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5 章 第 5 章
    第5章

    对方没有再回,凌初非常贴心地又发过去一条。

    【凌初】:学长怎么不回微信?是在忙着提裤子吗?

    她发完叹口气,对007说:“现在的小郎君不比我们那时候了,说脱就脱,太不矜持。”

    007:“……”

    它一时竟分不清宿主是不是在玩笑。

    另一边,“不矜持”的林学长表情已经恢复正常,看着凌初发来的第二条微信,仍旧容色温和,唯独眼神微微泛起一丝冷。

    能当陆沣的发小,他的家世自然不差,以温和外表示人,是本性也好,人设也罢,都不代表当真好脾气到能容忍别人如此冒犯的调侃。

    林彦郴一只手轻轻摩挲书页,看了会儿屏幕,又笑了,像是看到刚刚失去兴趣的玩具忽然又冒出一点出人意料的惊喜。

    他想了想,点开键盘。

    凌初从浴室出来,拿起手机,眉梢微抬。

    那位不矜持的林小郎君又发来微信。

    【林学长】:抱歉,毕竟陆沣追你的时候,作为朋友和学长我也帮过忙,你生气我能理解。陆沣那边我会劝劝他,如果你之后遇到什么麻烦,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好了,先不打扰你。

    007看宿主一脸不以为意,忍不住问:“这话看起来挺真诚啊,相比其他几个男人,在剧情里林彦郴对原主算得上好了。”

    这倒没错,哪怕剧情里“凌初”上蹿下跳,厚着脸皮用学长、学妹的身份纠缠林彦郴,对方也至多是不搭理罢了,偶尔不忍见“凌初”落魄,还会帮一把。

    凌初没解释,按着手机漫不经心点点头:“嗯,学长是个好人,所以我得关心他。”

    【凌初】:谢谢学长,我刚好有一件事想问你。

    对面很快回复:什么事?

    【凌初】:所以你刚刚真的把裤子脱了吗?

    围观全程的007:“……”

    就这个作死的样子,它真的怀疑宿主等不到三年就先被咔嚓了。

    ☆

    这一次林彦郴再没发来微信,凌初让007保存这次任务抽奖,准备等“听见你的声音”结束再抽。

    她怕再抽一个类似“欲望放大buff”,到时候配上被自己骚扰的人的心声,那画面……

    不敢想,不敢想。

    放下手机后,凌初准备下楼练功。

    原主练过几年跆拳道,平时打工,运动量比较大,身体状况很好,可惜已过双十,骨骼成型,想练成她上辈子全盛时期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武功是不可能了。不过努努力,掀翻十个八个不成问题。

    凌初不觉得失落,她透过走廊的边窗看向外面。

    干净宽敞的街道、明亮舒适的住房,武功可以再练,这样安静而平和的生活,即便在梦中,她也不曾见过。

    “一一。”

    恍然浮出一瞬,被温和的声音打散,凌初回神,笑着看过去:“舅妈。”

    凌初从不耽于过往,情绪来的淡,散的也快,郑姿没有注意到,笑着朝她招手:“起来啦,昨天回来的晚,你们小孩子睡眠多我就没叫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让阿姨给你做。”

    凌.二十.小孩子.初:“……”

    行叭。

    她跟着舅妈郑姿来到厨房,哪怕有了原主的记忆,看到这一厨房光洁崭新的器具,还是忍不住心生赞叹。

    凌家做炉具起家,是业界第一的大品牌,自家厨房当然配置齐全,郑姿打开里面一个大冰箱问凌初:“菜是早上刚送来的,看看想吃什么?”

    看着里面各式各样的新鲜蔬菜、海鲜、肉类,凌初忍不住再次感叹现代生活的便捷舒适。

    眼神扫过旁边钢盆里泡着的螃蟹,凌初想到上一世上山后,便再没机会吃过的海鲜面,心里一动:“舅妈,我自己做吧。”

    郑姿愣了一下,以为凌初怕添麻烦,急忙说:“家里请了专门做饭的阿姨,不用嫌麻烦,在家里客气什么?”

    凌初摇摇头:“没有,我是真的想吃自己做的面了。”

    郑姿看她不像勉强,只好答应:“那好,有需要帮忙的吗?”

    凌初点点头:“有,有的炉灶我没见过,该怎么用?”

    郑姿:“……”

    算了,大不了就是炸一个厨房,书上说过不要打消孩子尝试新鲜事物的积极性。

    因为昨天的下药事件,凌晔被妻子强迫在家休息,在楼上用电脑处理完公务走下楼,看着妻子在沙发上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走过去问:“怎么了?”

