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12 章 第 12 章
    第12章

    众人:“……”

    喝不完还不让走了?

    你这么嚣张,你们经理知道吗?!!

    周纪安想说什么,因为刚才被酒呛到,咳得太急说不连贯,他身边的朋友也没注意到,一个个视线都停留在凌初身上。

    他们还未曾见识过面前女人的凶残,自以为潇洒的哈哈大笑起来,邪魅油腻道:“呦,还耍上脾气了,够劲儿啊。”

    这边唱完一个白脸,另一个狗腿子式的人物立马接过话,板起脸对凌初说:“识相就赶紧过来敬酒赔罪,信不信我周哥一句话就能让你在这干不下去。”

    他一双豆豆眼眯着,应该是想走眼神迷离挂的帅哥路线,本着为顾客去油的服务精神,凌初拎起一瓶酒拽着那人领子,直接灌进去,声音柔和,语调诚恳:“够诚意吗?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周哥在这干得你喝不下去?”

    “……”

    这是何等的虎狼之词?恶心的周纪安都不咳了,用力锤了两下胸口,猛地站起身指着凌初气得脸色发白。

    凌初疑惑地看他一眼,摇摇头,一脸不赞同道:“是,这人照陆沣比是寒碜点,但这会儿确实没那个条件,现在再找人过来也来不及了,都是兄弟,先凑合凑合怎么了?”

    小狗腿子已经被灌懵了,听到凌初的话,下意识裹紧自己的紧身小衬衫,往旁边缩了缩。

    周纪安:“???”

    怎么还有陆沣?感情你这还是个连续剧?

    周纪安要被气疯了,踩着旁边人碍事的脚,大步迈过来要和凌初拼个你死我活:“我今天跟你拼……”

    气势很足,状态也满,可惜头发长了点,被凌初薅着脑袋一把掼到地上。

    旁边还在等着看热闹的人终于寻思过味来,咋呼着让凌初松手,有几个喝得高的直接伸手打了过来。

    能不能打不说,反正一个个挺自信,都觉得凌初再牛逼,还能把一屋子人打个遍?

    可惜全是送菜,凌初刚来几天,内力还没练起来,但招式、技巧包括对人体的薄弱都十分熟悉,打这帮小傻逼跟玩似的。

    屋子里瞬间躺倒一片,凌初捏着周纪安下颌,迫使对方仰起脸看着自己,温和一笑:“狗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让你喝,你特爹聋了?”

    生理性的泪水因为疼痛迅速弥漫至眼眶,周纪安不敢再挣扎,怕自己一低头眼泪会掉。

    室内光线昏暗,他眯着眼睛试图看清凌初此时的表情。

    是愤怒?还是得意?

    然而什么都没有,对方就像那天在篮球场边一样,即便做出一脚把自己踹下车的狠事,骚话满天的污蔑自己和陆沣,脸上仍旧悠闲散漫,好像刚才做过的事、面前对着的人全都不值一提。

    一股强烈的不甘和愤怒涌上来,周纪安说不清那具体是种什么感觉,胸腔仿佛被一团火撞得咚咚作响,心里无端升起一股恶念,想看着凌初哭泣也好、大怒也罢,总之,心底的声音叫嚣着想看她失去平静的模样。

    啪。

    糊在脑门上的一巴掌,打断周纪安的胡思乱想,凌初拿起刚才开了的啤酒怼到他嘴边,命令道:“喝。”

    玻璃瓶撞在唇上磕到牙齿,周纪安疼的发出“嘶嘶”的声音,睨了凌初一眼,对方脸上毫无怜惜,左眼写着“搞快点”右眼写着“给我喝”,像个没有感情的卖酒机器。

    艹!

    周纪安在心里骂了一声,拿过酒瓶直接喝了。

    屋里有7、8个人,叫了一打啤酒,两瓶凌初也没记住名字的洋酒,在残忍的劝酒机器监督下,一屋子人一口没剩,全部分喝完毕。

    对七八个人来讲这不算多,喝完后,凌初也没逼对方再点。

    007一直在耳边念叨酒精致死范例,她想给周纪安个教训,却没准备把人灌死。

    当然,主要也是现在不比以前,社会总体法律严明,她年纪还轻,不想以身试法。

    临走前凌初拍了拍周纪安的脸,遗憾地在他颈边大动脉摩挲了两下,笑着告别:“谢谢这位慷慨的顾客,我的工号是zhoujian0lufeng1cpkechaibukeni,欢迎你的投诉哦,再见。”

    “……”

    “艹!”人一走周纪安猛地踹了脚矮桌,抓了下头发,踢踢身边躺着的人:“刚才她说工号是多少?老子怎么不信有那么长的工号呢?”

    没人说话,他们也不信,那一大串英文掺数字谁记得啊。

    “我,我好像记得。”刚才裹紧衬衫的小狗腿子颤颤巍巍举起手,把凌初的话重复了一遍。

    周纪安隐约记得几个字母,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顺序,顿时对这位只会拍马屁的小弟刮目相看。

    旁边人也拍他一下,满眼惊叹:“你这脑子可以啊,怎么记得?”

    小弟难得有这种高光时刻,笑着挠挠头,谦虚地摆摆手:“其实也好记,你仔细想想,不就是‘周纪安零陆沣一,cp可拆不可逆’的全拼嘛。”

    众人:“……”

    周纪安:“……”

    “给老子滚!”

    ☆

    打工结束后,凌初直接找到经理表示不再来了。

    也不全是因为周纪安,这里挣得多,但晚上不安全,原主是周末做兼职,本来也计划着干一个月就辞职,至于当初为什么选择来这,大概只能归结到剧情需要上。

    换好衣服走出来,凌初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本来计划回凌芩买给原主的公寓休息,转念又想到公寓的冰箱里没有食物。

    犹豫片刻,凌初打开通讯录翻出臭弟弟的手机号拨过去。

    通话音刚响就被接了起来,对面隐隐传来一道音乐声,紧接着,凌途愤怒不耐的声音透过听筒清晰传来:“谁呀!大半夜打电话。”

    凌初沉默片刻,决定恶人先告状:“半夜十二点不睡觉,你在打游戏?这位高三生。”

    “……”他姐姐终究是他姐姐,凌途的气焰瞬间熄灭,慌乱地解释:“我、我这是寓教于乐。”

    凌初:“……”

    看看这没有文化还乱用成语的样子,真不愧是她的亲弟弟。

    凌初长叹一口气:“妈现在在家吗?”

    凌途刚想说不在,小脑瓜一转,忽然智商占领高地,哼笑着问:“你问妈在不在干嘛?是不是出去玩到半夜,想回家怕被发现?”

    语气中充满了“被我抓住了吧”小人得志般的快乐。

    大晚上,凌初不想和他在电话里拉扯,好脾气地又问一遍:“妈在不在?”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