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25 章 第 25 章
    第25章

    “凌初。”

    凌初以为对方会像前几次一样,直接挂断电话,没想到竟然回了。

    虽然声音低冷,态度不是很好的样子,但禁不住凌初选择性聋啊。

    她很有客服精神的微笑道:“亲,在呢,请问您需要□□传送,还是提供网盘链接?”

    “凌初!”林彦郴声音加重,多了几丝咬牙切齿的意味,良久,凌初听到一声极低的轻笑,再出口时,对方终于不再是那股腻人的温和口吻。

    “凌初学妹。”林彦郴声音严肃,添了几分无奈和愤怒:“我说过很多次,陆沣的事情我很抱歉,但如果你一直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恶意,我想我们彼此该冷静一下,减少联系。”

    林彦郴嘴角的笑意放下,面具戴久了,就算在无人时也会忘记摘下,唯有对面这个女人,总能让他不得不摘下片刻,喘口郁气,以防自己被憋死。

    “啊?学长,你别闹了。”凌初不满地咂咂嘴:“你别这样,我不太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得支楞起来啊,骚起来啊!”

    林彦郴:“……”

    敲里大爷,狗女人!

    可能连林彦郴自己都没发现,在对方多次的语言攻击下,他大少爷的高傲,隐隐出现了破碎的痕迹。

    比如往常,此时他已经该挂了,但林彦郴一口气堵在胸口不吐不快:“如果学妹你一定要这么说话,我觉得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好吧。”凌初轻声叹气:“或许我们真的应该好好谈谈。”

    林彦郴迟疑了,多次交锋让他不敢相信对方会这么轻易服软,又不甘心每次都是自己先被气到灭火,便低低“嗯”了一声。

    “那个……”凌初吭吭哧哧,语带羞赧:“学长你要是不买,我可以转卖给周纪安吗?”

    “……”

    啪地一声,电话又被挂断了。

    凌初从被窝里钻出来,遗憾地撇撇嘴,对007吐槽:“现代社会的小郎君活的都太压抑,不敢展现真我,不像我们那时候了。”

    007:“……”

    我看你不像古代来的,你像蛊带来的。

    骚蛊的蛊。

    ☆

    目之所及唯一的路子,被凌初堵的死死地,007都开始着急起来,在她耳边不断念叨:

    “这回真不是开玩笑,节目是剧本里的重大剧情点,不能放弃。”

    凌初此时正刷卡上车,准备坐车去新开的游乐园当临时工。

    准确的说是代班,一个对原主很照顾的学姐临时有事,打电话问凌初方不方便代半天班。

    正好下午没课,凌初就一口应了。

    她找了个空位坐定,随口“嗯”了一声:“知道了,是参与到节目里就行吧?”

    “对。”007看她一副不上心的样子,都快愁坏了,就没注意到话里的深意,应了一声又苦苦劝道:“你别不当回事,要是不能参加,之前的努力可就全白费了。”

    “……”凌初仔细回想了一下,诚恳求问:“我之前努力了吗?”

    007:“……”

    淦!

    耳边终于得以清静,凌初把窗子开了条小缝,感受五月的柔风拂在脸上,嘴角勾起一道惬意的弧度。

    007看着宿主愉悦享受的模样,心里堵的气倏然散开,终是没再说话扫兴。

    到达游乐园下车,凌初带上学姐的临时工作人员证,打电话由老板带她进去。

    她们负责的是一个投篮奖品类个人外包游戏项目,老板是学姐亲戚,今天是工作日,五一刚结束,暑假还早,游客相对来讲比较少。

    老板也好说话,看凌初一个年轻女孩,瞅什么都挺新奇的样子,就摆摆手让她不用守着了,等到他有事要离开,会给她打电话换班。

    凌初开开心心围着游乐场转了起来,因为是临时工作人员,玩不了园内项目,不过买点吃的、看看热闹也挺有意思。

    她拿着冰淇淋路过露天餐厅,一大堆家长孩子分桌而坐,看起来像是学校组织的亲子活动。

    她看了一眼没什么兴趣,刚要离开,一道刺耳的孩童尖叫声响彻云霄。

    “哇,是、是凌姗把我裤子剪坏了,哇呜呜呜。”

    “……”凌初转过头,一个小男孩拽着身边人的衣服,皱脸干嚎,嘴张的老大,那一瞬间,凌初仿佛看到了他的胃。

    被他拽着的是一个年轻女人,满脸痛苦不耐,抽出两张纸按在他脸上,压着火温声劝:“好好好,小姑会告诉老师惩罚她的,别哭了。”

    疑似老师的人带着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女孩走过来,凌初仔细一看,还真是她小表妹。

    老师蹲下身看着男孩,温声问:“怎么了?路路怎么哭了呀?跟老师说说好不好。”

    叫路路的男孩哭声一顿,睁开眼瞄凌珊一眼,又转过头埋在小姑怀里,摆出一副“我不管我不管,人家就是怕怕”的姿态。

    他小姑显然被侄子满脸鼻涕眼泪,还敢往自己怀里钻的动作恶心到了,推了推没推动人,脸上笑意僵住。

    “方老师,我刚才发现我侄子的裤子被剪坏了,他说是一位叫凌姗的同学剪的,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交代,否则我回去后没法向我大哥大嫂解释。”

    方老师快速点点头,看向身边的女孩:“凌姗告诉老师,你剪过林旻路的裤子吗?”

    凌姗看了眼身边大人。

    拜良好的记忆所赐,凌初记得这是大舅家的一位保姆。

    保姆显然没有应付这种场景的经验,向远处看了看,拘谨道:“不好意思,太太刚去了洗手间,能麻烦你们先等等吗?”

    “为什么要等呢?”年轻女人笑容浅淡,仪态优雅,说话的语调也不急不缓:“既然孩子在这,让她说就好了。”

    她微微倾身,对凌姗笑了笑:“小朋友,告诉姐姐,为什么要剪路路的裤子?”

    凌初听见她的问话,眉头一皱,走了过来。

    凌姗小脸板着,用力摇摇头,大声道:“我没有。”

    女子脸上笑意淡了些,转头问老师:“路路和她平时关系怎么样?”

    方老师迟疑了一下:“林旻路和凌姗都是比较有个性的孩子,相处时难免……”

    “就是关系不好,是吗?”年轻女人打断老师,又看向凌珊,温和的声音里藏着暗刺:“是不是你不喜欢林旻路才故意把他裤子剪坏的呀?”

    她说到这声调微冷,带上几分诱哄和威胁:“做事要有担当,撒谎的孩子会被所有人讨厌哦。”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