔空的惺惺相惜,我想,带你们来长安接受朝廷保护的那一刻,他已然看清了世家的失败,所以他选择了寒门,没有让你们融入太原王氏。”

    “可惜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就是本侯知道的全部经过,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是非对错你们可以自己去查证,要报仇我也全接着。”

    就在这时,有人奚落道:“呵呵,侯爷说的轻巧,您一人之下,财大气粗,权势滔天,让这群娃娃们找你报仇?岂不跟飞蛾扑火吗?您一句话,他们全都得下狱,前程都没有了,还提报仇?真是冠冕堂皇。”

    萧锐连看都懒得看是谁,不屑的说道:“是啊,我萧锐卑鄙无耻,所以还留着你们这些正人君子苟且偷生。”

    你……

    一句话,骂得对方哑口无言。讽刺的他们无地自容。谁都知道萧锐的为人,只说他睚眦必报,却没说他卑鄙小人。冠军侯无论对公还是对私,都是只用阳谋的,从未用过小人手段。

    转过身来,萧锐朝着皇帝行礼,“陛下,臣请罪,私自保下死刑犯,否则也不会有云中之厄,臣罪该万死。”

    李二板着脸训斥道:“哼,朝会过后,你自去刑部领责,该如何治罪,自有大唐律在。”

    “遵命!”

    说完,萧锐转身退了回去,却有意无意的看了人群中的李泰一眼。

    只一眼,魏王李泰就觉得遍体生寒,仿佛被什么洪水猛兽盯上了一样。

    看着场中云中王氏的人,想到那被刺的王汲善,还有萧锐豢养的死士毒蛇郑子和……

    嘶……他,他故意的吧?

    李泰忽然想起,自己因为洞庭养匪一事得罪了萧锐,那个替罪羊水师将军许大通好像、好像……也被萧锐从死牢里面救了下来。

    他、他……他这是用同样的办法,对付我吗?

    想到王汲善的下场,还有被夷灭三族的许大通,李泰心道:不好!

    这厮肯定也恨我入骨,比郑子和狠王汲善犹有过之,我、我得跑,绝对不能久留,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许大通这条毒蛇给刺杀了。

    想到这里,李泰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头脑发昏,差点昏厥。

    “四弟,四弟你怎么了?”李承乾惊呼一声,抱住了差点昏倒的李泰。

    突如其来的变故,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姐夫,姐夫你快来看看,四弟是不是病了?”李承乾呼喊起来。

    不等萧锐上前说话呢,李泰像是被猫踩了尾巴般,挣扎着喊道:“无事,我无事……就是多日不吃不睡熬的。”

    “父、父皇,儿臣告退,先去拜见母后,然后……”

    李二挥了挥手,“承乾,长乐,你们带青雀下去吧。”

    一场跌宕起伏的朝会,变故横生,到了此时终于结束。然后所有人都关心的走出太极殿,因为接下来就是张榜。

    到底五姓七望和冠军侯的赌约谁能获胜?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