    郑姿心里还在嘀咕都两个多小时了,外甥女怎么还出来,侧头看到糟心老公,想起昨晚的事,顿时找到了发泄口。

    她看了一眼厨房门,确定暂时没人出来,翻个白眼不客气地骂:“滚一边儿去,看你就来气。”

    凌初端着浅口瓷盆出来,看到大舅拉着一张黑脸站在沙发边,像是下一秒就要暴起家暴,然而脑中响起的却还是那段熟悉的“呜呜呜”。

    【呜呜呜,我都认错了,怎么又骂人啊,老婆好凶,我好害怕,呜呜呜。】

    凌初额角抽了几下,用力抿住嘴角,端着瓷盆放到餐桌上。

    郑姿正准备闭着眼给外甥女吹一通彩虹屁,刚走近,“咦?”了一声。

    一股香气盈入鼻间,既有海鲜的鲜又有骨汤的浓,奇异的是没有任何一方压过另一方,不浓不淡,说不出的诱人。

    郑姿和同样愣住的丈夫对视一眼,凑过来看,浅口的大号白瓷盆里呈装着微微泛黄的透亮清汤,底部纤润的细面清晰可见,上面整齐码放着螃蟹、红虾、皮皮虾,还有几块不太熟悉的鱼,几抹翠绿点缀其中,光凭这副卖相,就已经让人食指大动。

    凌初看着夫妻俩直勾勾的样子,试探地问:“熬骨汤时间久,阿姨还在做菜,舅舅、舅妈先一起吃点?”

    郑姿回过神,假意推辞:“你先吃吧,你早上没吃饭现在肯定饿了,这些面三个人不够吃,李姐快做好了,我们不着急,再等等。”

    一旁的大舅严肃正经地点点头,附和妻子的话。

    凌初不喜欢推拒,一般情况下别人这么说,无论真假她都不会再问。

    但前提时脑子里没有出现尖叫声——

    【啊啊啊,请我、请我吃,只要你再客气一句,不,半句,我立马答应!】

    【好香啊,好香啊,好香啊。】

    凌初夹面条的手一顿,轻声叹气,放下手里的小碗,摆出一副期待的样子看向戏精夫妻俩:“大舅、舅妈你们尝尝吧,我好久没做了,特别需要你们的反馈。”

    郑姿一脸“哎呀,没办法还不是得宠着孩子”的温柔笑:“那好,我和你舅舅先尝尝。”

    凌初忍住嘴边的笑意,站起身准备去拿两副碗筷,一回头,她那严肃正经的大舅不知何时去过一趟厨房,现在正坐在桌边拿着筷子给妻子捞面。

    第一口汤下去,郑姿夫妻俩就被征服了,以他们的身份,什么样的珍馐美味没有吃过,却仍旧被这样一碗简单的海鲜面惊艳到。

    汤鲜而不杂,面细而劲道,细滑爽口,齿颊留香。

    凌初觑到舅妈为了最后一勺汤,偷偷掐大舅的小动作,忍不住半掩住脸,生怕自己笑出声来。

    因为晚上有选修课,凌初今天还得回学校,郑姿担心丈夫身体状况,在家里陪着待了半天,下午也准备去上班,顺路把凌初送到学校。

    凌初沿着大路慢慢向寝室楼走,经过篮球场时,一颗球从远处滚到脚边。

    “同学,麻烦扔一下球。”

    凌初捡起球,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和喊话的人对个正着,对方认出她是谁,表情一黑。

    【叮,触发剧情人物,请宿主依照以下剧本完成台词任务。】

    【拿起球正准备丢过去,一辆摩托车忽然擦身而过,她心下大骇,匆忙躲闪间重重摔倒在地,脚腕处疼痛刺骨,她仰起脸哭着看向篮球场:“陆沣,我好疼啊。”】

    任务刚发布完,摩托车声紧接着从后方传来,凌初甚至来不及回头,猛地向右跳开一步,骑摩托车的人虽然嚣张,却也不敢在校园内飙车,所以速度不快,她眼力好估摸好时机,猛地抬腿一踹,瞬间连人带车踹倒在地。

    根本不给人张口的机会,凌初二话没说上前拽住对方领子,薅下头盔对着鼻梁就是一拳,看到对方控制不住滑落下来的两行生理性眼泪,满意点点头,然后拽着他的头发,指着篮球场:

    “不想死就捂着屁股喊,就喊‘陆沣,我昨晚好疼啊。’”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