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27 章 第 27 章
    第27章

    骑马装的裤子高弹偏紧身,料子也结实。

    这一点在凌初把人拽下马,裤子都还顽强的吊着人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众人眼看着上一秒还以一手高超御马术掀起惊呼的男人,被从马上拽了个倒栽葱,半边结实有力的大白屁股迎风颤动。

    众人:“……”

    对方不受控制的斜倾,面部涨得通红,脚紧勾着马镫,一手用力拽住缰绳,还不忘了捂住身前马赛克部位,一看就是个要脸的体面人。

    凌初落到马场内,拽着他脚腕处的裤子褶用力一拉,借力跃到马上,而对方的脚也因这一动作从马镫中脱离,失去重心无法维持身形,向一侧栽倒过去。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紧张地看着,就在对方即将摔下去时,马上的女孩忽然拽住他衣侧,缓缓松开手,让其平稳落下,而后调转马头向远处跑了几步。

    呼。

    众人松了口气,心道这女孩虽然厉害,到底还是心软,耍完人报复回来就算了。

    “啊啊啊,她要干嘛?”

    没等这一想法落定,一声尖叫再次引来众人注意,他们瞪大眼看着跑远的女孩勒马转身,以更快的速度朝那男人疾驰而去。

    就像刚才对方对她做过的那样。

    不,还不同,男人此时光着屁股躺在马场内,没有阻拦物,也来不及避开!

    地上的男人紧咬后牙,面白如薄纸,看着朝自己过来的马,脑中一片空白,意识和身体仿佛分离,根本动不了。

    他眼睁睁看着对方奔驰而来,在离自己很近,或许一米、或许不到,用和他同样的方式勒马扬蹄。

    马蹄近在眼前,男人攥紧拳,狠狠闭上眼。

    “呦,剁剁。”在他以为自己不死也得断根骨头的时候,一个懒散的声音落入耳中,戏谑道:“光天化日遛鸟不太好吧。”

    易铎控制不住浑身发抖,悄悄睁开一只眼,女生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看着他,嘴角笑意疏懒。

    阳光从她身后铺下,没有半分柔和温暖,就像是金光筑成的铠甲,覆在一杆桀骜锐利的尖枪之上。

    刺的人心中再升不起半分与之对抗的可笑想法,只恨不得匍匐在她面前。

    不光是他的想法,也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

    林彦郴站在场边,脸上的笑容一扫而净。很奇怪,他的唇薄而利,平日里像一个精致温柔的贵公子,仅仅只是少了一点点笑意,那股从灵魂透出的精明和冷漠,就再也掩盖不住,仿佛变了一个人。

    他现在不想伪装,或者说无暇伪装,一只手无意识地捏着指骨,定定看着场上的女人。

    凌初翻身下马,插着兜向场边走,易铎眼睁睁看着她走近,在自己身边站定,剧烈跳动的心脏不由提起,说不上是期待还是恐惧,然而对方只对他伸出两只手指,说了几个字,转身就走了。

    大脑回神后,易铎脸色蓦然变黑,他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

    “兄弟,残鸟建议养养再遛哦。”

    易铎:“……”

    你踏马才残!

    他面色青白交加,狼狈地爬起身提上裤子,低着头冲回休息室。

    场外一片安静如鸡,没人顾得上讨论易铎的翘屁,实在是凌初太、太……

    太踏马野了,也太踏马狠了!

    易铎确实挑衅在先,可谁能像她一样,没有一秒停顿,以更恐怖更迅猛的方式,让对方从里到外丢人丢到底。

    最重要的是,就算她信心十足,可万一呢?万一踏到易铎怎么办?

    处在震惊中的众人彼此对视,或多或少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惧。

    惹不起,惹不起。

    …

    不远处马场休闲室二楼包间内,两个男人临窗而坐,助理恭敬站在一旁,完整复述刚才的事件经过。

    “好,知道了。”其中一人沉声道。

    他的肩膀宽而有力,侧面的脸部线条利落刚毅如刀锋,他微微侧过头,露出一张极为英俊的脸。

    “你说凌晔是被她救下的?”他转过脸问。

    另一个男人正提壶泡茶,动作优雅流畅,闻声抬起头,露出一张清贵矜傲的面孔,正是易铎的小叔——易林深。

    他微一颔首,算作回答,又淡声问:“郎总最近似乎没有什么动作。”

    郎总锐利的眸扫过他,冷笑一声:“凌芩一个女人能把亲哥挤下台,当然有她的手段,上次凌晔出事后,她明面上不动声色,背地里暗中调查,我千辛万苦布置的手脚几乎全被她拔了出来。”

    易林深看了眼时间,拿起茶壶倒茶,推到对面一杯,郎总眉间皱着,没有动,而是冷道:“易总倒是清闲,只管站在身后捡便宜。”

    “我以为我们有过共识。”易林深慢悠悠喝着茶,神情并不因对方的不客气有一丝改变。

    喝完一盏茶,才继续说:“想要搞垮颂泰的是郎总,不是我。”

    郎总面色微沉,一只手轻轻扣着茶杯:“看来易总对驰宇新项目没兴趣了。”

    “当然不。”易林深看向窗外:“只是有一点希望郎总明确,驰宇对易氏可有可无,但郎总似乎很想让颂泰消失。”

    郎总要被气笑了,他也真的笑了,对方几乎是在指着他的鼻子说:你要是弄垮颂泰我就跟着占占便宜,你要是不想,我也无所谓,反正没什么损失,总之,出力是不可能出力的。

    郎总又哼笑一声,宛如一只哼哼猪,玩味道:“说实话吧,易总看到凌晔还好端端活在眼前时,心里就真的没有一点遗憾吗?明明只要没有那个女孩插手,我的计划就可以完美进行。我名下没有汽车产业,作为合作伙伴,驰宇的核心项目资料自然归易总所有。”

    易林深没有反驳,对方的确说到了他心里,可他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

    易林深垂下眼,淡淡道:“不过是个巧合,凌芩和凌晔才是颂泰的主事人,凌家第三代,除了还没长大的小孩,其他两个目前来看,都没有能管理颂泰的样子。”

    “而且凌家兄妹关系没郎总想的那么差。”不待对方说话,易林深又补充道:“凌芩善管理,凌晔善研发,与其说凌芩把哥哥挤下台,我更倾向于,是这对兄妹出于对彼此的信任了解,商量过后做出的最优选择。至于那些传言,更像是为了蒙蔽外界,让凌晔的研究不被打扰而放出的烟雾.弹。”

    不得不说,对方的话很有道理,郎总低下头沉吟道:“无论如何这个凌初……”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