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44 章 第 44 章
    第44章

    赛车比赛上的剧本任务结束后,系统忽然蹦出更新提示。

    之前,007的能量不足,搭载的系统也是最低版本,所以在能量积攒够后,被迫进入了强制更新模式。

    凌初无法阻止,也不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更新结果要是让她不满意,就投诉007,反正先死的肯定不是自己。

    当然,系统暂停更新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这段时间,凌初不必为了任务,天天去食堂打工点卯。

    凌芩出差回来那天,大舅妈郑姿邀请她们一家过来吃饭。

    凌途和凌芩都是驴脾气,心里软了,面上却不肯低头,相互间都缺个递台阶的。

    凌初心里有数,却没兴趣惯这对母子的霸总、大少爷脾气,正好凌途景城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下来,郑姿忍不住操起心,借着吃团圆饭当借口,给母子俩递台阶,缓和关系。

    吃饭的时候,郑姿看看低头不说话的两人,给凌芩和凌途各夹了一筷子菜,温声打趣:“多吃点,我看你俩都饿瘦了。”

    凌初看到大舅妈说完,在桌子下怼了怼一言不发就知道干饭的丈夫。

    大舅茫然地抬起头瞄了眼妻子,喝口水,忙不迭配合地点点头:“对,多吃点。有家不回天天在外面晃荡,可不就瘦了。”

    凌途&凌芩:“……”

    大舅妈没好气地瞪大舅一眼,咬着牙小声说:“闭嘴,吃你的饭吧。”

    大舅冷肃的脸上透着点委屈,端着饭碗弱弱嘀咕:“我本来就吃饭呢……”

    大舅妈气的直翻白眼,手在桌子底下掐着大舅的腿拧了一下,咬牙切齿:“我打扰你了呗。”

    “……”

    大舅:委屈.jpg

    “咳。”凌初乐得不行,呛了口饭,捂着嘴直咳嗽,凌芩和凌途也忍俊不禁,歪打正着,饭桌上的气氛松缓了下来。

    郑姿松了口气,随意找了个话题闲聊:“对了小芩,宋舞下周日要举办宴会,知道你出差,就把请柬一块儿送到我这儿来了,你要去吗?”

    “宋舞?”凌芩蹙起眉:“是……易家长房易林衡的太太?”

    “对。”郑姿点点头:“听说利国查特顿家族的夫人来到了景城,我猜宴会是为她办的。”

    凌芩有些意外:“查特顿家族做石油,没有必要开拓神州市场,怎么会想着进入景城社交圈?”

    这次宴会由宋舞发起,没有商业性质,准确地讲,说是贵妇茶话会更为恰当。

    不过夫人外交,本身就代表着背后的家族有合作意向。

    凌晔敛起眉峰,放下筷子,插话道:“易氏不是一直致力于向海外发展,或许想走查特顿家族的路子。”

    凌芩摇摇头,作为企业的掌管者,她的消息来源要比大舅夫妻俩更广、更可靠,易氏和查特顿家族合作,即便保密工作做得好,过程中也不可能不露出一丝迹象。

    她更倾向于有人在中间牵了线。

    凌初安静听着,忽然道:“会不会是华赛?”

    三个大人看向她,凌初不紧不慢扒了最后几口饭,兢兢业业地倒脏水:“我觉得易氏总裁和华赛总裁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真的?”郑姿注意到自己声音过于兴奋,清了清嗓子,收敛表情,故作严肃地说:“不信谣不传谣,一一你年纪还小,不要轻信这些空穴来风的话,还听到过什么?具体跟舅妈说说,我帮你分辨分辨真假。”

    凌家众人:“……”

    说实话吧,你想说的只有最后一句话。

    凌芩看了女儿一眼,敲敲桌子,拉回正题:“华赛和易氏明面上确实没有太多合作,但据我所知,易林深和郎烈私交不错,的确有可能是郎烈为易氏和查特顿牵的线。”

    她说完又道:“我就不去了,让凌初替我去吧,她也大了,该在圈子里多走动走动,早日独当一面。”

    凌初没想到这里还有自己的事,顿时感觉吃饭都不香了,郑姿看她一眼,笑着应下:“好,那下周我带一一去。”

    凌晔动了动唇,看了眼妻子,没有说话。

    吃完饭,郑姿两人在楼下聊天,凌途被凌姗缠着做学校手工作业,凌晔鬼鬼祟祟把凌初拉进书房,嘱咐:“一一,宴会那天,大舅雇两个保镖给你带着,别被人欺负了,也别让人欺负你舅妈。”

    “……”凌初愣了下,好奇地问:“为什么会有人欺负我们?”

    大舅皱紧眉,古板英俊的脸显得格外不近人情,乍一眼看去,像是不耐烦了一样。

    不过凌初已经摸透了,她大舅很可能就只是单纯觉得为难,不知该怎么说。

    过了好一会儿,凌晔挠挠头,无奈道:“行吧,你以后在圈子里呆久了,总会听到点风言风言,不如我先跟你说,但你得答应我,不能和你舅妈提。”

    凌初痛快点头。

    接下来,大舅作为主角,用自己干巴巴的语言,讲述了一段狗血爱情故事。

    郑姿怀凌姗的时候已经快40了,不是身体原因,也不是故意晚要,是因为两人相恋结婚时,就已年近不惑。

    所以彼此间当然不可能没有前任。

    郑姿年轻时是红极一时的影星,有一个相恋长达十年之久的恋人,对方家中强烈反对、百般挑剔,最后郑姿决然和那个男人分开。

    在那之后,郑姿一心事业,年近四十才遇到了大舅,两人相识相恋,结婚生子。

    那个恋人的姐姐就是易家二房夫人,易林远的太太,因为不忿被甩的是自己弟弟,在社交场合中没少话里藏针讽刺郑姿。

    圈子里太太、小姐们的话术从小培养,讽刺人时绵里藏针,多得是法子让你心里不舒服,嘴上说不出,郑姿性子急,嘴笨,没少因此吃亏。

    大舅不擅和人争吵,只能一有宴会就陪在妻子身边,即便被人说妻管严也不在意,但他不可能无时无刻陪着,碰到这种太太们的聚会,他就没办法了,只能想个馊主意。

    “啊。”凌初一听,紧张地蹙起眉:“这么可怕吗?大舅,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会不会被骂哭呀?”

    凌晔眼瞎了般,摸摸自己177的弱小侄女的头,肃着脸安慰:“没事,有人故意找茬你也不要客气,有凌家在后面给你兜着,不用怕。”

    凌初满意了,乖巧点头:“好的呢。”

    太太们的茶话会,四个字以概之争奇斗艳。

    周六一大早,郑姿就请了专业的造型团队来到家中,把练完功准备吃早饭的凌初按在椅子上,一化就是好几个小时。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