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10 章 第 10 章
    第10章

    昏暗的小巷内,死一般的寂静。

    凌初安详地闭了下眼,露出一个核善的微笑。

    凌途一脸呆滞,刚想说话,好像闻到了什么,倾身嗅了一下,蹙起眉:“姐,你喝酒了?”

    “……”凌初垂死病中惊坐起,兴奋地张大嘴朝弟弟哈了口气:“浓吗?”

    被“哈”个正着的凌途:“……”

    他身旁的寸头男生摇摇头,搭着凌途的肩,嘴欠道:“不浓不浓,也就是那种但凡有颗花生米都不至于的程度。”

    听到他的话,想到待会儿所有举动都可以归到喝多上,凌初满意了,在心里给吃麻辣烫时喝了罐啤酒的自己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她,愣是凭自己在坑爹的奖励中杀出一条活路。

    凌初又看了眼身边的凌途,发觉给自己找到借口的臭弟弟,此刻看起来特别顺眼。

    她拽过站在后面的乐沁涵,怜爱地摸摸她的头:“姐姐,你被欺负了吗?好可怜。”

    边说边在心里默念三遍“我喝多了”。

    凌途注意到她的动作,嘴唇动了两下,最后什么都没说,扯开嘴角“嗤”了一声,语气十分不屑。

    不厚此薄彼的凌初崽也伸出手,勾着弟弟的脖子,撸了把狗头:“臭弟弟不要吃醋,姐姐也loveyou。”

    凌途用力挣扎未果,梗着通红的脖子,翻着白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样子看起来特别的冷酷不屑:“谁、谁吃醋了。”。

    凌初的脑中又响起一道别别扭扭的赌气少年音:“凭什么叫她是姐姐,叫我就是臭弟弟?喝多了还这么双标,哼!”

    “……”凌初崽什么都没说,用薅掉头皮的力气,又狠撸了两把弟弟的头毛,以充分显示她不双标的厚重姐姐情。

    旁边几个同学只顾着笑的前仰后合,都快忘了刚还一触即发的斗殴场面,对面的人却没忘,不耐烦地伸出手试图推凌途,嘲道:

    “凌途你姐该不会是个傻子吧,你还别说,这傻子长的还他妈挺好看,要我说咱也别打了,你今天先把乐沁涵带回去,把你傻子姐姐介绍给我们。哈哈哈。”

    凌途这边人脸一黑,忍无可忍撸起袖子刚要冲上去,就听“啊”的一声大叫。

    刚才嘴贱的小混混后背撞墙,表情痛苦地滑坐在地,几人僵硬扭过头,见凌途那位喝多的姐姐慢悠悠收回长腿,俏皮地歪着脑袋,撅嘴吹了个口哨:“哥哥说话这么溜,很棒棒哦,可惜身体差了点,是肾虚吗?”

    “……”刚才调侃凌初差颗花生米的寸头同学,猛地抱住凌途一只手臂,瑟瑟发抖地问:“咱、咱姐不记自己人的仇吧。”

    没人搭理他,凌初的那一脚打开了这场小巷争霸的序幕,小混混一伙人先是一惊,怒气直冲上头,骂骂咧咧冲上来,然后——

    没有然后了,身高177的凌初崽冲上去,一拳一个小哥哥,一脚一个小朋友,动作利落,姿势帅气,把人打得嗷嗷直叫。

    臭弟弟和朋友们也没闲着,愣了几秒也冲上去,虽然姐姐没留给他们帮忙的余地,但把人按住补刀还是可以的。

    就连战五渣乐沁涵都暗搓搓跑过来,赏了被打倒的小混混几记撩裆腿。

    一面倒的战况非常激烈,结束的时候,凌初崽不满地撅了撅嘴,凌途注意到,犹豫着要不要关心几句,旁边的同学已经凑过来,狗腿地问:“姐,怎么了,累了还是渴了?手有没有被这帮孙子的汗毛划伤?有事您说,弟弟们立马帮你解决。”

    凌初皱着眉指着其中躺在地上的小混混:“刚才打到他脸上,手和袖口蹭上油了,回家还要重新洗,不高兴。”

    凌途嫌弃地“啧”了一声,觉得他姐喝醉后实在太矫情,边想边从兜里掏出包纸:“我这有……”

    “这有纸巾。”他眼睁睁看着平时一起上课溜号、考倒数的生死兄弟猛地抢过自己手里的纸,屁颠屁颠给他亲姐递过去,气的拳头都硬了。

    “用我的,用我的,我这有湿巾!”

