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49 章 第 49 章
    第49章

    凌初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声音低沉危险:“007?”

    “在呢!”007快乐如杠铃般的声音响起:“您的生命管理小助手007又回来了,宿主想我了吗?”

    凌初勾起嘴角,阴测测笑了下:“如果你问的是想现在就弄死你吗?那我不得不承认,想呢”

    007:“……”

    姑、姑且就当宿主想它了叭。

    007闭嘴装死,凌初哼笑一声,也学007装死,转过头无视任务和易林深。

    但不知是被系统加持了光环,还是异种人如其名变异了,见到凌初,竟然没有忽视,还主动走过来打招呼。

    “凌小姐。”

    凌初扭过头,装作刚看见的样子,惊讶道:“异种?”

    中年啤酒肚老板面皮微抽了一下,倒没有因为凌初普通的衣着而小瞧,毕竟是生意人,惯于察言观色,光看易林深的态度,他也不会小瞧了这女孩,就是……

    姑娘长的挺好看,可惜是个大舌头。

    易林深轻轻颔首,没有离开,摆出一副闲聊的姿态:“没想到凌小姐也对赌石感兴趣,是看上了刚开出来的这块玉?”

    中年老板听到易林深的问话,隐晦地朝玉的买家使了个眼色,对方立马高声道:“这块玉我准备出手,200万底价,现场价高者得。”

    话音刚落,立马有人提价,易林深看向凌初:“凌小姐不竞价吗?以颂泰大小姐的身份,买这样成色的一块玉,应当不成问题。”

    凌初终于正眼看易林深,对方面色平和,仿佛只是随口一提。

    但多管闲事这一行为,本身就已经彰显了他的不怀好意,凌初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大发慈悲一回,这野猪竟然主动找死。

    果然,早泄使人变态。

    “异种说的是。”凌初礼貌一笑,对卖家说:“200万我要了。”

    旁边立马有人加价:“230万。”

    凌初大手一挥:“300万。”

    “320万。”

    连叫了两三次,价格定到400万才停下,对于原石交易场所而言,像凌初这种年纪轻,又出手阔绰的傻白富二代是他们最愿意下手的对象。

    看这副还有余力的样子,要是今天只有凌初一个人,中年老板能派托儿再往上哄抬一小番,但……

    他瞥了眼易林深,又看向人群中某个方向,比了个手势,示意对方收手。

    “这就没人叫价了?”谁知这冤大头大小姐不满足,叫嚷起来:“啧啧啧,不是我瞧不起在座各位哈,属实有点辣鸡了。”

    她太狂了,围观群众脸色霎时变得难看,出言嘲讽:“就这块玉的水头,也能有人出400万买,呵,人傻钱多,脑子里进水了吧。”

    凌初被说也不生气,趾高气昂地看向那人:“别说花钱买玉,就是光掏出400万砸个水响,那也是老娘有钱乐意,你酸你也上啊,穷比硬出头,丢人现眼。”

    她对着那个人骂,周围人却感觉自己也被这一脸壕无人性冒犯到了,有脾气大的撸起袖子,要不是看凌初是个年轻女孩,可能就冲上来揍人了。

    眼看场面要乱起来,中年老板赶紧站出来,挡在凌初面前试图打圆场,没成想这祖宗还在叫嚣:“知道我身边人是谁吗?景城易氏的异种,放个屁都能崩倒一摞人民币墙,你们敢跟我动手,我让我家异种一屁崩死……不是,一摞人民币砸死你们。”

    众人:“……”

    你们有钱人吵架……都这么埋汰吗?

    易林深脸色铁青,他来漳泉看玉石不过是个幌子,为了防止造成欲盖弥彰的印象,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但也不想闹得人尽皆知。

    他甚至已经开始后悔,不该因为郎烈说那天在会所的人就是凌初,而一时气不顺,见到人后忍不住上来找对方不自在。

    但已经晚了,凌初转过头,真诚地看着易林深,照剧本一字不差地念:“看样子易总也看中了这块玉,相见就是有缘,我送给你。”

    说完霸气地从兜里掏出一张卡:“刷卡。”

    007习惯了宿主的骚操作,看到这都懵了:“宿、宿主你这就把卡交出去了?”

    那可是400万,它怎么有点肉疼呢?

    凌初没功夫理它,把卡交到工作人员手里。

    在玉石交易场里发生的交易,需要从交易场中过手,缴纳一定手续费,这是规矩,也是为了保障交易后的安全。

    中年男人亲自叫人拿来了pos机,工作人员刷了下,表情一顿,委婉客气地问:“女士,能换一张卡吗?”

    凌初像个没眼色的傻子,昂起下巴:“不用,就刷它。”

    工作人员被噎了一下,好声好气道:“那您可以手机支付吗?”

    凌初不耐地皱起眉:“我就一张卡,支x宝、微信全都用绑定这张。”

    那你踏马倒是带够钱啊!

    工作人员在心里怒吼了一句,面上仍维持着打工人的操守,小声提醒:“女士,您卡里的余额不足,您看……”

    “什么,余额不足?”凌初皱眉。

    工作人员看她一脸不信,正要再解释,就听这不要脸的小苟日的说:“这不很正常吗,我卡里余额从来不超过5000。”

    众人:“……”

    那你特大爷刚才叭叭那一通?!

    007噎了一下:“宿主,你真是……”

    走自己的嘴炮穷比路,让系统无空可钻。

    周围哗然一片,刚才被怼的人立马跳出来,疯狂嘲讽:“还要拿400万砸个水响,钱呢?掏出来让我们看看啊。”

    “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凌初睨他一眼,理直气壮地一插腰:“我说的是老娘有钱的话,就拿400万砸个水响,那我不是没钱嘛,怎么?吹牛批不行啊?”

    众人:“……”

    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所有人都被她的厚脸皮弄愣了,中年老板嘴唇颤了几下,碍于易林深,才没把人打出去,艰难道:“女士,这块玉是您拍下的,按规矩必须付清余款,否则要按底价赔偿。”

    凌初耸了下肩,往易林深身边一靠:“我送异种的,异种付。”

    “……”易林深皮笑肉不笑:“请问,我为什么要为凌小姐犯下的错误承担后果?”

    凌初眨巴眨巴眼,抿唇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您快人快语,帮我定下买这块玉叭,我才快马加鞭出了价,你要不想快马溜撒地付账,那就别怪我心直口快地……”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