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28 章 第 28 章
    第28章

    007:“……”

    它疲惫地叹口气:“宿主,我已经不计较你让别人代说台词了,也请你不要觊觎任务对象的台词好吗?求求你让他独自完成,你们都各自美丽,可以吗?”

    凌初还在拿拳头砸人,抽空很拽地回:“不要计较那么多,而且难道不是我的情绪更饱满,愤怒表达的更到位吗?”

    007:“……”

    谢谢,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旁边的周纪安嚷嚷着停手,凌初也觉得可以了,一拳砸在对方高挺的鼻梁上,问007:“你就说任务完没完成吧。”

    007看了眼任务进度提示。

    虽然……但是……

    好像确实有那么亿点点爽。

    凌初一脚把床上的人踹下来,盯着那张没被刀劈,但差点被她砸劈了的霸总脸,神色冰冷。

    原身的人物简介中也有类似的一幕。

    那是比赛结束后,原主在网上黑红,有小经济公司看上她的话题度,主动和她签约。

    可那公司不是正经路子,为了控制手下艺人,签约没几天就把人带去酒会,下.药陪酒。

    一是用这种方式给公司拉资源,另一方面则是趁机给原主拍裸.照,好彻底拿捏住她。

    计划具体实施时出了一点小问题,经纪人无意中得知业界新贵郎总在此处参加酒局,有人想要给对方塞人。

    经纪人灵机一动,想博一把大的,立马改换主意,借用与酒店管理层熟识的便利,给原主下了药送上了郎烈的床。

    此后原主便被郎烈包养,直到后来自杀而亡。

    当然,按照剧情中原主贪婪虚荣的特性,简介自然不会这么说。

    这是凌初剔除掉屁话后,自己总结的干货。

    她看着躺在地上的郎烈,一把拽掉塞在他口中的布。

    郎烈干呕了几声,一双鹰眸凝视着她,声音里仿佛蕴含了雷霆之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放开我,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

    最后一个“过”字,被喉间传来的压迫感抵了回去,窒息的感觉涌上,他突地瞪大眼。

    穿着浅绿色露肩礼服的女孩,青春靓丽,掐着他喉咙的动作却与外表截然相反,整个人神色冷淡满含嘲讽,像在看一只让人发笑的畜生。

    对于郎烈这种控制欲爆棚,自大到肆意掌控玩弄他人生命的人来讲,这无疑是一种天大的耻辱。

    他用尽全身力气想要给凌初一个教训,可是没用,喉间的手宛如铁钳,在郎烈以为他马上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喉间蓦然一松。

    “咳……咳咳。”大量空气涌入,他捂着脖子趴在地上连喘带咳。

    凌初淡淡瞥他一眼,又把布塞回他嘴里,唇角没什么温度地勾了下。

    她讨厌被控制,以己度人,同样尊重别人的生命,即便对待敌人,只要对方没有对无辜之人作恶,她都会给对方个痛快,万不会使用折辱手段。

    但郎烈不配,既然他自以为能玩弄别人,凌初就让他享受一下。只有亲身体验过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无力感,他这种人才能短暂放下自说自话的架子,学会听人话。

    她又睨了眼周纪安,对方已经被她吓傻了,注意到凌初的视线,紧紧抱住弱小可怜的自己,恨不得缩进床缝里。

    凌初朝他抬了下下巴,又看向郎烈:“去,把衣服脱了。”

    周纪安:“……”

    他呆愣回视,凌初眯了下眼:“怎么?还要我亲自动手?”

    周纪安疯狂摇头,悲愤地咬着唇,吸了吸鼻子,以一种英勇就义的姿态走到郎烈身边。

    凌初掏出手机,把屋内的灯全部打开,寻找到满意的灯光效果后,她转过头看向周纪安,手猛地一抖。

    两个穿着裤衩的辣眼男人,一躺一坐,缩在地毯上。

    郎烈手脚被绑着,西服、衬衫、裤子委屈地缩在手腕、脚踝处,瞪向周纪安的目光如有实质。

    周纪安那小傻逼没功夫搭理他,而是抬头看凌初一眼,又羞耻地捂住脸,声线颤抖地问:“看在我是你一日舔狗的份上,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凌初撇过脸,握拳抵住想要上扬的唇角:“什么事?”

    周纪安吸吸鼻子:“待会儿能不能不拍脸?”

    凌初:“……”

    007不禁掏出手绢擦了擦光团:“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哈哈哈。”

    007:“……”

    等等,它刚才是不是笑了?

    玛德,和宿主混久了,它脏了!

    “我是让你脱他的衣服。”凌初一手扶额,忍了会儿笑,踢踢周纪安身边的衣服:“朋友,想拍片儿自己去倭国找影视公司,我们这不对外拓展业务。”

    周纪安:“……”

    凌初的视线顺着他胸膛下移,吹了个口哨:“尴尬吗?”

    “……”周纪安垂死病中惊坐起,以此生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面壁缩到墙角消化这一社死时刻。

    凌初开启照相模式,用360无死角的傻瓜摄像技术,拍摄了一组名为“被捆绑の烈烈.avi”的写真大片。

    凌初拍完看了看,男人惊怒的眼神中藏着几许刚从死亡边缘回魂的惧意,几缕发丝被汗溻湿落在额前,还真有了那么点被迫下海的意思。

    她收回手机,再次把郎烈嘴里的布拿了出来。

    郎烈:“你竟然敢……”

    剩下半句在看到凌初伸过来的手后被吞了回去。

    凌初满意地拍拍他的脸,看看手上的油光,又嫌弃地在郎烈衬衫上蹭了蹭,顶着他要杀人的目光晃了晃手机:“我们谈谈吧,劣劣。”

    郎烈深吸一口气,忍着额角直爆的青筋:“要怎么样你才肯删了?”

    “说什么呢?”凌初耸耸肩:“我打算拿这个创业呢。”

    凌初背起手,清了清嗓子:“我准备雇佣黑客入侵各大网站,发布x色小广告,标题我都想好了‘翘屁总裁,在线发牌’下载即赠999金元宝,另有无数宝箱等你来开,是兄弟,就来X我!”

    郎烈:“……”

    你踏马不被网警关局子,老子跟你姓!

    他气得胸膛起伏,一滴滴汗珠顺着蜜色肌肤下滑,落在壁垒分明的肌理缝隙中,引人遐思。

    可惜屋内没人欣赏,凌初嫌恶地白他一眼:“你也别瞪我,一个大男人大半夜在外连衣服都不穿,活该被拍裸.照,呸!下贱。”

    郎烈:“……”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