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亲当天,她怀上豪门继承人的崽 >第847章 武将玉石像
    迟迟握了握小拳头:“那个老女人敢欺负我们外婆,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

    “对,教训她!“吞吞点点小脑袋。

    慢慢性子最沉稳,点点头后,提醒了一句,“爸爸说过,那个老女人是外公的妹妹,是我们的姑婆,真要教训她,让大人出手就好了。”

    “我们如果实在忍不住,也不能太过分。”

    毕竟,辈分在那里压着。

    传出去,不太好听。

    吞吞嘟了嘟嘴,从兜里掏出一个透明小盒子,“那我让小红吓吓她,可以吗?”

    慢慢和迟迟看见他打开盒盖,眼皮都抖了一下。

    这是吞吞的新宠,去年才被发现的新型蜘蛛品种,全名叫“红甲鬼脸寡妇”。

    它通体黑色,体型巨大,且腹部有红色花纹,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鬼脸一般。

    眼睛、鼻子,还有暴露着獠牙的嘴巴,都惟妙惟肖。

    慢慢和迟迟都觉得它巨丑,但吞吞却喜欢得紧,说小红丑萌丑萌的。

    而且,这鬼脸蜘蛛有不小的毒性。

    所以吞吞被江如意反复认真叮嘱过,不准随便放小红出来玩。

    就怕一不小心咬谁一口。

    那后果……可不是开玩笑的。

    谁试谁知道。

    此时,小红好不容易得到片刻自由,忙不迭地从盒子里爬出来。

    爬到吞吞手背上站着。

    几条纤细的大长腿,支棱着一张逼真的鬼脸,冲着吞吞谄媚地扭了扭。

    那视觉效果……

    啧!

    慢慢和迟迟觉得,就算不让小红去咬那老女人,光是爬到她眼前晃一晃。

    估计都够吓人的了。

    “小红,上!”

    吞吞朝大门口的方向指了一下。

    只见小红抬起两只纤细的前腿,在空中挥舞了一下。

    然后,迈着嚣张的步伐,嗖嗖嗖朝大门口爬了出去。

    三个小身影紧随其后。

    没过一分钟。

    “啊!!!!!”

    大门口就传来了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

    付小妹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鼻尖上落了一个什么东西,她下意识伸手一捞……

    就看见一只足有她巴掌大的巨型蜘蛛,趴在她的手上。

    还冲她威胁似的摇了摇巨大的肚子。

    腹部的鬼脸,露出狰狞的笑。

    付小妹从小就怕这些东西,何况还是一只这么诡异的蜘蛛。

    她当即尖叫一声。

    然后……

    “砰~”

    直接晕倒了。

    三小只面面相觑:“……”

    吞吞咽了咽口水,“老女人不会被小红吓死了吧?”

    慢慢:“……”

    迟迟:“……”

    没死估计也好过不了。

    因为躺在原地的付小妹。

    肉眼可见的,皮肤上冒出了一片片小红疙瘩,且面积正在不断扩大中……

    吞吞挠了挠脑袋,“我……我没让小红咬她啊……”

    “但小红最害怕别人的尖叫声了……说不定一个激动,真咬了也说不定……”

    谁能想到,一只带毒的鬼脸蜘蛛,居然胆子这么小?

    门房被突然晕倒的付小妹吓着了。

    再怎么说,这也是付家金娇玉贵长大的五小姐。

    他可以听令拦着不让进,但眼看着对方在自己眼前出事,他又不能真放任不管。

    此时,他已经通过对讲机叫人出来帮忙了。

    三小只见势不对,互相对视一眼。

    然后吞吞嘴里低低地呼哨一声,一手牵着一个兄弟,撒腿就跑。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小红艰难地从付小妹的衣服下爬出来。

    抖了抖大大的肚子。

    转头朝地上的女人泄愤似的踩了踩。

    鬼叫什么?

    吓死蛛了!

    随后左右看了看,撒着几条细长腿,飞叉叉地跟上了三小只。

    ……

    付家老宅的宗祠里。

    弥漫着一股古老而陈旧的气息。

    被通知来参加今日族会的人,并不多。

    但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各分支的核心人员,要么在本分支拥有绝对话语权,要么是下一代重点培养对象……

    此时,他们陆陆续续走进祠堂,神情严肃。

    在祠堂正中央,摆放着一座等身高的武将玉石像。

    他身披战甲,手握长枪,枪尖闪烁着寒光,仿佛随时准备迎接战斗。

    历经多年,玉石像表面已经有了很多岁月的痕迹。

    然而,这并没有减损它的气势,反而增添了一种沧桑和厚重感。

    站在石像前,不仅能感受到历史的沉淀和岁月的流转,仿佛还能听到古代战场上的厮杀声和马蹄声。

    在石像的脚下,有一个精美的基座,上面刻满了镀金的文字。

    这些文字记录着武将的名字、事迹和功勋。

    这是当年付家第一代先祖,因为战场上的突出贡献,当朝皇帝特意赏赐给他的。

    选用了一整块和田玉石精雕而成。

    不说这个玉石像的象征意义,单说这么大块玉石材质本身,就已经价值连城了。

    之后的几百年,付家经历了好几次起起伏伏。

    但这个玉石像都被当做家族信仰和图腾一般,被好好保存了下来。

    一路见证了家族的兴衰和历史的变迁。

    除了十年一度的大型祭祀活动需要回到极北的付家祖地外,平时的年份,族人都是从各地来到京城付家老宅的宗祠,进行一年一次的祭祀仪式。

    此刻。

    玉石像前,燃着几柱香,烟雾直冲向上,带着一丝一往无前的霸道气息。

    众人静静地站在石像前,注视着那无比熟悉的面孔。

    熟悉是因为每一支付家族人的小祠堂里,都供奉着同样的一个石像,区别只在于石像的大小不同而已。

    离正式开始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除了付家嫡系的人外,其他人都已经肃穆以待了。

    而且每个人的脸上,表情都多了几分深意。

    因为今天这场祭祀仪式,跟以往不同。

    今天还多了一个请族谱的环节。

    要知道,距离上一次正式请族谱,已经是二十多年前付青豪出生之时的事了。

    那之后。

    付家嫡系再也没有诞生过一个男孩子。

    付青豪的大哥付青龙虽说已经结婚好几年,但到目前为止,也只生了两个女儿。

    也就是说,付家嫡系第三代,还没有嫡孙出生。

    所以今天这个族会,就显得格外难得。

    最偏远的角落里。

    两个年轻的旁系族人正在悄悄聊天。

    一个说:“你说族长这么搞,老族长不会反对吗?”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