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43 章 第 43 章
    第43章

    易韶看着凌初,肯定道:“你搞的鬼。”

    紧接着又好奇地问:“你做了什么?”

    易林深和郎烈的合作和一般的商业合作不同,利益牵扯也要更深,易韶想象不到,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能让易林深那样精明无情的人和郎烈产生龃龉。

    凌初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就男人那点事,你懂得。”

    易韶:“……”

    这人怎么越来越猥琐了。

    凌初没有尝试挑战易韶的忍耐极限,删掉自己被系统buff搞的欲求不满的前情提要,再去掉不能提的“速度与激情”,把3秒和5秒88的事情简单讲述了一遍。

    易韶听完一时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

    能干出这么骚的事……

    也就只有你了。

    她眉头紧蹙,用杯子磕了磕桌子,打量着凌初:“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尽量用你能说的方式回答。”

    凌初点点头,易韶问:“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凌初想了想,说了句看似不相关的回答:“我今年四月份打工时碰到了你小叔,他的车坏了,搭了我的顺风车。”

    易韶又问:“你和郎烈、易林深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凌初说:“那天回来时碰到了我大舅,他被司机下药,险些出车祸。”

    易韶眉间皱地愈紧,又问:“有什么东西在影响你,它会危及你的生命吗?”

    凌初叹了口气,忧愁道:“我还有一年毕业,我妈希望我考研,这样一来,起码还得有三年才能实现零花钱自由吧。”

    易韶的问题越来越犀利,听的007心惊胆战,奇怪的是,明明宿主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答非所问,对方却完全没有被糊弄的不悦,甚至还了然地点点头。

    007懵了,哼哼着问凌初:“宿主,你们背着我交流了什么?”

    “你想多了。”凌初喝了口酒,大咧咧靠在沙发上:“我们当着你的面说,你个小傻叉不也没听出来。”

    007:“……”

    统身攻击是吧?举报了,哼!

    两人刚才的交流并不隐晦,因此凌初又确定了一点,无论是007还是任务发布系统,都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易韶垂着头,就目前掌握的消息来看,凌初是今年4月因为某个原因来到这具身体,易林深和郎烈对凌家有很大的敌意,且已经动过手。

    最好的消息就是,这种被控的状态并非永久,三年后,凌初就能获得自由。

    想清楚这些,易韶松了口气,认真看着凌初:“不要轻举妄动,也没必要瞻前顾后,易林远以为我是听话的乖女儿,被我利用着累积了不少筹码,扳倒易家还有点难,但保住一个你不成问题。”

    这一次,换她来保护她了。

    “真的?”凌初完全没有get到易韶的“慈母”心,眼睛一亮,朝她伸出手:“阿妈,饿饿,钱钱。”

    易韶:“……滚。”

    不孝女!

    第一期和第二期节目录制的空档,凌初参加了人生中第一场场地赛。

    作为一项极限运动,赛车对身体素质有较高要求,女子在身体耐受强度和力量上的弱势,注定想要达成同等成绩,必须比男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即便如此也只有极少数女选手能在男选手如云的赛车项目中崭露头角。

    凌初一露面就吸引了一波注意力。

    不是因为长的好看,而是因为在圈子里从未见过她。

    凌初没有理会旁边观众和选手们打量怀疑的目光,和技术组还有维修组的人站在一块儿,仔细听场地分析。

    刚说没多久,周围赛场边的喧闹声骤然增大,她在做正事时一向全神贯注,没有在意,倒是不远处的几位赛车宝贝聚在一起,欢呼了一声。

    “那是林少吧,他怎么会来这种级别的比赛?”

    另一个人说:“陪别人来的吧,他身边的人不是穿着赛车服吗?”

    几个女孩的声音有些激动,一个维修人员忍不住侧过头看了一眼,惊讶道:“林彦郴也来了?他旁边那是谁呀。”

    听到熟悉的名字,凌初眉尾动了下,顺着对方看的方向看过去。

    果然是她熟悉的那个林彦郴。

    对方脸上笑意微敛,眉目间露出几许锐利和冷然,和平时的样子不甚相像。

    她挑了下眉,问维修人员:“林彦郴也是赛车手?”

    “对呀,你认识他?”不等凌初回答,维修人员自顾自道:“认识也正常,林彦郴刚成年就得了c照,虽然大多时候只是玩票性质的参加一两场赛事,不拿赛车当事业,但禁不住人家有钱长得帅啊,而且技术也不错,在圈子里有不少粉丝。”

    凌初点点头,她还真不知道林彦郴玩赛车,不过想想也觉得正常,一个人外表装的太久,就需要找到方式发泄。

    戏耍原主是一种,赛车这样高危险的极速运动也是一种。

    她没对林彦郴投入过多关注,听完技术组的建议,就上了车准备跑待会儿的暖胎圈。

    也是巧了,林彦郴陪着来的那位赛车手的车就在凌初旁边,林彦郴和他说完话转过身,正好看到车窗还没关的凌初,他勉强一笑:“好巧,学妹你也来比赛。”

    “嗯。”凌初今天有正事,没兴趣耍他,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她的表现太过正常,正常到林彦郴感到不自在,他习惯了凌初没事就找茬的态度,看她这么冷淡,心里竟然诡异地泛起一丝不舒服。

    他蹙了下眉,没有多说,反倒是旁边赛车手看凌初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不高兴了,“哎”了一声。

    “表哥,这谁啊?一美女不去当赛车宝贝来赛什么车啊,捂这么严实,白瞎了身材。”

    林彦郴感觉自己额角抽了下,虽然他是碍于母亲的面子,不得不陪这个不讨喜的表弟来,但也确实不想看到他被怼死。

    不等他说话打圆场,凌初关窗的动作一顿,再次放下车窗,斜眼看他表弟一眼:“林学长,你带来的那是什么玩意儿?一男的不去找富婆玩快乐球,来赛什么车啊?白瞎了好几秒。”

    “……”林彦郴扶额:他就知道。

    男生登时拉下脸,扒着车窗探出头:“你tm再说一遍。”

    “冯跃!”林彦郴大声喝止:“好了,别人都在看你,马上要比赛了,想被取消资格吗?”

    叫冯跃的男生看了看旁边,已经有好事的赛车手探出头,他脸色难看地指着凌初:“你给我等着。”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