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52 章 第 52 章
    第52章

    光凭他说的话,凌初就觉得后面这人多多少少有点脑残。

    她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说了:“兄弟,你可能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正经绑匪威胁人的时候应该说别动,不想死的话,待会儿听我吩咐。”

    “你信我的,以后有机会绑其他人,还是按我的台词走,防止被害人没被你杀死,先被你蠢死。”

    绑匪:“……”

    怒火骤然而起,绑匪没想到这种时候凌初还敢讽刺他,眼中凶意一闪而过,想要先给她点教训。

    手腕刚要用力,身下猛地传来一阵剧痛,绑匪眼前一黑,一手顽强地去捂,另一握刀的手,用力向前刺去,妄想重伤凌初。

    他完好时尚且不是凌初的对手,更何况现在,拿刀的手直接被捏住,膝窝一痛,短短几秒,人就被迫跪倒在地,反被压制,形势彻底逆转。

    凌初一手轻松压着他,一手捡起那把刀,用刀背拍拍他的脸,轻笑出声:“傻逼,被跟了都不知道,就你这种工作态度,还敢在高危行业里混?”

    凌初一脚踹在绑匪背上,踩着他,瞟了眼某个隔间,吹了个口哨:“出来吧,就是吃屎,在里面待了这么久,也该吃完了。”

    洗手间内归为安静,惨白的光照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折射出清晰的人影,配上像是自说自话的凌初,显得分外诡异。

    片刻后,一个隔间的门开了,从里走出一个身型高大挺拔的人,凌初侧头斜眼看过去,挑了下眉:“这么巧?乔队长也来上女厕所?”

    乔延的脸色在加重的“女”音下,变得十分精彩。

    他有用那种审视的目光看了眼凌初,而后定在地上男人的身上,下颌微动:“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他没有交代自己钻女厕所这一变态行为的意思,凌初也没兴趣打听,更懒得解答他的疑问。

    脚尖抵在绑匪的下巴上,转向乔延的方向:“守法公民,举报犯罪。”

    说话的时候,凌初在心底叹了口气。

    遗憾,太遗憾了,要是没有乔延她肯定就束手就擒,将计就计。

    搞死易林深,还不用脏了她的手,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

    果然,她瞪了眼乔延。

    男人,只会影响她做任务的速度。

    “等等。”凌初举报完犯人就要离开,乔延立马开口叫住她。

    “有话说。”凌初没有转身,不耐烦道。

    她的态度很差,就差把“我不待见你”五个字扔在乔延脸上。

    乔队长忍了一下,好声好气道:“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今天来这是有任务的。”

    “那你应该没看出来。”凌初侧过身,撩起眼皮看他:“我来女厕所不是专门听你废话的。”

    乔延:“……”

    承惠于自身的皮相,即便他性格过分直男,也从未被异性这么不待见过。

    乔延不算个自恋的人,此时此刻却仍难免心情复杂。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吐出一口气,看着地上的绑匪:“我们一直在追查这伙儿人,调查到今天的玉石拍卖会涉及违法交易,他刚才和你说的话我听见了,想请凌同学协助警方办案。”

    凌初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和那天的事有关?”

    乔延迟疑了一下,按理说他不该透漏具体内容,可看凌初的态度,他毫不怀疑,如果他敢再磨叽,对方肯定会转头就走。

    师父那么正直开朗的人,怎么就生了……

    算了,他吐出一口郁气,点头给出肯定答案。

    “行,说说吧,我要做什么。”

    对方答应的太过痛快,倒让乔延懵了一下,他快速回过神,眼神复杂地看了眼凌初,迅速说了几句,商谈好后,嘱咐凌初:“务必以自身安全为先,不要冒险。”

    凌初嗯了一声,看着他。

    “……”

    她的眼眸很深,黑色纯正浓郁,乔延被看得别扭,皱眉避开视线,不自在地问:“还有问题?”

    凌初点点头:“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从女厕出去,我想先上个厕所。”

    乔延:“……”

    他憋着气把绑匪打晕牢牢捆住藏好,飞速离开。

    …

    解决完个人问题,凌初一身轻松地走回拍卖会场。

    按照乔延的说法,他们追踪这伙儿人很久,刚才对方在厕所劫持凌初时说的话,证明他们对易林深抱有一定的目的性和恶意。

    今天溜进拍卖场的人不可能只有那男人一个,肯定还有同伙隐藏在宾客中,凌初的任务就是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靠近易林深,如果发现异样,通过乔延给的微型对讲器汇报情况。

    凌初思索了一会儿,给易韶发了条短信,问出她的包厢号后,径直走到门口敲门。

    “凌小姐?”门被助理打开,凌初笑着打了个招呼,抓住空子,像一尾活鱼般,溜进屋中。

    “……”易林深抬头看了一眼,沉默片刻:“凌小姐是走错了包厢,还是凌家已经落魄到连请柬都收不到。”

    “啧啧。”凌初大喇喇走到一旁沙发上坐下:“坑人的时候就要给人家买玉,被反坑了就诅咒人家破产,异种堂堂一个中年油腻男,怎么还两幅面孔呢?”

    易林深:“……”

    骂人的话,你踏马倒是给我放在心里说啊!

    易韶以手顺了下头发,掩住忍笑的嘴角,动作一瞬而逝,迅速换上一个“我和你不熟”的表情,愤怒地说:“凌初,我好歹也算认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小叔说话?”

    “哦,对不起,我错了。”凌初往后一瘫,道歉得快速且敷衍。

    助理看看老板难看的脸色,硬着头皮,肃声问:“凌小姐如果没事的话,请您出去,不要打扰到易总和易小姐。”

    凌初如果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成为任务对象恨不得除之后快,又避之不及的梦魇。

    她打了个呵欠,看向易林深:“我忘带请柬了,想借用一下包厢,想必异种不介意吧。”

    “介意。”易林深拒绝得干脆果断,声音乍一听如平时一样冷淡无波,却掩不住里面的低怒之意。

    凌初点点头:“那就好。”

    “……”助理忍不住提醒:“凌小姐,易总说介意。”

    “我听见啦。”凌初瞪大眼看他:“他介意他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就是随口问问。”

    “……”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