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30 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热意稍退,谢诩眉间渐渐舒缓,呼吸变得绵长均匀,凌初放轻脚步离开房间关上门。

    大伯在客厅一角收拾凌初送来的食材,堂妹乐沁涵搬个小马扎坐在一旁名为帮忙,实则点菜,美其名曰堂姐来做客,爸爸要多做点好吃的。

    大伯母笑骂她明明自己馋还要找借口,乐沁涵鼓着脸扭过头,看到凌初先腼腆笑了下,又趁大伯母不注意,搞怪地吐吐舌头。

    这样天真活泼的女孩、温馨幸福的一家,谁能想到会变成后来那副凄惨的模样。

    凌初在大伯母身边坐下,电视剧的内容有些无趣,她便唤007抽奖。

    还是上次寿宴剧本任务的奖励,随着对系统的了解加深,凌初对这些辣鸡奖励已然丧失兴致,经常想不起来抽。

    至于那个永久性奖励,凌初暂时不着急,她要先观望一下,看看这坑货还有多少惊“喜”是她不知道的。

    【叮,恭喜宿主抽中剧情碎片3,已解锁全部表面剧情,请点击获取。】

    “全部表面剧情。”

    六个字听起来很有深意。

    凌初眉梢抬了下,没说什么,开始接收剧情。

    剧情里此时的谢诩已经因为郎烈的算计,被王宏亮故意伤害死亡,凌途为了家中债务顶罪,被判过失杀人进入少管所。

    然而事情远没有结束,谢诩的父母在孩子活着的时候不管不问,死了后就像蚂蝗一样扑了上来。

    参与斗殴的人被学校开除,他们找不到,就找到了乐沁涵。

    他们无耻地骂着乐沁涵,称她是事件的起因,如果没有她,凌途几人不会打架,王宏亮等人不会为了报复而雇佣谢诩,他们的儿子自然也不会死。

    两个早已各自成家的男女,再次达成一致,在学校大吵大闹,纠缠不休。

    乐沁涵本来就觉得自己害了凌途,加上周边人的指指点点,谢诩父母的无耻指责,女孩陷入深深的自我厌弃和痛苦中,最后心理崩溃,被父母接回老家休养,没有参加高考。

    凌家破产,大伯、大伯母只是普通人家,帮不上太多忙,但一直陪着原主,帮她解决了不少麻烦,他们走时也想过带原主一起离开,远离景城的是是非非。

    原主领情但没有同意,弟弟在少管所、大舅妈在监狱,她不愿离开。

    三年后原主离世,大伯夫妻俩接到消息匆匆赶来,他们觉得原主死的蹊跷,但郎烈那时已经在景城站稳脚跟,想让原主的死和自己不沾半分关系简直轻而易举。

    种种迹象表明原主就是自杀,大伯和大伯母伤心之余,只能接受,接走了小凌姗。

    多年以后,凌途出狱,他在狱中知道凌姗在原主大伯家,远远去看了眼,发现凌姗生活的很好,就没有打扰。

    和原主一样,凌途不信大舅、妈妈的死是意外,他一心准备调查当年的事和姐姐自杀的真相。

    凌途把视线锁定在凌家倒后,获益最大的郎烈和易氏上。

    以他的身份很难接触到这两人,不过易铎当时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他决定先接近易铎,寻到个机会,当上了易铎在拍剧里的群演。

    与此同时,乐沁涵也渐渐走了出来,成为了一名底层枪手小编剧。

    两人在片场重逢,之后经历潜规则、陷害、被曝光当年事件后的全网辱骂,两人始终互相支撑,终于让真相得以浮出水面。

    故事的最后两人一同退圈归于平静,两个一身伤疤的人彼此搀扶,用余生抚平彼此心底的痛楚。

    中间还有一段差点让凌初吐出来的修罗场剧情。

    郎烈在原主死后,发现自己对她其实是有情的,一次偶然,见到了女主乐沁涵,堂姐妹长相有几分相似,郎烈色猪之心又起,妄图包养她成为替身。

    在这之后是林彦郴、易林深、易铎。

    这对堂姐妹的人生,以一种让人作呕的可笑方式奇异般重合了。

    哦,也不同,这些人对女主是“真爱”,打压、欺辱、施恩,妄图用这种方式获得女主。

    乐沁涵和凌途咬着牙在这群人渣的打压下爬起来,再被对方轻而易举地砸进泥里。

    坏人砸断好人的脊梁,吸尽他们的骨血,最后才受到惩罚,而好人只能在痛苦和压抑中一步步求得真相,徒留半世苦难和一身伤疤。

    这就是这部的结局。

    看完全部剧情,凌初神情淡淡,007却感觉自己从中看到了彻骨的寒意。

    它哆嗦着叫了声:“宿主?”

    “嗯?”凌初懒懒地回。

    007试探地问:“你、你生气了吗?”

    “不。”与它预料的截然相反,凌初甚至笑了,温声说:“公道不会主动送上来,贱人也不会主动赴死,所以生气除了伤害自己毫无意义。”

    “一一姐。”话没说完,乐沁涵拿着两根冰棍递到凌初面前,小鹿般的明眸清澈鲜活:“你想吃哪根。”

    凌初轻轻一笑,随手拿过一根拆开。

    一集电视剧播完,大伯母看了眼时间,笑着说:“我和你大伯去买晚上缺的菜,你们自己玩吧。”

    夫妻俩很快离开,乐沁涵讨好地朝凌初笑笑:“姐,你看电视吧,我回屋学习。”

    女孩笑的乖巧,眼珠子骨碌碌转着,一副撒谎都圆不好的俏皮模样,凌初心底发笑,往后一靠,颔首:“嗯,去学习吧。”

    夏日天热,空调在客厅,乐沁涵贪凉,回屋后敞开门让冷风流入。

    为了配合对方“学习”,凌初也没继续看电视,玩了会儿手机,起身去上厕所。

    厕所和乐沁涵的门正对着,凌初走出来后下意识看了一眼,发现那位学习的小朋友,正端坐在书桌前,浏览某绿色网站。

    她靠在门上,坏心眼地敲了两下门:“在学语文?”

    “……”乐沁涵身形一僵,缓慢转过身,看着凌初调笑的表情,跑过来挽着她手臂晃了晃:“姐,你别告诉我爸妈,求求你了。”

    凌初垂下眼睨她,看着那副无辜可怜的模样,心下觉得好笑:“还有几天就考试,你想放松一下,大伯、大伯母总不至于因为这事怪你。”

    “……我不是在看。”乐沁涵扭捏了一下:“我是在写。”

    凌初:“……”

    还是考试不够紧张。

    乐沁涵说完就放开了,拉着凌初走过来,跟她分享:“正好,姐你高中也是学文科的,给我点意见。”

    她开始介绍自己的:“我这本以镇国公主为原型参考。”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