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33 章 第 33 章
    第33章

    凌初说话时直视对方双眸,易韶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露出一点疑惑,像是对她突如其来介绍自己喜好的行为感到诧异。

    她显然是一位情商很高的人,和凌初握了下手,没有让话题终结:“我高中的时候也看过《旧朝轶事》,确实很有意思。”

    凌初侧头看着她,对方微笑回视,眉宇间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些许疑惑。

    良久,凌初唇角微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走吧,待会儿车该开了。”

    说完抬步走在前面,完全没有解释刚才行为的意思,对方的眼色这会儿却像是突然没了一般,快步走到她身边,好奇地问:“你和刚才那位同学有什么矛盾吗?”

    凌初瞥她一眼,脸上挂着敷衍的假笑:“这跟易韶同学有关系吗?”

    易韶眉稍微抬,眼中流露出一丝和刚才全然不同的玩味,放缓脚步凑近:“怎么没关系,举报违法犯罪人人有责啊,身为神州居民,见到无辜男大学生被打,当然要挺身而出见义勇为啊。”

    “那您这‘勇为’有点晚啊。”凌初侧过头,视线在她轻松勾着的唇角和眼眸处划过,声音放缓,轻到几不可闻:“当过皇帝果然不一样了啊,狗胆够大你就接着装,最好别被我抓住漏洞。”

    易韶眸光一顿,快到几不可见。

    凌初也确实没看见,不过也没有必要,她十分确信自己的判断。

    两人一前一后上车,凌初随便扫了一圈,发现林彦郴和易铎都在这辆车上,正好是前后排,愉快地走了过去。

    她站在过道边,手指轻点下巴,像个在犹豫今晚该临幸哪位妃子的皇上。

    在她决定好一屁股坐在林彦郴身边后,后方传来一道极清晰的松气声。

    凌初没理他,侧头看着笑容僵硬的林彦郴,假惺惺地问:“学长你旁边没人吧,我可以在这坐吗?”

    “……”林彦郴眼皮跳了下,礼貌假笑:“我要是说不可以呢?”

    “厚!”凌初做作地一捂嘴,拿小拳拳捶林彦郴胸口:“讨厌,是谁给了你可以拒绝的错觉?”

    林彦郴:“……”

    那你踏马问我干啥?!!

    他闷哼一声,捂着胸口,疲惫地看向凌初:“学妹你忙一天也累了,消停……休息会儿吧。”

    易韶坐在凌初身后,看着她的动作忍不住抿唇轻笑。

    易铎好奇于林彦郴怎么也惹上了这个女魔头,心底不由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战友情。

    好一会儿,他才注意到身边的易韶,眼底露出几分厌烦不耐,出口时却又是那副温柔痞坏的语气:“怎么,家里有二婶在,所以不敢凑近,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就特意过来交流兄妹情吗?”

    车辆启动,缓缓行驶,易韶向后一靠,一只手支在旁边扶手上,食指轻抵着太阳穴。

    明明坐姿并不端正,易铎却莫名感觉到一股压力。

    可怎么可能呢?就凭这个私生女出身的堂妹?

    他摇摇头,甩掉这种荒唐的错觉。

    易韶半阖的眼里眸光淡而无趣,出口的话却带着几分拘谨和难堪:“我、现在车已经开了,换座位不方便。”

    “没关系。”易铎唇角勾着轻蔑,温声说:“只不过我妈不喜欢我们接触过多,小韶你以后最好注意一点,节目期间我们就当不认识,好吗?”

    易韶垂着眼没说话,易铎知道她听进去了。

    凌初练的是内功,长期修习目清耳敏,她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把后座两人的低声耳语一丝不漏尽收耳中。

    “007?”凌初忽然问:“这个世界只有你一个系统吗?”

    “对呀。”007肯定道:“为了世界平衡,时空管理局规定一个世界只能进入一个系统。”

    凌初“嗯”了声表示知道,007被她说的起了好奇心,问:“宿主,你是不是怀疑这个易韶你认识啊?”

    易韶……

    卧槽,那不就是女帝吗?

    007光团激动地一闪,叽叽喳喳地问:“可宿主你不是说没有过往记忆,就不能算是以前认识的那个人,所以才不肯对谢诩使用‘与君初相识’的吗,那为什么刚才对易韶用了?”

    凌初闭着眼,冷笑一声:“对啊,我说的是‘没有记忆就不算’。”

    007:“……”

    它怎么有点懵呢?

    仔细回想了下刚才两人的交流,007疑惑地问:“是不是宿主你想多了。”

    “你信吗?”凌初解释:“易韶屁股一撅,我连她拉什么屎都能猜到。”

    “……”007:“你们古人交友,口味有点重啊。”

    凌初被它逗笑了,摇摇头没再解释。

    那可是她的生死挚友啊。

    007半信半疑,又问:“那她没认出你吗?”

    “谁知道呢?”凌初想到对方完美道无懈可击的表现,冷哼了一声:“或许单纯只是心虚。”

    ☆

    试录结束后,凌初进入到无所事事的阶段,期间凌途过了次生日,大舅十分阔气地送了一辆跑车。

    凌途围着那辆车转了好几圈,要不是凌芩女士严令禁止,他差点睡在里面。

    当然,溺爱孩子的家长绝不可能厚此薄彼,大舅妈悄悄告诉凌初,她也有一辆。只不过大舅觉得那辆车的粉色车漆不够闪亮,要再等一个月才能送过来。

    当时凌初:“……”

    就……突然也不是很期待了。

    …

    凌途的跑车仅完好存活了三天。

    起因是这败家孩子仗着驾校老师在,非要在练车的地方试一下自己的跑车,过把瘾。

    一脚油门下去,以每小时八十迈的速度,直奔破旧的砖墙而去。

    事后驾校老师是这么向凌芩请辞的:“如果我有得罪贵公子的地方,他可以直说,我会主动自杀,真的不必亲自动手。”

    凌芩:“……”

    凌芩哭笑不得,送走驾校老师后,转头扣下凌途的车,勒令驾照考下来之前,不许再碰。

    没事干的凌初跟着这辆命途多舛的跑车,一起去了修车厂。

    这是景城一家极为有名的汽车维修、改装店铺,占地面积很广,里面停着好多辆豪华跑车,还有专业的赛车。

    家里的司机和维修人员沟通,凌初插兜站在一旁,左看看右看看。

    她漫无目的地闲逛,走到一辆赛车旁边,这是一辆白色为底的赛车,和大舅研究的电动赛车在外型上区别比较大。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