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21 章 第 21 章
    第21章

    北境的三月天,北风凛凛,冰寒刺骨,营帐中点着火盆,炭火之热不足以抵御严寒。

    凌初身披铠甲坐于营帐中,吸进一口凉风,剧烈地咳嗽起来,带动身上每一寸脊骨,仿佛骨头缝中都藏着尖锐的痛意。

    门口传来窸窣的声响,她猛灌一口凉水,压下喉间痒意,状若无事般继续查看案上地图。

    不一会儿,有人撩开门帘走入,凌初没抬头,只道:“依灵的亲笔密信,盛京世家叛乱已至尾声,你该回去收网了。”

    “你呢?”质感微哑的女声不答反问。

    凌初依旧低着头:“灭城之仇未报,待我攻破王庭,覆灭石厥,自然就回去了。”

    对面不说话,凌初抬起头,两人对视半响,终是对方忍不住,狠狠咬牙道:“论名正言顺,你是正统,论劳苦功高,无人能出其右,当年为了保护我们活下去,你透支身体练快功参军……”

    她声音一哽,猛地避开脸,不想让懦弱狼狈的样子出现在对方眼中,冷道:“该回去的是你,仇自有我报。”

    “不是说好了吗?”凌初叹了口气:“我们与世家的合作本就是各怀鬼胎,我要拿到全部兵权,集中兵力攻打石厥,他们要推翻我的好阿爹。”

    “离京前我废了太子筋脉,留他一条小命,如今世家内斗到了尾声,下一步就该挟天子以令诸侯,你不回去,可就便宜他们了。”

    “可……”

    凌初正色:“没什么可不可,打天下不等同于治天下。你也清楚,我这人除了武功盖世、聪明绝顶、容貌动人以外,也就只有有自知之明这一个优点了。论处事用人,你才是最合适的。”

    女子嘴角抽了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凌初扯开嘴,嘿嘿乐了几声,旋即敛下神色,认真地看着她:“阿韶,自苍靖城灭,我一天不曾忘过。你、乐康、依灵,当年活下来的人都一样。这些年我们生死相依,登上皇位的是你亦或是我,又有什么不同?难道你还会鸟尽弓藏吗?”

    不等对面人反驳,她又自言自语,小声逼逼一句:“会不会的,反正你又打不过我。”

    阿韶:“……”

    特爹的,眼泪瞬间就缩了回去。

    阿韶狠瞪凌初一眼,羞愤欲走,撩起帘子时,猛地一顿,背对着一字一顿道:“我只求你一件事——活着,全须全尾的回来。”

    帘外北风呼啸,几乎把她的声音吞没,只遗留下一丝带着哀求的尾音。

    短暂停顿后,她又恢复成那副气狠的样子,恶狠狠道:“否则待我登顶,就诏令天下印刻镇国公主的风流韵事,让你这狗东西臭名流传千古。”

    臭名流传千古……

    传千古……

    千古……

    凌初噌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把在空间里看电视剧的007吓了一跳。

    “宿主,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呼……”凌初吐出一口气,含糊道:“差不多吧,梦到个说到做到的王八蛋。”

    伸手抹了下额头,屋内空调开的太热,捂出一脑门的汗,凌初看向床头闹钟——半夜三点。

    拍卖会结束回到家将近十点,她才睡了几个小时,现在脑子有点发昏。

    此时睡意有些淡,凌初重新躺回去,和007闲聊:“你们系统也有朋友吗?”

    007点头:“有啊,我们同批次出来的,总共9个兄弟姐妹呢。”

    凌初来了点兴致:“他们现在也在做任务吗?也都是什么‘黑莲花剧本’系统?”

    “也没有。”007想了想:“我们是一个时空管理分局的,局长常年做求而不得男二任务,后来遇见真爱,和新上任的恶毒女配组组长私奔跑路了,管理分局就此倒闭,我们几个系统就跑出来单干了。”

    凌初:“……”

    嚯,你们局里还挺乱。

    听完八卦反倒让凌初兴奋起来,她掀起被子,决定去楼下喝杯冰水降降温。

    走廊里点着小夜灯,凌初走到楼下,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

    正喝着,楼梯上又传来轻微的声响,她抬起头,顿了下,举起水瓶晃晃打招呼:“妈。”

    凌芩身上穿着正式的职业装,凌初挑了下眉:“这么晚了,您还在工作?”

    凌芩点点头:“有个国外的视频会议,刚刚结束。”

    凌初忍不住心生敬佩。

    无论在哪个年代,社会对女人的苛责总会更多,在她所在的军权至上的年代,她重权在握,才能无视朝臣,用武力压制那些世家酸儒的声音。

    而在当今这个法治社会,凌芩是真的凭借自己强大的内心、卓绝的能力,无视风言风语,一步步走到顶端。

    她安静喝完水,打算打个招呼上楼,凌芩忽然道:“介不介意谈一谈。”

    凌初眨了下眼,点点头:“可以。”

    母女俩分坐在沙发两侧,凌芩略显冷淡的声线响起:“你对印飞羽怎么看?”

    凌初想了想:“哪方面?单对这个人,还是针对他以后可能会在这个家中产生的身份?”

    凌芩笑了下,也许是因为夜晚寂静,透出几分不同于白日的慵懒肆意:“都可以,想到哪说到哪。”

    “如果单对这个人,长的还挺好看的。”凌初想了想,又说:“如果针对他以后的家庭身份,那是你的选择,原则来讲,我没有干涉的权力。如果你真的很在意,我建议你听听凌途的想法。”

    凌芩没有回答,良久后,才轻叹一声:“我才发现,你真的很像我。过分理智。”

    “我知道你怪我。”她声音平静清冷:“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这一点凌初没法回答,原主大概是有一些怪的,她的成长过程中,缺少父母陪伴,疼爱自己的祖父母也在年少时离世,或许正因如此,她才特别吝啬爱财,那是急欲抓住一些东西的自我保护。

    轻浅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夜里微微响起,透过朦胧的光,凌初能看到凌芩微微弯下的脊背,和疲惫的侧脸。

    即便已经十分疲惫,对方的话语却依旧冷静无波,像一堵无坚不摧的墙:“我想要权力、想要金钱,享受肆无忌惮的快乐,即便身为我的儿女,你们难免因为我的作风受到类似今天这样的言语伤害,但我仍旧做了。”

    “因为我是个自私的人,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永远是自己。”

    “这没什么不对。”凌初迟疑了一下,坐过去拍拍她的背:“无论是我还是凌途,或者那位印先生都不可能陪你一辈子。”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