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53 章 第 53 章
    第53章

    拍着良心讲,这次凌初真不是故意的。

    具体参考易铎同学的走光事件。

    人过不留寸缕,才是她的风格。

    不过,异种の小爱好被曝光,她确实需要负一部分责任,凌初迟疑了一下,皱起脸,嫌弃地捏着易林深的西裤边向上拽,挡住他乡村休闲混搭风的内裤。

    起身时,余光瞥到林彦秋复杂难言的眼神,好奇地问了一句:“女人,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林彦秋:“……”

    绑匪怎么就没一刀捅死你呢?!!

    在这种全场尴尬的环境下,为有凌初还能没眼色地继续叭叭,她说完又指向被易林深带着摔倒的绑匪,低头安慰他:“异种,想开点,你暴露的只是一点个人品味,绑匪暴露的可是作案行踪啊。”

    “……”

    易林深想不开,他这辈子就没这么丢脸过。

    本来还妄想着只要他趴的够快,不熟的人就认不出来。

    可……

    他迅速起身系上裤子,全程目光怨毒地盯着凌初和这帮废物保镖。

    对于异种,凌初的愧疚心也就几秒,理不直气壮地瞪回去,睁眼说瞎话:“异种怎么这么看我?又不是我扒了你的裤子,挺大一个总裁,搞迁怒这套就没劲了。”

    异种:“……”

    当时四周环境太黑,他确实不知道拽住他裤子的人是谁,但是听这苟日的撇清自己,他怎么就这么气呢!

    周围其他人也小声议论起来,作为一个多次出现在杂志上的钻石王老五,得是多想不开的人,才会故意扒他裤子。

    根本没有人怀疑到凌初的头上,都觉得易林深是因为觉得丢脸,才会迁怒人家年轻女孩,虽然同情他的遭遇,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他心胸狭窄。

    易林深深吸一口气,扭过头面色阴冷看向前方。

    匪徒已经被保镖和后赶来的拍卖会安保人员制住,与此同时,乔延带着警察闯了进来。

    他匆匆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大致确认凌初没事,带着警察把拍卖会场包围起来,找到负责人,以混入危险犯罪分子为由,进行搜查。

    负责人的脸色相当难看,不想同意又没有理由拒绝,本来还试图拖延,被乔延看透,下令强制搜查。

    搜查结果如何,凌初不得而知,因为她和易林深,包括现场距离绑匪较近的宾客在内,一起被请去做笔录。

    笔录做到一半时,乔延走了进来代替原来的警察。

    先是简单询问当时的情况,凌初把包含扒裤子在内的事全说了,虽然过程有些猥琐,但毕竟是她成功阻止了绑架案的功绩,这一点不能否认。

    “……”乔延嘴角抽搐了一下,停顿片刻,正色道:“因为案件特殊,出于保护目的,不方便给你发锦旗,我代表漳泉市公安局,感谢凌同学对我们打击违法犯罪工作的帮助和支持。”

    凌初无所谓地“哦”了一声,问:“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乔延凝眉看她,凌初眉心一蹙,不耐地问:“难道乔队长需要我说出不客气,协助警方办案是公民的义务这样的话,才算走完程序?”

    “……”乔延顺了下喉间堵住的气,沉声问:“凌同学好歹配合我一场,就不好奇拍卖会上到底发生了哪些犯罪行为吗?”

    他说话时的神情似有不满,好像在指责凌初的冷漠。

    凌初倒不生气,就是感觉这警察有点那个大病,她歪斜地靠在椅子上,一手支下颌,神色淡淡地敲击扶手:“我好奇与否,应该都不影响做完口证离开,是吗?乔警官。”

    她话语中的不耐有如实质,乔延是个没眼色的直男,却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

    “当然。”他没有否认,也没有痛快地让凌初离开,换了个话题:“我只是想和凌同学聊聊,你知道我对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样吗?”

    “不知道。”凌初翻了个白眼:“乔警官你在相亲吗?我没兴趣知道你的第一印象,我就想知道这次对话能不能成为你对我的最后印象。”

    “挺大个老爷们儿,说句话跟便秘似的。”

    正要往下说的乔延:“……”

    忍住!

    他面色铁青地捏了下拳,冷道:“冷漠、暴力、手段过激,这就是我对你的第一印象。”

    乔延说着,冷下脸直言:“那三个绑匪罪大恶极,以当时的情况而言,你反击使他们失去反抗能力这很正常。但是你不是,从他们的口述和伤情来看,你在对方已失去反击能力的情况后,又施加过二次暴力。”

    比如老三被石头撑破的嘴,还有疤嘴男身上的多处骨折。

    “犯人的一言之词也能作为证据?”被戳破凌初也不慌,掀起眼皮撩了乔延一眼:“有话直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乔队长。”

    乔延看她这副态度,长出一口气,严肃道:“那三个犯罪嫌疑人触犯了法律,但这不是你动用私刑的理由,能力越大,就越该学会克制,承担更大的责任。你是警察遗属,就更应该尊重法律,严格要求自己,不让你牺牲的父亲蒙羞。”

    凌初:“……”

    她发现对上这么个自说自话,喜欢帮别人规划人生的傻逼,真是连气都气不起来。

    凌初面部抽搐地看着对面,乔延反思了一下,对方毕竟只是个20出头还未入社会的女孩,自己刚才的话大概有些严厉。

    毕竟是师父的女儿,他抿了抿唇,尽量放平声线,问:“怎么了?”

    凌初收回视线,摇摇头:“观察一下物种的多样性。”

    乔延:“……”

    不等他反应过来,凌初肯定道:“你认识我父亲。”

    乔延眼神一顿,凌初继续说:“你们很熟悉,而且你很尊敬他。”

    乔延注意到她动作发生了变化,翘起一只脚,身体后倾,瘫靠在椅背上,下巴微微扬起,神情依旧散漫疏懒,却给人一种全场尽在掌控的感觉。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或者说是强势的人,对散发出同样气场甚至高于自己气场的人的天然排斥。

    凌初又不是他妈,就算察觉到也不会在乎他的感觉,一只手点着下巴,掀起眼皮看他,示意对方有话直言。

    这场对话的主导权莫名奇妙发生了转移,乔延舔了舔干涩的唇,心中懊恼,即便已经有过一定认识,他似乎还是低估了面前的女孩。

    思索良久,才选择性地说:“我毕业刚成为警察时,是你父亲带的我,他是我的师父,后来师父……牺牲,我调到别处工作,那天办案碰巧遇到你,你和你父亲长得很像。”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