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50 章 第 50 章
    第50章

    死不死的,反正你先挡着。

    这句话入耳,林彦郴感觉股火气直冲上脑,不过这些日子也算饱受凌初折磨,抗压能力飙升,不至于因此当场发疯。

    “高振怎么还没回来?”他装作无目地的寻找,抱怨了句,瞥过凌初说的方向,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林彦郴:“……”

    想到凌初很可能又在耍他,林彦郴眉宇间划过丝不解和烦躁。

    无论他态度如何诚恳,凌初都没有丝毫软化的迹象,对方就像练了金钟罩,无缝可入。

    想到这,林彦郴都懒得演了,笑容尽数淡下,眉峰敛,声音微沉地提醒:“至少现在,我们的目的致,如果你还想找到高振,就不要再搞捉弄人的小手段耽误救人进程。”

    他说完径自朝前走,离开的背影有些仓促,像是怕凌初再张嘴说话。

    “哎。”凌初只来得及发出声提醒,人已经从刚才她所说的石头后蹿出,迅速向林彦郴攻去。

    有钱人家的子弟大多学过些防身术,但比起手段老辣经验十足的袭击者,就不够看了,两人勉强过了几招,穿迷彩服的男人招反制,手按头,膝盖压住腿,牢牢把林彦郴压制在地。

    凌初眉梢微抬,眸中掠过道浅光,迅速后退几步,捂着嘴大叫:“啊,快放开我的学长,你知道我是谁吗?”

    林彦郴:“……”

    这时候你特大爷还演,好想打人啊!!!

    “闭嘴!”迷彩男低喝出声,方正的脸上是见过血的凶狠和威慑,眸中寒意凛然,他扯开嘴角阴冷笑:“老子踏马没兴趣管你是谁,要是不想你姘头死,乖乖闭嘴,自己走过来。”

    凌初面上适时露出个夸张而虚浮的恐惧,捂住嘴慌乱地摇摇头,色厉内荏地说:“我、我不信,有本事你、你动手啊。”

    林彦郴:“……”

    凌初,我日你全家!

    亡命之徒最禁不得激,凌初声音不小,迷彩男担心她把人招来,面上闪过抹狰狞,从身侧拿出把刀,在林彦郴脖子上留下道细长的伤口。

    没有挪开,就着这动作威胁凌初:“臭表子,你看我敢不敢!”

    层寒冰浮上凌初的眸底,不知死活的迷彩男没有注意到,按在林彦郴脖颈的刀向下用力,听着耳边吸气抽痛的声音,对着凌初冷笑:“还想不想让他活了?想就滚过来,要不然我弄死他。”

    凌初两弯秀眉轻蹙,嘴角冷冷勾了下。

    本来还想再折腾折腾林彦郴,可既然这绿皮花蛤蟆嘴里吐不出人话,上赶着找死……

    她敷衍的面部表情从纠结转为决然,捏了捏手,像是吓怕的样子:“我、我过去,你不要害怕呀。”

    “……”这话听起来不太对,迷彩男没有多想,以为凌初太紧张说错了话,待她走到近前,迷彩男手刀砍在林彦郴颈后,伸手来拽凌初。

    几乎在同时间,凌初捏住面前的手腕,朝自己的方向拉,而后迅速出手掐住迷彩男的喉咙,顺势捏段他的腕骨。

    迷彩男目眦欲裂,颈间铁钳般的手把他痛苦的声音压在喉咙中,发不出来半丝声响。

    面前人的眼眸半垂,神色坦然,仿佛掐的不是个人,而是只待宰的鸡,迷彩男瞳孔缩,在这闷热的天气里,生生出了后背的冷汗。

    来不及多想,求生本能引领他迅速做出反击,迷彩男狠决地踢出腿,看速度和力道,换成普通的女孩,被踹飞都是轻的。

    迷彩男以为要么被踢中,要么躲开,无论做出哪个选择,都能给他带来丝缓冲,却没想到凌初根本避都不避,轻挑了下眉,迅速踢出腿,迎面刚了过来。

    咔嚓。

    道清脆的碎裂声响起,绿毛腿软,险些跪倒在地。

    不是他不愿意,而是因为脖子还被掐着,他倒不下。

    凌初望了眼围周,蹲下身关掉林彦郴身上节目组配发的微型摄像,然后就着掐脖子的姿势,拎起男人拖到不远处,捡起块巴掌大的石头,用力塞进他的嘴里。

    断绝了对方呼喊求救的可能,又脱掉迷彩男的外套,把他的手捆起来,凌初蹲下身,捡起地上的匕首,用刀背拍拍他的脸,轻笑着问:“你有同伙儿吗?”

    迷彩男的手腕被捏碎,腿骨被踹折,嘴角因为硬塞石头而轻微撕裂,做出这切的人却丝毫没有惊讶愧疚,反倒面色如常,笑意温和。

    这样的人、这样人。

    简直比他们这些亡命之徒还要可怕。

    他瞪大眼,边还在试图找到逃脱方法,边疯狂摇头,面露怯懦,想用这种方式让凌初放松警惕。

    凌初视线偏移,轻笑了声,手上挽了个刀花,眼都不眨直接插在男人大腿上。

    迷彩男“唔”了声,汗水打透了后背的衣襟。

    “怎么?折只腿不满意?”凌初歪歪头:“听过公猪的骟后护理吗?要不我用你练练手?”

    迷彩男:“!”

    两条腿折了还能接,三条腿折了……

    在这荒郊野岭可就真的折了!

    他立马疯狂摇头,眼里带着哀求,示意凌初给自己松口,表示自己知无不言的想法。

    凌初没听他的,站起身踹了脚,对晕过去的林彦郴抬了抬下巴:“把人扛着带路。”

    迷彩男看看自己折了的左小腿,以及插在大腿上的刀,最后想到身后骨折的手腕,沉默地看向凌初。

    “瞅啥?”凌初眉毛竖,神色不耐:“不就是折了条腿,断了只手吗?看给你矫情的,人家双手双脚完好的人怎么没那么多事呢?你可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迷彩男眼前再次冒出金星:“……”

    我知道你可能没把我当人,可但凡你拿看正常畜生的眼光看我,都说不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

    两人大眼瞪小眼,女魔头不耐烦地啧了声,走过去给他松开手,顺便掰断另只手腕,埋怨道:“早知道你想让我这么做,刚才就不捆手了,怎么样,这对称是不是如你所愿?”

    迷彩男:“……”

    苍天,我是个人渣、罪犯、罪大恶极,应该断子绝孙,永世不得超生,但请你直接让我下十八层地狱,咱们走自助程序,不用派工作人员,可以吗?

    摄于魔头的淫.威,迷彩男尝试用胳膊扛起林彦郴未果,凌初让他趴在地上,把林彦郴踹到他的后背,让迷彩男扛着走。

    迷彩男在前方带路,没走多远,凌初就听见了说话声,吩咐迷彩男停下,放下林彦郴,并再次把他的手脚捆住,凌初自己拿着刀,潜行至隐蔽处观望。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