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40 章 第 40 章
    第40章

    这次比赛的基础故事背景,是架空的民国时期。

    两个党派的地下人员都拿到了重要情报,在己方和敌方都未知的情况下,准确揪出全部敌方。

    很空泛的背景,毕竟学生不是专业演员,节目的侧重点是展现学生的德智体美劳,背景的趣味性大于实际用处,没必要设置的太具体,反倒让选手们束手束脚。

    这就完全给了凌初发挥机会,她非常入戏的拿枪怼着林彦秋,一手揽着她的脖子,表情癫狂,形容狰狞。

    “朱五华,妹想到吧,当年我们爹和你从东北来到上海闯荡,一起加入菜刀帮,就因为吃饭时抢了你一块肉,你竟然一筷子捅死了他,畜生!”

    易铎:“……”

    凌初,艹你大爷,我已经说腻了。

    旁边的摄像大哥、工作人员,以及群演都要笑疯了,被凌初抢走枪的人,捂着肚子问:“剧本里五爷真的叫朱五华啊?”

    “不重要。”凌初扬起下巴,满目愤然:“我和他有杀父之仇,总不能和你们一样叫五爷吧,我觉着朱五华挺配。”

    众人:“……”

    噗……

    林彦秋强忍着掐死凌初的冲动,叫了暂停,拿起对讲机愤怒道:“导演,凌初现场增加戏份,胡乱篡改剧本,我觉得不太合适。”

    导演也刚笑完,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喘:“小林你别这么严肃嘛,我觉得挺好,咱们这个比赛本来就是即兴发挥,选手们第一次参加节目拘谨放不太开,有个npc增加趣味性,没准儿还能带动选手积极性。”

    林彦秋皱眉,不满地反驳:“凌初破坏了扮演五爷的选手从我这获取信息的进程,这完全是在耽误比赛。”

    导演迟疑了一会儿:“这样吧,我给你那边的工作人员打个电话,先和凌初谈谈。”

    林彦秋以为导演采纳了自己的意见,过会儿,看到工作人员把凌初、凌途姐弟俩叫走,面色彻底恢复如常,隐隐带着笑意。

    三人聊了很久,凌初和凌途才走回来站在林彦秋身边,恢复成那副恭顺的丫头样。

    林彦秋更得意了,当着镜头的面,假模假式地作出知性大姐姐样安慰凌初:“小初,导演刚刚说你了吗?没关系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她边说边凑近,拍拍凌初的肩膀,装作轻声安慰的样子,在她耳边冷笑:“所以你就老老实实当丫鬟,不要再丑人多作怪了。”

    说完就微笑撤离,坐回椅子上补妆。

    五分钟后,工作人员喊了声开始。

    易铎接着林彦秋“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台词,斟酌道:“你和红玫瑰都是百乐门的门柱……台柱子,我不会忘了你的功劳。”

    因为那句口误,林彦秋咬了下牙,按照剧本嗔怪地瞪易铎一眼:“你知道就好,也不枉我俩……”

    态度过分亲呢,这是在提示选手,两人有更为密切复杂的关系。

    易铎流连花丛这么多年,秒懂,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信息太少,不知该问什么,决定换个地方找找线索再说。

    “别动。”刚站起身,侧脑又一次被熟悉的木仓抵住。

    他面无表情看着对面呲牙一乐的凌初,心中毫无波动,只是默默骂了导演一遍。

    林彦秋的头也被凌初抵住,当即难掩怒意地低声质问:“导演不是和你谈过了吗?你再这样毁剧本,我们只能把你请走换一个npc了。”

    凌初小人得志笑:“导演跟我们说的是,等到关于你们俩关系的剧情透露后,我再自由发挥。”

    说着枪往前一抵,怼得林彦秋被迫低下头,凌初捂着收声麦凑到她耳边冷笑:“所以你就老老实实当个傻逼,不要再丑人多作怪了。”

    “……”

    林彦秋下颌紧绷:这狗人吃亏别说过夜了,不到一小时她就能立马找回场子!

    凌初得意地朝易铎身后抬抬下巴,凌途没有他姐那么放得开,但他和易铎从小就看不顺眼,有机会耍他,当然不会忍,立马接道:“朱五华,你想救她吗?”

    易铎:“……”

    他真的很想大喊一句,有本事你俩就把她弄死,但无论是为了任务,还是为了镜头前形象他都不能。

    易铎咬咬牙:“你们要做什么?”

    凌初一屁股把林彦秋挤下椅子,冷酷道:“把你对家的boss找到,送到我面前,否则……”她拿枪戳了戳林彦秋的手臂,意思不言而喻。

    易铎在林彦秋处没得到一条有效消息,反倒被讹,却只能捏着鼻子忍下,灰溜溜出了门去找下一线索。

    他一走,此处的拍摄暂停,凌途也坐下,两姐弟在道具沙发上恶霸瘫,身边地上是被凌初一屁股挤掉的清纯白牡丹。

    凌初踢踢爬起来的林彦秋,懒洋洋道:“把你的身份交出来吧。”

    林彦秋压着火,不敢正面得罪她,只能忍辱负重地说:“我是重要npc,身份剧情是重要剧情点,不能随便透露。”

    “随便这两个字不够严谨。”凌初晃悠着腿,朝她摆摆手:“是你经过一番我们红氏姐弟的严刑拷打后,艰难地透漏了。”

    林彦秋:“……”

    你特爹叫小红,不是姓红!

    她气冲冲从实习工作人员那拿来手机,又给导演打了个电话。

    林彦秋能当上节目主策划,一方面是能力,更多的是因为林家背景。

    巧的是,导演背景也不弱,又占着主导演的身份,结果可想而知,林彦秋又被驳回,不得不把身份交代给凌初。

    这档节目虽然是追击赛,但其实对体力要求并没有那么高,因为它有一个前提,就是敌我方身份不明,且每15分钟追逃交换。

    聪明人在比赛前段绝不会贸然行动,而会尽可能观察其他人,搜集线索,林彦秋手中握着的,就是易铎和一个叫高振的选手身份线索。

    前者是好人阵营,后者是坏人阵营。

    凌初想了想,高振也是景大的,比她低一届,是金融系的学霸学弟。

    她决定出去遛遛,也不是闲的没事干,主要是习惯了,一天不坑任务对象就浑身难受。

    跟凌途和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凌初走出百乐门,在街上闲逛。

    影视城是新建的,剧组租借率还不高,闲余时间便对外开放一半没有租借出去的场地,赚取门票费。抠门节目组借着往来游客充当群演,反正选手们不是明星,关注度较弱,不会耽误节目拍摄。

    凌初磕着从百乐门里顺的道具瓜子,边走边张望,选手们穿着符合身份的服装,因为头上的淘汰帽子,所以格外显眼。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