    乐沁涵身边的女同学急忙出声,从包里拿出一张湿巾。

    乐沁涵接过撕掉包装,仔仔细细给她乖乖站着的崽崽姐擦手。

    整个场面宛如太后降临,凌途在旁边看这几个“大太监”献殷勤,双手插兜,一脸不爽,白眼险些翻到天上。

    凌初被伺候完,朝地上几人点点下巴:“哥哥你们也是学生吗?为什么放学不回家呀。”

    六个小混混看着她走近,恐惧地向后退,其中一个平头大个妄图垂死挣扎,从兜里摸出一把小刀,刚一伸出手,被凌初一把捏住手腕,就着动作扎到裆下。

    距离要害部位只差几厘米,吓得对方直接尿了。

    手段凶残的凌初崽仍然可可爱爱地歪着头,调笑道:“哥哥这么大了还尿裤子啊,回家记得让叔叔阿姨带你去看看前列腺呀。”

    几个小混混颤抖着抱成一团,欲哭无泪,凌途的两位男同学也往他身边缩了缩,小小声问:“咱、咱姐,只是因为喝醉才这么猛,对吧?平时一定还是很温柔的……吧?”

    “嗯……”凌途含糊应声,偷偷往后缩了缩,在脑中疑问三连——

    我没惹过我姐吧?

    我看起来对我姐很尊敬吧?

    我一直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弟弟吧?

    人也打了,这地方没有监控,无法报警证明对方骚扰,念及自己此时的“喝醉”状态,凌初让凌途给妈妈打电话报平安,没过一会儿,巷口来了两辆车,一辆按凌途吩咐把乐沁涵几人送回宿舍,一辆载凌初姐弟俩回家。

    凌芩的房子和大舅家在一个别墅区,到家后已经很晚,姐弟俩没有多交流,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

    凌初早起练功,跑完步回家,注意到一辆车停在门口,走进屋中,一眼注意到沙发上坐了个人。

    她想了想,唤道:“妈?”

    “嗯。”那人像是对这个称呼不太熟悉,顿了下,姿态优雅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侧过头轻轻颔首。

    凌初走过去坐在另一侧沙发上,随口问:“吃早饭了吗?想吃什么我去做。”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凌芩无疑都是个美人,但你第一眼一定不会注意她的外貌。

    与大舅的冷硬气场不同,凌芩给人的感觉疏冷又从容,却不矛盾,那是属于掌权者经年历练形成的气场,远比外表更吸引人。

    但此时的她却像个不善沟通的普通母亲,皱了下眉:“阿姨请假了吗?”

    没有电磁波的柔化,面对面时,她说话的声线更加冷硬。

    不过凌初没在意,摇摇头站起身,边朝厨房的方向走边回:“没有,是我习惯吃自己做的。”

    和大舅家不同,这栋房子里是一个开放式厨房,凌初打开手机音乐播放器,随手点了音乐电台放在一边,从冰箱中往外拿食材。

    耳边是潺潺悦耳的音乐前奏,年少的女儿拿着菜刀“哆哆哆”剁肉,这样一副生活化的场面,让凌芩莫名感到几许无措。

    她抿抿唇走到中岛前坐下,尝试找些年轻人感兴趣的话题,这时前奏结束,一段毫无遮掩的大白嗓透过音筒,直入人耳,凌芩忽然松了口气,干巴巴地问:“你喜欢这个歌手的歌?”

    凌初:“……”

    如果她说,她只是单纯觉得两人在一个安静空间内相处,有些尴尬,才随手点开个电台,会不会不太好?

    凌初抬起头,对方眼神平静,却还是泄露出几丝未加掩饰的期盼和紧张。

    凌初垂下头,不动声色地斜眼看了下屏幕,注意到歌手那一栏里“印飞羽”三个字,了然地点点头,闭着眼瞎几把吹:“印飞羽叔叔吗?嗯,我平时经常听他的歌。”

    “……”凌芩想到印飞羽今年才28岁,忍不住额角一抽:“你管他叫叔叔?”

    “……”凌初:不然呢?

    凌芩看到面前的女儿皱眉犹豫了好一会儿,用一种“哎,真拿你没办法”的复杂眼神看着她,轻叹了一声,伴随着手机里一段唱破的高音,女儿对她伸出拇指,夸张的表情中透出一丝敷衍:

    “余音断粱,小爸爸的歌声很有特色哦。”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