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35 章 第 35 章
    第35章

    接到电话的时候易林深正准备离开,听说郎烈惹事,心中升起几分不悦。

    他和郎烈是纯粹的利益关系,并没有兴趣掺杂进对方生意以外的事务上。

    但既然接到了电话,总不好装听不见,面子情总还要留几分。

    易林深吩咐司机和保镖稍等,只身来到包房,确认房门号后按响门铃。

    咔哒一声,门开了条缝。

    易林深推开门走进去,一眼看到被捆在床上的郎烈,他心里一骇,不待转身便被一股巨力撞倒在地,紧接着手臂被反拧在身后制住,无法回头。

    易林深瞳孔猛地缩了下,迅速恢复平静,冷声问:“你是谁,想要什么?”

    身后的人一言不发,快速捆住易林深的手,又抽出一条又长又厚的浴巾,牢牢绑在他眼前。

    行动和视线受制,冷静如易林深也不由心里一紧,不过他比郎烈聪明,或者说郎烈的凄惨德行提醒了他,全程没有做出大的反抗动作。

    凌初动作迅速,绑好人后打量一圈,确定自己当年在山上捆猪的手艺没被落下,满意地点点头。

    她看着床上的两位猪兄猪弟,忆起过去学过的变声诀窍,换了个粗噶的嗓音,像个变态似的桀桀笑道:“人齐了,今天老子也开开荤。”

    易林深面色一沉,刚要出声威胁,就被身边郎烈的暴躁声音打断:“你踏马是不是以为把我眼睛蒙上,就是把我脑子蒙上了?我刚才看到你是个女人了!”

    “哦,不好意思。”凌初又换了个尖细的女声,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老娘怎么说你就怎么配合,你个傻狗,毛不多病还挺多。”

    郎烈:“……”

    玛德,就这一嘴黄色……

    他脸色铁青,压着火低吼:“凌初!是你对吧,别否认,肯定是你!”

    “没错。”凌初双手环胸,傲然道。

    郎烈:“……”

    这、这么坦诚吗?我怎么还有点不信了呢?!

    凌初丝毫不虚,冷笑着扯掉郎烈的裤腰带:“既然被认出来了,那就先拿你开刀吧。”

    “!”

    郎烈慌了,拼命蹭着后退,试图避开那双咸猪手。

    一时,猥琐笑声、疯狂辱骂声不绝于耳,亏的易林深心理素质过人,在这样的bgm下还能冷静思考,提高声量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凌初挑了下眉,凑到他面前,玩味地笑了下:“刚才郎总不是说了吗?”

    易林深感觉到面前热度上升,抿着唇不适地撇开脸,皱着眉冷声解释:“如果是,你不可能这么痛快承认。”

    易林深是个合格的商人,想法一向以利益出发,以他目前所处的视角来看,自然不觉得和凌初有多大的过节,对方完全没必要做出这种事,影响两家在商场上的交情。

    “哦~”凌初拖着长音,故意问:“那要是我就是用这种方法故意误导你呢。”

    易林深眉间凝成疙瘩,显然是十分笃定自己的判断,对这种故布疑云的问法不屑一顾。

    “易总果然是个聪明人。”凌初满意地站起身,斜了郎烈一眼:“和傻逼坐在一起,瞬间形象都被拔高了。”

    郎.傻逼.烈:“……”

    这踏马真不是凌初?!!

    凌初奸笑了几声,脸色一肃,正色道:“既然两位都猜到了,我也不故弄玄虚了,我今天绑架两位的目的……”

    易林深和郎烈同时安静下来,侧耳静听。

    “就是来发展下线的。”

    易林深:“……”

    郎烈:“……”

    凌初背过手,深沉道:“两位都是商界精英,想必平时一定十分关注国家政策,近年来净网行动举办的如火如荼,使我们这些正经小网站的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

    “迫不得已之下,我们只能转战微商。”说到这里,她长叹一口气:“随着环境污染增大,食品添加剂层出不穷,人类的身体机能正遭受不同程度的伤害,为了贯彻落实国家三胎政策,我们积极联系电线杆小广告业务,经过一番磋商达成了合作意向。”

    “接下来我们将推出微信联名款‘重金求子’功能,今日前来,正是想诚邀二位加盟。”

    易林深:“……”

    郎烈愤怒地挣扎起来,扯着嗓子怒吼:“凌初,我知道是你!不要再掩饰了!”

    凌初不搭理他,靠在桌边晃着腿问:“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易林深用力把心口那股郁气压下,仍妄想用正常人的谈判方式沟通:“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直说,没必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们,你应该知道,时间拖得越长,对你越不利。”

    呦吼!威胁我?

    凌初吹了个口哨全当狗放屁,看了眼墙上的表,进入正题:“待会儿我给两位让出空间,二位可以选择diy,或者利用身边人解决。”

    “我会在一旁计时,如果时长达到我们的要求,这边会把二位计入工作人员备选录,如果时长不足,也不用担心,二位可以加我微信号,进入我们‘重金求子——小绿帽客户3群’,超多伟哥福利,等你来领哦。”

    易林深&amp郎烈:“……”

    身上被捆的死紧,连坐都坐不起来,两人紧抿着唇,脸色黑的堪比地沟油。

    两人对凌初的愤怒和厌恶直线上升增加,与之相对,在“富婆的快乐”作用下,身体里的欲.望也在加重。

    本身对凌初的愤怒,以及对“绑匪”的憎恨叠加,郎烈身体的异样格外明显,下意识蹭起了床单。

    易林深比他强点不多,忍得难受,也忍不住动了动身体。

    凌初身体也不舒服,不耐烦再等,掏出手机放在一旁,走上前一把拽掉郎烈的裤子,把他怼到易林深缚在身后的手里。

    郎烈:“……”

    易林深:“……”

    玛德,脏了!

    凌初兴奋地拿起手机:“预备,开始。”

    郎烈整个人处在半清醒半狂野的状态中,易林深恶心地差点吐了,手动了一下,然后……

    没有然后了。

    “哦哦。”凌初遗憾地停下计时:“5秒88。”

    “!”郎烈怒嚎:“不可能。”

    凌初不管他,又上前拽下易林深的裤子,让双方交换位置,见郎烈一脸崩溃,不肯合作的样子,她想了想,毫无人性地安慰道:“你也别太难过,咱们这么想,易总毕竟是单身三十多年的手速了,可能手法格外突出呢。”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