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26 章 第 26 章
    第26章

    易铎祖父的寿宴在六月初,凌途因为要备战高考不能去,凌芩女士当天正好出差回来,下飞机会直接去工作室整理妆发。

    凌初为了避开为她狂挑礼服的大舅妈,主动提出周末去姥爷家,晚上和他一起去。

    寿宴当天,凌初早起练完功,做了两碗炸酱面。

    007看着宿主的动作,忍不住问:“宿主你……很喜欢做饭吗?”

    无论是家里还是外公家,都有做饭阿姨,可只要宿主有空就一定会自己做饭。

    要说喜欢好像也不是,007感觉宿主就是想吃自己做的饭,顺带把其他人的也做了。

    前世也是,007观察凌初的时候就发现,她身边没有伺候的人,普通山民做什么,她就做什么,除了偶尔下山惩治拦路打劫的其他土匪,或者带人攻打进犯的寨子,其他时候都活得非常接地气,没有半点山大王的样子。

    “还可以吧。”凌初幹好面扔进锅里,歪头想了想:“算是种习惯?自己做饭比较安全。”

    “???”007:“你还被别人下过毒?”

    它宿主的人生经历是不是过于丰富了。

    凌初拨了拨锅里的面,漫不经心道:“算是吧,幼时流浪,一些下人为了给主家的纨绔郎君找乐子,故意把细针、尖刺藏在做熟的粮食里丢给街边的乞丐、流民,任其争抢、吞咽,然后大笑着看他们像畜生一样满地翻滚。”

    007光团抖了一下,声音微微颤抖:“那宿、宿主你也……”

    “没有。”凌初垂着眼捞面,神色间有种喜怒不辨的冷淡:“是我的同伴,刺扎在他的喉咙里吐不出下不去,他再吃不下别的东西,连喝水都会发痛。”

    “当晚回去他就发烧了,那时我们没有钱,也没大夫愿意救他,无奈之下,只能一堆人强绑了个大夫过来,可大夫无能为力。”

    007不敢听了,又忍不住问:“那你的同伴后来……怎么样了?”

    凌初:“死了。”

    007光团闪了闪,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安慰:“对、对不起。”

    “这又不是你的错。”凌初拿起菜刀,猛地拍下,几瓣大蒜瞬间四分五裂:“错的人早已经付出了不止十倍的代价。”

    007:“……”

    它发现它的宿主就是一座鬼屋,越向里深探,越能发现让人毛骨悚然的惊喜。

    嘤,它当初真的只是想绑定一个正直勇敢的宿主啊。

    凌初捞出两碗面端上桌。

    这大概就是现在人所说的心理阴影吧。以前打仗没条件,就算心里介怀,也没办法。现在既然有条件了,当然是怎么随心怎么来。

    门被从外打开,姥爷晨练回来,站在门口嗅了嗅:“好香啊。”

    祖孙俩坐到桌边,姥爷舀了两勺酱拌匀挑了一大筷子面塞进嘴里,直冲凌初竖大拇指:“这味道绝了,我看比大饭店都不差。”

    凌初笑笑,正要挑起面开吃,门铃声忽然响了。

    打扫的阿姨走过去开门,凌初抬起头,从门外进来三个人,为首的正是那天和姥爷吵架的老人,他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几人对视,凌初挑了下眉。

    巧了,这俩她刚巧都认识。

    姥爷低头吃面,只抬了下眼皮,大嗓门喊:“老林,你怎么大早上来了,来给我送你家西红柿啊?”

    老人被他气得脚步一顿,大步走过来,把手里的盆扔到饭桌上,没好气道:“家里小辈带的六月黄,知道你这人爱占小便宜,特意给你拿几只过来,省得我家里又遭贼。”

    两个老小孩吵惯了,换作平时凌姥爷才不在意,可今天当着外孙女的面,为了面子着想,他不能让人污蔑。

    凌姥爷一拧眉,呛回去:“当着我家孩子面给人扣帽子,你们文化人就是心脏。”

    老人刚才光顾着吵架没注意看,听他一说这才发现桌边另一人是个年轻女孩,立马变了个脸,和蔼笑道:“你是……老凌大外孙女吧,都长这么大了,已经上大学了吧。”

    “上了,在景城大学,再有一年就毕业了。”凌姥爷扬着下巴,一脸“我家孩子很优秀,你看我炫耀了吗?”的欠揍劲儿。

    凌初起身问好,老人笑着颔首,忽然以掌扶额,侧身看带来的两个年轻人:“看我这记性,彦郴也是景大的,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

    他本来是想带自己家优秀小辈来气气老凌头这个孤家寡人,现在看到凌初在这,便抛开这茬,转而介绍:“这是我大哥家的两个孙辈,我的侄孙,彦秋、彦郴。”

    凌初眯着眼笑了下:“林小姐、林学长,好巧。”

    “学妹,好巧。”林彦郴仍旧带着他千年不变的温和面具,他一向灵敏多思,注意到凌初话里提及的点,侧头看看自己姐姐:“听起来,学妹和我二堂姐也认识。”

    凌初笑而不语,林彦秋神色有些淡,轻浅一笑:“偶然见过一次。”

    林彦郴看出她的不自然,心中升起几分好奇。

    双方打完招呼,凌姥爷坐在那开始吹自家孩子:“老林来吃点啊,一一特意给我做的早饭。”

    知道他爱炫耀,林老看孩子在这也给他面子,接过阿姨拿来的碗筷尝了一些,点头连连称赞。

    姥爷得意极了,对着老友又是闭上眼一阵狂吹,林彦秋本就对凌初不喜,自然不想听,转头看向林彦郴,装作闲聊的样子:“我第一次策划大型节目,你真的不考虑给堂姐个面子?”

    林彦郴轻笑摇头:“不是我不给面子,而是我大四实习比较忙,抽不出时间。”

    两个老人一心二用,听到他们的谈话,林老好奇地问:“什么节目?”

    林彦秋睨凌初一眼,柔声解释:“我们电视台策划了一档节目,拟邀请各大高校的优秀学生参加,旨在宣传鼓励当代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林老退休前是教授,一直教书育人,听完点点头:“嗯,听起来出发点不错。”

    凌姥爷也跟着夸了几句。

    得到赞同,林彦秋笑意愈深,嗔了林彦郴一眼,抱怨道:“三爷爷你可要帮我说说彦郴,以他的在校履历,参加节目完全不成问题,可他推三阻四,就是不肯答应。”

    林老的孩子在国外工作,对家中小辈一向温和,听罢笑道:“那你就找找别人,景城大学那么多好苗子,还不够你找的?”

    林彦秋惋惜地叹了口气:“也是,听说景大已经把消息通知到各院系了,也不知能有多少人报名?”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