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46 章 第 46 章
    第46章

    西莉亚呆了,在场其他人也呆了。

    在场男士们甚至被吓地退后几步。

    好家伙,爱而不得就当场扒裤子,再不得就一箭爆头。

    被这女人喜欢上,得是上辈子造了多大的血孽?

    总之,不管凌初说的是真是假,反正躲就对了。凌家家业再大,摊上这么个女人,他们也消受不起。

    心不动,肝颤。

    易铎再一次被当众鞭尸,恨不得生吞了凌初,只不过他还记得自己的任务,握着弓的手一紧,露出一个核善的笑,站出来打圆场:

    “凌初只是开个玩笑,查特顿小姐不必在意,那边还有台球、保龄球等各种休闲项目。”他顿了一下,看向易韶:“堂妹,好好招待查特顿小姐,注意言辞。”

    易铎的眼神冷了些,言语间带着警告,显然是把刚才易韶配合凌初的那段话听在了耳中,心生不满。

    易韶和凌初不同,凌初当年虽然为她铺好了后路,但她身为女子,一非皇族后裔,二非世家贵族,仅凭这些,镇的住人身,镇不住人心。

    手腕、隐忍、谋略、胸襟。

    易韶全都不缺,才能最终登极高位,开创盛世。

    她胸有丘壑,谋得是整个易氏,易家人亦或旁人一时半刻的轻待冷眼,并不被她放在心上。

    但凌初不能忍。

    一个被扒了裤子的狗男人,也配在她姐妹面前耍横?

    她冷睨易铎一眼,眼神在他腰间扫了下,轻蔑地问:“谁说我开玩笑,你在教我说话?”

    “……”易铎咬着后槽牙,下意识吸了口气,用力把腰带紧了紧,务求千斤坠都坠不下来。

    凌初说话时用的是中文,西莉亚有听没懂,但易铎为她解围的话她听懂了,松了口气,又见凌初歪头看着她,轻“呵”了一声:“查特顿小姐玩不起就早说,真没劲。”

    那一个“呵”字,轻慢嘲讽,和西莉亚在楼上时的态度如出一辙。

    西莉亚要气死了。

    小查特顿不蠢,又深知妹妹本性,大概猜到刚刚在楼上,西莉亚和凌初发生了不快。

    金发碧眼的外国帅哥,勾起嘴角笑了笑,深邃迷人的眼深深望着凌初:“好了,既然这位美丽的女士要比,那就比吧。”

    西莉亚慌张地拽了下兄长的手臂,低呼:“赛勒斯!”

    赛勒斯拍拍她的手,好像待会儿头上顶苹果的不是自己一样。

    除了少数几人,在场的男女宾客皆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赛勒斯对易铎欠身轻笑:“我为我妹妹顶苹果,至于易先生这边……就不必让西莉亚选了,易先生三人自己决定就好。”

    易铎几人面色不好看,赛勒斯优雅地扬眉,温声问:“如果易先生不方便的话,抱歉,是我冒犯了。”

    这下,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下来。

    大家都清楚,赛勒斯敢这么说不是因为不要命,而是因为他足够聪明,清楚地知道即便真的顶苹果,凌初不可能也不敢射到他身上。

    立场相换,西莉亚也是如此。

    这场比赛本质上比的不是射击,而是胆量和气势。

    西莉亚拒绝比赛,就落了凌初一成,同样的,赛勒斯参赛,他们这边却没人上,也再次失了场子。

    实际上,赛勒斯的傲慢一点不必西莉亚少,只不过一个深藏内里,一个流于表面,且前者胆子更大,心思更深,手段更硬。

    道理大家都懂,也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可面对未知时,胆怯是人的本能,谁又愿意拿自己的安危和一个不熟的人赌呢?

    一时间,男宾客那边忍不住把提出这个比赛的凌初记恨在心。

    有人仗着赛勒斯中文不好,嘀咕道:“早知道说顶苹果这些没用的干嘛?自己丢人还害了别人。”

    “就是。”另一人附和:“该不会是她不会射箭吧,想用这种方式让那个查特顿小姐放弃。”

    “啧啧啧,真是自作聪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凌初冷眼扫过去,正要嘲讽,跟着下来的女宾客里有人站了出来,大声道:“说什么呢?大点声,你们聪明你们自己来,在那唧唧歪歪也算个男人?”

    “其实就是射箭比不过查特顿,自己没用就非得栽赃别人垫背,好显得你们没那么废物吧。”

    “对外唯唯诺诺,对我们重拳出击,你们可真厉害啊。”

    说话的艺术,在场名媛们从小就练,想要说好话的时候能说到人心坎里,看不上你想骂人的时候,同样能不带脏字,损得你满地找头。

    西莉亚在楼上嚣张跋扈,凌初最先站了出来,平时看不看得惯是个人性格问题,总不至于在这会儿不识好歹,内部攻击。

    当然,她们确实也是没有不识好歹的胆子。

    说酸话的男人就那么几个,其他人就算心里这么想,也不会说出来,那几人被骂得不敢再逼逼,口服心不服地闭上了嘴。

    赛勒斯涵养很好地等她们交流完,朝易铎挑眉,询问是否要比。

    易铎抿了下唇,他是东道主,再三推辞实在有失易家面子,一狠心一咬牙正要站出来,忽听旁边人说:“我来吧。”

    林彦郴顶着众人惊讶的视线,从一旁站了出来。

    风姿极佳,笑意温和,单论外表风度,倒也不逊于赛勒斯。

    凌初的视线在他身上一飘而过,朝西莉亚抬抬下巴:“这回可以了?”

    西莉亚被她逼到这份儿上,只能硬着头皮上,色厉内荏地说:“比就比。”

    …

    林彦郴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赢得了不少女宾客的好感。

    易铎吩咐完服务生,看向林彦郴的眼神十分复杂,既因为不用上场,心里松了口气,又有种被抢了风头的憋闷感。

    陆沣也看看好兄弟,又看看凌初,最后烦躁地挠挠头,沉着脸没有说话。

    林彦郴没注意到两人的神情,见凌初并没有因为他的主动提议,多分出一丝注意力,眉头一蹙又迅速松开。

    酒店不可能支持这样危险的玩法,可也不敢得罪这一群大少爷、大小姐,尽可能送来了又大又圆的苹果,又准备了防护衣和头盔。

    赛勒斯微笑拒绝,林彦郴同样没有换。

    凌初和西莉亚拿好弓箭,先对着靶子射了几箭,找找手感。

    五箭射出,西莉亚看看自己最差8环,最好10环的成绩松了口气,又状似不经意地用余光去看凌初。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