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45 章 第 45 章
    第45章

    无论是家世,还是自身的学历和本事,都足以让林彦秋傲然于一众名媛间。

    虽然出国留学后,因为不常参加聚会,存在感淡了些,但她基本盘在那,为人处事手段不弱,很快又打回了上层圈子,成为焦点。

    此时她拿着酒杯,柔顺的长裙摆和身边站着的人交叠,远远看去,女宾客们宛如一朵朵娇艳欲滴的鲜花,而此时的她仿佛就是被簇拥在中间的花王。

    林彦秋喜欢这种感觉,唇角的笑意越发自然灿烂,直到她听到了那个让她胃疼的声音

    “彦秋姐,看到你好开心呀。”

    好开心呀。

    开心呀。

    呀……呀你大爷!

    她笑容一僵,猛地抬起头,不意外地看到,那个她最不想看到的人,一手拉着裙摆,一手拉着另一个人,穿着高跟鞋,迈着六亲不认步,自来熟地朝自己走过来。

    凌初亲亲热热地挽住林彦秋的手臂,呲牙一笑:“好久不见呀,彦秋姐想我了吗?”

    林彦秋眼皮子直跳,她此时应该按照圈子里一贯的礼仪,无论熟不熟、关系好不好,露出一个虚假而热情的笑,伸手拥抱对方,说一句:亲爱的,我好想你呀,你可终于来了。

    但她发现她不能,克制着不发出的国骂,已经用尽了林彦秋全部涵养。

    林彦秋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礼貌的假笑,试图把自己的手臂抽出去:“上星期不是刚见过吗?”

    凌初根本不把这点力气放在眼里,往下一坠,掐着嗓子说:“这大概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叭。”

    林彦秋:“……”

    她深吸一口气,侧过头:“凌初好巧,先放开我,咱们这么多姐妹,一起去旁边坐着聊。”

    “好的呢。”凌初捂嘴一笑,拉过身边的易韶:“彦秋姐不介意我带个朋友叭。”

    林彦秋:“……”

    带之前先把你那些骚里骚气的语气助词给老娘去了!

    她捂了下闷痛的胸口,强挤出一个笑,引着人向一旁的沙发前走。

    凌初达成目的松了手,易韶拽拽她,朝林彦秋的方向努努嘴:“这是你造的孽?”

    “怎么说话呢?”凌初白她一眼:“就是一个认识的姐姐,你别多想。”

    易韶:“……”

    求你了,好好当你的流氓,能不能不要装绿茶?

    …

    林彦秋是这个小团队的中心,走到沙发前,理所当然得先坐下。

    小团队的其他人有的挨着她坐了下去,有的亲密地靠在沙发扶手上,侧首耳语,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独留了一个单人沙发给落在最后的易韶和凌初。

    两人都挑了下眉,这样的小心思倒有好久没见过。

    对于这种程度的排挤,易韶根本不在意,她抬头想要吩咐服务生加个座,凌初却拉着她,把人按坐在单人沙发上,

    然后这位姐大大方方走到林彦秋面前,几个女宾客看着她,刹那间,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们习惯了耍小心机排挤外人,却差点忘了凌初是敢在马场扒人裤子的猛人,刚才还在心里笃定对方不敢在这种场合做什么,现在却不确定了。

    万一呢?

    万一她就是不分场合发飙呢?

    恐惧后知后觉地窜了上来,有胆子小的,甚至已经准备站起来让座。

    谁知凌初压根没有生气的意思,站在林彦秋和她左边的女子前方,转过身,提起裙摆,一屁股朝两人中间挤了过来。

    “呃。”

    所有人都看懵了,林彦秋和左边女生最先反应过来,急忙向旁边挪,其他人的反应却不够快,最边上的人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凌初已经凭借自身体重和力量,硬生生挤进了座位里。

    一个“呃”字充分展现了林彦秋“卧槽”的内心。

    那臭不要脸的碧池还拍拍她的手:“就知道彦秋姐最喜欢我,想要和我亲密无间呢。”

    众人:“……”

    可以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你骚个23小时就够了,留一个小时歇歇,好吗?

    最边上的两个女人及时起身,中间的人疯狂往边上逃窜,最终,凌初凭一己之力,抢占了长沙发上的c位。

    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林彦秋简直想打电话让司机买个氧气瓶送上来。

    她深呼吸几次,牵起嘴角,再次试图活跃气氛,她实在不想和凌初说话,又不敢冷落她,折中了一下,笑着看向易韶:“你好,我是林彦秋,请问您是……”

    易韶轻笑颔首:“我叫易韶。”

    姓“易”啊。

    林彦秋有些惊讶,但没多想,易韶今年才被带回易家,没怎么出席过正式场合,她没听说过,以为不是自己知道的那个易家。

    于是笑着问:“不知易小姐家里做什么?”

    “啊,我知道,她是易家的那个私生女。”一个穿浅金色礼服的女士低呼道。

    按照易韶的人生计划,以后大概率不会在名媛圈混,无所谓地点点头:“没错,我父亲是易氏董事,易林远。”

    这话一出,其他人的脸色立马变了,有脾气直的直接拉下了脸。

    圈子里也分大大小小各种圈子,就像太太圈里,有宋舞这类豪门主母圈,也有易二太太这类的闲散贵妇圈,或者郑姿这类普通家庭嫁入豪门,婚后有自己事业的奋斗型太太圈。

    名媛圈也分,什么混吃等死富二代圈,继承家业精英圈。

    倒不是有人刻意划分,只是多数人本身就倾向于与志同道合的人来往,长久下来,自然而然形成圈子。

    林彦秋所在的圈子,或有奋斗事业的,或有任凭家里安排联姻的,但无一例外,都是婚生女。

    天然就对私生子女没有好感,换作平时,这会儿肯定已经有人开嘲讽,连带着把私生女带进圈子的人都得被群嘲一通。

    可现在坐在这的是凌初,她们……

    怂。

    没人敢说话,又不想屈服于凌初的淫威之下,干脆用沉默表达自己对易韶的抗拒。

    凌初扫了周围一眼,往后一靠轻笑了声:“大家刚才在聊什么,怎么不说话了?”

    林彦秋看看身边人,在心里叹口气,无论愿不愿意,人都是她带来的,任凭气氛僵下去,一来容易降低她在圈子里的威信,二来

    也不知道身边这碧池会不会突然发疯。

    所幸,门口传来的动静拯救了她。

    一众人朝门口看过去,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女人走进宴会厅。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