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48 章 第 48 章
    第48章

    谢诩表情一僵,看着面前的女人,眼神里透出亿点点委屈,仿佛在看一个负心女。

    “最好是100c,杀菌。”凌初神情严肃,态度认真地补充道。

    易韶:“……”

    虽然不应该,但是她有点可怜这位了。

    谢诩懵了一下,看到凌初眼底透出的点点戏谑,耳根腾地一下红个彻底。

    毕竟还只是个没有经验的少年,第一次耍小手段就被对方揭穿,心里不由又窘迫又难堪,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凌初以拳抵唇,咳了一声,克制住笑意,了然道:“到底想说什么?”

    谢诩蔫哒哒垂下头,像只委屈的大狗狗,自暴自弃道:“想让你帮我上药。”

    “走吧。”凌初打开车门,下了车。

    易韶:“???”

    看透了还往套里钻?

    呵,女人!

    谢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凌初拽着走了几步,他停了一下顿住脚步,凌初转过头,探身对易韶喊:“帮我买点杀菌消炎,包扎伤口的药送到我家,快一点啊。”

    易韶:“……”

    你哄小男生,让我跑腿?真的不考虑干点阳间事吗?

    易韶深吸一口气,抱着满肚子气,开车去帮姐妹泡……治疗男人。

    凌初对着车尾做了个得意的鬼脸,拉着谢诩回家。

    到了家打开柜子里的药箱,里面的药大多过了保质期,凌初又翻了翻,找到一瓶没拆过的医用碘伏消毒棉球,确认保质期后,让谢诩坐到沙发上,给他擦拭伤口。

    凉丝丝的碘伏棉球轻轻擦在伤口上,谢诩看着凌初乌黑的发顶,忍不住捏住她一缕发丝,轻声问:“你生气了吗?”

    “什么?”凌初没听清,想要抬头询问,脑瓜顶忽然一紧,差点被薅掉一绺头发。

    “……你别动。”谢诩狗胆包天,手松了一下又捏紧轻轻拉了拉,示意自己手握“人”质,让凌初不要轻举妄动。

    “……”

    凌初:是流姐拿不动刀了,还是你小子碘伏上头,飘了?

    谢诩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行为,做完后就后悔了,但又不太想松手。

    他害怕凌初因为楼下的事,对自己露出生气或失望的表情。

    不知名、非官方、无认证的前实习公关人员曾教学

    在喜欢的人面前适当示弱耍小心机,可以减少两人之间的距离。

    但是半吊子公关人员并没有说过,心机被识破后该如何破局,聪明但脸皮不够厚的谢诩同学此时也有点头疼,只能自欺欺人,用拽头发的小学生手段推迟凌初质问的时间。

    凌初真的被气笑了,用镊子夹着棉球故意戳了几下伤口,谢诩纹丝不动,仿佛失去痛觉。

    凌初:“……”

    输了。

    她伸出手戳戳谢诩的腰,想要商量一下,对方却像触电了一样,猛地松开手从沙发上弹起。

    凌初瞪大眼又去戳,谢诩捂着腰,瘫倒在沙发上,发出一阵压抑的笑声。

    可算是找到对方的弱点,凌初磨了磨牙,露出一个坏笑,探过身抓他的腰侧。

    “哈哈哈,求求你,我错了,快松手。”谢诩笑的直打滚,声音里甚至带上了几丝哀求,凌初“哼”了一声,充耳不闻,直把人蹂.躏的眼尾泛红,眸中含泪,才双手环胸坐到一旁,高傲地一抬下巴:“还敢拽我头发吗?”

    谢诩缓慢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眸上蒙着的水雾里残存着被女流氓欺负的委屈。

    凌初翻个白眼,看到对方警惕又犹豫地慢腾腾挪过来,在两人间隔不到20厘米时,猛地抱住她,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对不起,你可以生气,但能不能不要不理我。”

    “……你先松手。”凌初平静道。

    “我不。”谢诩用尽全身的勇气耍无赖。

    “哎。”凌初叹了口气,也抱了过去,摸摸谢诩的后脑,然后

    揪住一把头发,阴测测地问:“真的不松吗?”

    谢诩后脑一紧,瞬间怂了,松开手,痛苦地捂住后脑勺。

    “该。”凌初翻个白眼抓过他的手,继续涂药,谢诩不敢再挑战流姐的权威,闭紧嘴乖乖坐好。

    扔掉一块碘伏棉,凌初又换了一块儿仔细擦拭,慢慢道:“我没有生气。”

    “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没必要用这种……迂回的方式。”

    谢诩低头看她,闷闷地说:“我都见不到你,直接说,你会理我吗?”

    凌初抬起头瞥他一眼,没好气道:“不然我现在是在清洗猪蹄吗?”

    谢诩:“……”

    “谢诩。”凌初扔掉棉花,抬头与谢诩直视:“当你在一段关系中,习惯于用示弱获取关注,却没有足够成熟的心智控制住自己的时候,以后只会不自觉地把自己越放越低。”

    “我不需要你这么做,你有什么想法就对我说,能答应的,我尽量答应,不能答应的,我也会说清楚想法和原因。无论我们的关系最终会驶往那个方向,我都希望是平等、同调的。”

    谢诩看着她的眼,里面的认真和诚挚清晰可见,他又高兴又难受,高兴她对自己的纵容,又难受于她仍旧把自己当成一个不够成熟的弟弟。

    心像泡在一罐苹果醋里,又酸又甜,满涨着不知名的情绪。

    “恋爱中的人,不都这样吗?”谢诩暗示性瞟了凌初一眼,侧过脸故作不经意道。

    凌初直女嫌弃脸:“人家那叫情趣,你一个没有上位的单身狗,瞎碰什么瓷?”

    “……”谢诩自暴自弃地向后一摊,开始疯狂作死:“我可以现在上位吗?”

    “不可以。”

    谢诩:“我可以以后天天见到你吗?”

    “不可以,没时间。”

    谢诩:“你今天晚上可以离开吗?”

    “不……”

    凌初:“?”

    她无语地斜眼看过去,少年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少见的带了点这个年纪特有的调皮和坏。

    他唇角轻抿,浅笑着凑近,眼眸轻垂,低低地问:“我可以吻你吗?”

    宛如一阵柔风,吹进凌初的耳中,她看着尽在咫尺的人,心跳蓦地快了一拍。

    就在这一瞬的迟疑间,谢诩凑了过来。

    “嘭嘭嘭。”

    “开门,药买回来了。”

    “……”

    两人间隔了几厘米,凌初眨了眨眼,看着对面满是懊恼之色的眼,眼睛弯了下,站起身打开门。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