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无敌哈兰德 >第五十五章 讲不出再见
    林云张开双臂,像架滑翔机一样跑到场边。

    他一下子跑出个S形,一下子又跑出个L形,欢脱得像个一米八三的孩子。

    全场球迷好像都被他所感染,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温格鼓了鼓掌,终于一把将吉鲁推到了第四官员身边,示意他可以上场了。

    “哈哈哈,温格要用吉鲁换下林云了,不过林云已经上演了帽子戏法,以前我们都说能够阻止林云的只有温格,但现在连温格都已经拿他没办法了……

    这是林云的赛季第36球,也是他为阿森纳打进的第27球,如果他在赛季初就加盟了阿森纳,那这个赛季的英超冠军到底花落谁家还真的犹未可知。”

    林云下场之后,比赛反而变得更激烈了。

    鲁尼今天的表现欲真的超强,一次次威胁到了阿森纳的大门,但直到被埃尔南德斯换下他也依旧没能取得一个进球。

    随后吉格斯替换纳尼上场,曼联又掀起了一波小高潮,但阿森纳还是顽强地挺了过来。

    随着埃弗拉小禁区前将吉格斯发出的角球顶出横梁,全场比赛结束。

    3-1,阿森纳彻底锁定了下赛季的欧冠名额,得以将全部身心投入到本赛季的欧冠征程中。

    林云还在想着怎样在鲁尼面前嘚瑟一下,却发现范佩西正在向自己走过来。

    两人互相敷衍地笑了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云扯了扯自己的球衣,“换?”

    “行。”

    交换完球衣,又握了握手,范佩西转过身刚想离开,但又忍不住转回来,“如果……我是说如果,五年或者是八年以后,你在阿森纳拿遍了所有个人荣誉,但却一个冠军都没有,你会离开吗?”

    “我很想告诉你我不会,但我知道实际上那样很难,因为当事情没有真正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任何设想都是空泛的,所以站在我现在的角度,我很难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林云认真地道,“所以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我说的是,一个冠军都没有这种事。”

    范佩西点点头,“我以前也像你一样自信,相信自己能够为这支球队赢得一切,嗯,亨利、法布雷加斯、纳斯里等等也一定都这么想过,但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林云摇摇头,“这些事情该翻篇了,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该坦然面对之后的一切,起码就目前来看,亨利和你已经因为自己的选择获得了自己想获得的,那么,接下来就该让自己去接受不好的那些,任何一件事情都无法十全十美。”

    范佩西笑了笑,大概想不到自己会从一个小屁孩嘴里听到这种话,他又伸出手,跟林云重重握了握,“你挺有趣的,可惜出现得太晚了一些,当然,这是对于我来说。”

    “就我自己的角度的话,一切刚刚好。”

    告别了范佩西,林云又跟鲁尼哔哔了几句,然后才离开了球场。

    赛后新闻发布会,温格先盛赞了队员们的表现,然后又被问到了林云依赖症的问题。

    “无法否认,林是一个超级天才,他打进了本队所有进球,帮助我们获得了胜利,但我们都知道,单靠他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这是团队的力量……至于范佩西,我很高兴他进球之后没有庆祝,这是尊重球迷的一种表现……萨尼亚会不会离开?抱歉,那要等到夏季转会窗口打开之后才会有答案……”

    轮到弗格森,大家本来以为老头子会找些借口为比赛失利做推脱,没想到他却大度地表示这场比赛是更好的球队赢得了胜利,然后又一次对温格和他的球队送上了欧冠祝福。

    跟场上的火星四射黄牌乱飞比起来,这场发布会简直和谐得过分。

    发布会结束,这场焦点战也正式落幕。

    曼联主场作战的时候,弗格森非常喜欢在赛后请对方的教练到自己的办公室喝一杯,大部分英超主帅都欣然接受了这种邀请,不过温格每次都拒绝了他,一般由自己的助教代劳,在赛后去和弗格森去喝一杯聊聊天。

    但这次温格竟然破天荒地邀请弗格森到自己那里坐一坐。

    很显然,他也感觉到了老对手身上的不对劲。

    拿出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红酒倒上了两杯,温格直接问道:“你怎么了?病情复发了吗?”

    弗格森在2004年被查出了心脏有问题,还装了心脏起搏器,去年5月在参加格拉斯哥流浪者的一次晚宴时,弗格森突然鼻血流个不停,被送去了医院治疗,本赛季初身体又出现了状况,动了个小手术,还因此错过了几场比赛。

    种种迹象都表明,弗格森的身体一直都很不健康,温格觉得能让他这么反常的,大概也只有这方面的原因了。

    “我确实感觉不太好,”弗格森点了点头,“我要离开了。”

    “嗯?”

    别人说离开,温格可能第一反应是对方要转会,但如果是弗格森说离开,他能想起的只有退休。

    和所有人一样,他无法想象弗格森会执教除了曼联之外的任何一支球队。

    “那么严重吗?有生命危险?”

    “健康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是我感觉厌倦了。”

    一方面是身体,一方面是他的两位老搭档,曼联的首席球探马丁.弗格森和曼联的CEO大卫.吉尔即将在今夏离职,这让弗格森突然对这份职业失去了热情。

    “这可不像你,”温格皱了皱眉,“你说过,只要身体允许,你会一直在曼联的教练席位上一直呆下去。”

    “是啊,当我都不像我了,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你只是一时的情绪低落,也许过几天你就会后悔自己现在的决定了。”

    “不,这次我很确定,这个赛季是我的最后一个赛季了,”弗格森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酒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好货色。”

    “你忘了?你送的。”

    “是吗?我还送过你酒?”

    “看来你确实不适合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了……”

    “你是在说我老了吗?你也不比我年轻多少。”

    “8岁还不算多吗?决定了,我也再干上8年也不干了。”

    “呵呵,我猜你肯定干不了那么久……”

    两个老头沉默了片刻,齐齐陷入了回忆。

    是两个人的回忆,也是两支球队的回忆。

    阿森纳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经历由查普曼缔造的首个鼎盛时期时,曼联还在第二级别联赛打拼;而当巴斯比男孩们腾飞之际,阿森纳却已泯然于众人;随后枪手曾在七十年代早些时候迎来又一波黄金期,红魔却在遭受又一个低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