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32 章 第 32 章
    第32章

    凌初顶着易铎惊讶愤怒的目光,伸手在他裤兜里摸了把,从左边翻出一块糖。

    透明的玻璃纸包裹着剔透的粉色糖果,在灯光下,透出五彩的亮色,确实是符合女孩子喜欢的梦幻色彩。

    凌初欣赏完,一把拆开丢进嘴里,再把糖纸塞回给易铎。

    一侧脸颊因为糖块微微鼓起,凌初舔了一口,不怀好意的眼神在易铎怒极呆滞的脸上扫了一圈,轻佻地弹了下舌:“谢谢啦。”

    007早已接受现实,倒不像以前那么心累了,只是默默为它的任务发布系统掬了把同情泪。

    为了避免系统权力过大,任务发布有独立的智能机制,不受它的管理控制。

    就这两次台词任务来看,显然是任务发布机制智能化地减少了宿主台词,从一串话变成了“不要”“谢谢”之类的简单词语,大概就是想要缩减她的发挥空间,没想到宿主戏份不够,抢别人的来凑。

    偏偏按照任务规定,只要她的部分确保被完成,其余的,别说抢别人,就是凌初想要独挑一个剧本,任务判定都不管。

    007完全猜不到剧本以后会崩成什么样,反正就放飞自我,瞎瘠薄过吧。

    …

    大多数时候,在陌生的地方,大家都会下意识选择和熟人抱团,而作为独自窝在角落悠闲嗑瓜子的特立独行人物,进来的各高校生们不由自主对凌初多了些关注。

    这些关注随着她机械地嗑瓜子动作渐渐减少,又在她突兀站起来时聚焦而来。

    所以刚才凌初的举动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她的举止单看十分过分,神情却又太过自然熟捻,外人不了解内情,一时也不好说话。

    倒是易铎身后一个女孩直接站了出来,瞪着凌初,面含愠怒却仍尽量克制道:“这位同学,你太过分了。”

    凌初眉梢一扬,没有说话,而是斜睨易铎一眼。

    对方刚醒过神,正对着垃圾桶吐嘴里的瓜子皮,稍顷,他铁青着脸看向凌初,目光阴沉道:“凌初,你……”

    “我什么?”凌初抱着手臂,玩味一笑。

    她无聊地耸了下肩:“你确定要和我从头掰扯?”

    易铎卡住了。

    怎么从头掰扯?

    在他们的圈子里,不是仗着家世压人一头,就是自己有本事占据上风。

    易铎无往不利惯了,就差点忘了是他先犯贱,然后才被凌初反击,里里外外耍个干净。

    道理谁都懂,易铎的下颌骨却还是隐忍地动了动,不甘狠戾的眼神在凌初脸上扫过,有如实质。

    这点威吓在凌初眼里实在不算什么,她伸出手捏住易铎两侧颌骨,让他不得不低头凑近。

    她嘴角微勾,弧度凉淡:“剁剁,有件事你得搞清楚,玩得你当众露屁股,那是我的本事,但不代表你之前的冒犯在我这就算了。你敢先伸爪子,我自然也可以发起挑衅,有本事你就反击,没本事就给我俯首低头。”

    “技不如人就要乖乖认输,肥力不够就给我老实沤粪,你们易家没教过你这条道理?”

    “……”易铎被气的狠一咬牙。

    这人、这人……

    端得像个清纯女大学生,实际上就是个女流氓,满嘴的光腚、遛鸟,各种骚话、屎尿屁、黄段子张口就来。

    他真是疯了,才想着用平时那套花花公子的手段引她上钩。

    在心里阴测测地谋划着卷土重来以报大仇,易铎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不过片刻面上已经大致恢复正常,只还留有些微僵硬。

    话说到这种程度,又是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有再多纠缠,皮笑肉不笑地看凌初一眼,坐了回去。

    凌初无趣地站起身,对着目瞪口呆的女生眨了下眼,把剩下小半瓜子皮的塑料袋丢进垃圾桶,又走回角落的位置。

    身后,易铎还在心底无能狂怒,没注意到周边同学的目光,等到好不容易出完气,才发现身边安静的过分,他疑惑地转过身,视线扫了一圈,定在刚才的女生身上,露出一个安抚中略有些忧郁的笑。

    对方对他有好感,而且刚才还帮了他,易铎不介意再使点小手段,让女生对自己产生同情,给凌初制造一点小麻烦。

    易铎微微探过身体,真诚道:“刚才,谢谢你,其实我和她……”

    他特意留了个白,等着女孩追问,没想到对方什么都没说,只是面色微僵看着他,带了点不忍直视的意思。

    易铎:“???”

    “哎,易铎。”旁边一个男生凑过来,目光闪烁:“刚才那女生说的是真的?你被她……”

    像是觉得难以启齿,又像是不怀好意,男生顿了一下,八卦道:“你被她玩得当街露屁股?”

    易铎表情猛地一僵:“……”

    凌初,我踏马跟你拼了!

    ☆

    另一边,凌初坐回原地后,又招惹来一只苍蝇。

    各学校选手还没有到齐,试录的摄像机也没开,刚才景城大学进来时,对凌初表示疑问的那个男生走了过来。

    板着张方脸,活像一块砖头:“我先不追究你怎么在这?只想警告你一点,要是不想你在学校里的坏名声传到网上,就安分点,不要在节目里给学校抹黑。”

    “???”凌初忍不住抬头仔细看了一眼这傻逼。

    对方短粗的眉紧拧着,带着时下流行的大框细边眼镜,和他方方正正的脸搭配在一起,就像方砖里嵌了两张白板麻将。

    要不是长相太具特色,凌初还真不一定能从记忆里翻出这位。

    凌初刚来时参加的那场派对,就是眼前的砖头哥介绍的。

    刚来时要紧事多,她没想起来,后来干脆就把这人给忘了,没想到对方一点不心虚,这会儿还敢主动送上门。

    她翘起脚,晃悠着问:“四月份那场派对,是你收了别人好处故意介绍给我的吧。”

    砖头表情管理不错,只视线稍稍偏离了一下,严厉道:“什么好处?我是知道你到处打工才特意介绍的,你就这么污蔑我?人品这么差,怪不得和陆沣分手。”

    此处人多,不便多纠缠,凌初就点了点他:“行,滚吧,咱们来日方长。”

    砖头表情不悦,看了眼周围越来越多的人,一时不好发作,恶狠狠瞪了凌初一眼,回到景城大学队伍里。

    各学校选手陆续来齐,屋子渐渐变得拥堵起来,凌初打了个呵欠,准备回食堂休息。

    刚要起身,最后一组大学的人走了进来,是与景城大学齐名的高校——同霖大学。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