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15 章 第 15 章
    第15章

    凌初当完家长回学校上课,因为要早起练功,住在家里比在宿舍方便,所以下午放学后,确定没有打工日程,直接回了家。

    可她万万没想到,会变成眼前这副景象——

    早出晚归的凌芩女士破天荒早早归家,坐在沙发上,凌厉的眼神扫过站在对面的姐弟俩。

    “说吧,老师叫家长,为什么我不知道?”

    凌途眼神飘忽:“那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啪。

    拖鞋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宛如死亡之音。

    凌初翻出自己久远的幼时甩锅经验,站直身体,毫不客气地卖弟弟:“我举报,是凌途哀求着让我去的,我担心您工作忙没时间,这才勉为其难答应下来。”

    “当然我也有错。”她没有理会臭弟弟看叛徒的眼神,眼神真挚,态度诚恳看向妈妈:“我错在虽有一片爱护弟弟、关心母亲的拳拳心意,却因为过于木讷敦厚,而不会表达自己的关爱之情。下次我会记得提前向您说明的。”

    凌芩:“……”

    凌途:“……”

    就宁这小嘴叭叭的样子,还木讷敦厚?

    凌途狠狠瞪好姐姐一眼。

    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他也举起手:“我举报,姐她上周六晚上出去打工,半夜一点多才回来。”

    凌途:来呀,共沉沦呀!

    凌芩看着互相瞪视的姐弟俩,气的没了脾气,她吐出一口气,用手虚点两人:“这个月零用钱全扣。”

    凌途撇撇嘴,眼里隐晦地闪过一丝“我差这点钱?”的不屑。

    凌初同样没什么感觉,主要是她就没怎么碰过钱,上辈子大多数情况下,在到手之前,就已经被她吩咐换成粮草等物资。

    原主就更是了,乐家属于普通家庭,原主从小和祖父母一起生活,老两口比较节俭,把凌芩打过来的生活费都给孙女存了起来。

    二老对自己抠,对孙女却很舍得,不过可能是遗传,也可能是原主耳濡目染形成了相似的消费观,虽然手里不缺钱,却并不大手大脚,相反还很节省。

    凌芩看看一双儿女一脸“就这”的样子,沉声说:“银行卡也交出来,这个月你们俩就给我准时上下学,浑身上下一分钱没有,我看你们还怎么找事。”

    凌途倔强的眼神里,终于闪过一丝是否要为五斗米折腰的犹豫,他推推凌初,示意她作为姐姐,先打响反抗专政的第一枪。

    凌初没理他,试图商量:“打工钱是我劳动所得,您总不能没收吧。”

    冷酷无情的老母亲拍拍桌子:“让你长长记性,家里缺你钱了吗?知道大晚上打工有多危险吗?”

    “那、那我放学还要打车回家呢。”凌初还想垂死挣扎:“总得有路费吧。”

    凌芩面无表情:“把你的课表发给我,我让司机准时去接你。”

    方方面面被凌总堵死,凌初悻悻地翻出银行卡。

    不花钱和身上没钱还是有区别的,谁能想到,富二代的人设还没揣热乎,她又变成了身无分文。

    姐弟俩无奈地交出身上所有钱,还在凌芩的监督下,把绑定支x宝、微信的卡里的钱全转给了凌芩,成为了真.身无分文.破产姐弟。

    凌途垂头丧气,宛如一个一百多斤的丧尸,驼着背挪回屋里。

    他一走,凌初坐到凌芩对面,把遇见凌大舅的事说了一遍,提醒凌芩:“有人对大舅下手,不排除针对他个人的可能性,但同样也有可能是要对颂泰下手,妈你最好仔细查查颂泰内部有没有出现问题。”

    凌芩收敛起刚才没收孩子银行卡的恶毒母亲形象,神情严肃地点头:“我知道,我听你大舅和大舅妈说了,正在着手处理这件事,之前没闹出动静,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

    凌初知道凌芩心里有数,转而故作好奇地问:“舅妈的公司有人和她权力或者股份差不多吗?”

    凌芩若有所思地看看女儿,颔首:“晨翎传媒是你大舅妈和以前的经纪人方邢合开的。”

    “嗯。”凌初沉吟片刻:“如果对大舅下手的人针对的对象是颂泰,那对方或许同样会对舅妈的公司生出歹意,我觉得您最好劝劝舅妈,仔细彻查公司内部问题。娱乐圈鱼龙混杂,人人都想出名,手下的艺人就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

    她说完后,才发现凌芩一直看着自己,凌初挑了下眉表示疑问。

    凌芩摇摇头,表情微微柔和,带出几分赞许:“你大学没有学管理,我以为你对公司没有兴趣,现在看来,你对这方面很敏锐,现在有没有改变想法?你还小,考研究生转商科也来得及。”

    “……”凌初嘴角抽了抽。

    很想告诉凌芩女士,敏锐的不是她,是剧本。

    至于考研究生……

    还是让她这个半吊子现代人好好学习,先把大学毕业给搞定吧。

    凌初含含糊糊没给回答,凌芩不急于一时,又说起另一件事:“下周有一场慈善晚宴,我想带你和你弟弟一起去。”

    主要是想带凌初,原主来到景城后,凌芩也想带女儿参加一些正式宴会,但原主不喜社交,也没兴趣,一直都没同意。

    最近家庭关系缓和很多,凌芩又忍不住想问问凌初的想法。

    对于这个要求,凌初倒无所谓,刚要点头,007小声提醒:“那个,宿主你先考虑一下……”

    凌初很快反应过来:“那天有剧情任务?”

    她垂眸回想,在剧情简介里,这两天就会发生斗殴致死事件,紧接着凌芩死亡。

    过几天林彦郴邀请原主参加宴会做女伴,原主没心思答应,对方随口说起印飞羽会去,原主知道凌芩和印飞羽感情不错,不可能在没分手的时候和别人出现在酒店,还死于那种荒唐的死法。

    为了见印飞羽一面,她同意去了。

    看来大概率就是这场慈善晚宴。

    凌初眉梢轻扬,笑了下,对凌芩点点头:“好。”

    凌芩嘴角的弧度向上几分,低柔的声音里掺杂了几份喜悦:“好,别的都不用你管,到时候我会带你一起去做造型。”

    007急了:“宿主,到时候林彦郴……”

    “别急啊。”凌初和妈妈道完晚安,朝楼上走:“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007:“……”

    “你心里有数”这句话就没法让我放心啊!

    ☆

    因为自己的参与,凌初不确定斗殴事件发生时间会不会改变。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