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57 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等等。”凌初挽着易韶准备离开,张总忽然出声。

    他极快地看了赛勒斯一眼,又笑着看向易韶:“易小姐果然厉害,有没有兴趣再玩一局?”

    易韶回眸看他,低笑一声,拒绝的十分干脆:“没有。”

    周围的嘘声顿起,可和她又有什么关系?易韶姿态优雅地站在那里,丝毫不受外界声音干扰。

    挂在脸上的笑容面具,终于裂开一条缝,张总站起身走到易韶就坐的桌边,拿起她的牌,缓慢摩挲了几下,意有所指地说:“鄙人平日喜欢小赌几把,勉强也算赌场常客,易小姐赌术如此高超,张某却未曾听过大名,倒是可惜了。”

    几乎是不要脸地按头说易韶出老千。

    张总隐晦的话,通过最新开发的智能同声传译器进入赛勒斯耳中,他又让身边翻译解释了一遍,搞清张总的意思,笑着走过来:

    “不如易小姐再和张总比一次,也好让我们再见识一下高手的风采。”

    三言两语间,张总和赛勒斯就打了个配合,在在场宾客面前做实易韶出千的罪名,就是为了逼她自证清白,再下场赌一次。

    换做一般人,即使不愿,碍于宾客们的嘘声,也得硬着头皮再赌一次。

    但易韶和凌初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意,凌初歪头看着两人,扯开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拉长音问:“查特顿先生似乎很惊讶?怎么,是在赌之前就已经确定易韶不该赢吗?”

    这话一出,原本嘘易韶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

    对啊,赌之所以是赌,就是因为其不可预料性,再厉害会算的人,都会有失手的时候,你赛勒斯又凭什么确定易韶不会赢?

    在场人没几个傻子,他们来赌场玩,赌输了是技不如人,自愿赔钱,但这不代表他们愿意被庄家算计。

    赛勒斯笑意收敛,看向凌初时,眸中泛起厉色。

    仅凭一句话,对方就让形势逆转,把烫手山芋给扔了回来。

    他以为自己对凌初足够重视,没想到还是不够。

    世上几乎没有一个赌场是完全干净的,这艘船也不例外,如果真的细究,哪怕他是船主人也无法承受这么多宾客的怒意。

    赛勒斯微垂着头,向张总的方向侧过一点,眼眸半阖,没有说话。

    张总会意,看凌初两人一眼,他和赛勒斯有利益纠葛,也知道赌场的猫腻,清楚不该在此时激化大家对赌场公正性的怀疑,只能闭上了嘴。

    赛勒斯只解释几句暂时压下大家的怀疑,可看着凌初欠揍的脸,又没忍住阴阳怪气地说:“我只是惊讶于易小姐年纪轻轻,赌技就如此高超,不过转念一想,能和凌小姐做朋友,自然远非常人可比。易小姐果然厉害,不愧是易总的侄女。”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还特意看向易林深,那股子挑拨味,离了几米远都能闻得清清楚楚。

    “查特顿先生谬赞了。”易林深淡淡回了一句,不辨喜怒。

    场子冷了下来,宾客们的怀疑不可能被轻飘飘的几句话压下,下半场赌桌上的人骤然减少,就算有上桌赌的,也变得格外谨慎,不肯拿出大筹码。

    赛勒斯在心里狠狠咒骂了凌初一顿,压着怒火,正被等明天一起收拾。

    …

    另一边,凌初赢得了筹码就和易韶离开,准备享受待会儿的快乐,并不知道她们走后发生的事,也不关心。

    按照船上规则,易林深和张总现在是易韶的东西,得和她们一起离开。

    走出大厅,感觉到压在身上的嘲笑视线消失,易林深用力拽了下领带,叫住易韶:“你今天逾矩了。”

    他沉冷的眸光泛着金属般冰寒的色泽,可见是气到了极点,对易韶说:“在3的易氏股份到手,为所欲为之前,我劝你先想想能不能平安得到它。”

    易韶微仰起头和他对视,片刻后又侧头避开视线,正当易林深以为她怕了的时候,听对方对他身旁的保安说:“找个特殊包间,把我两个宠物捆好了放进去,我们待会儿去玩。”

    保安:“……”

    特殊?叔侄?还四个?!

    要素过多,还是你们有钱人够变态!

    保安也要遵守宴会规则,拉着两人直接进入包间,在此期间可怜的张总一句话都没说上。

    闲杂人等退下,回到房间,易韶终于有机会问凌初:“你到底要做什么?”

    刚才一番配合,完全是出于两人多年的默契和本能,易韶根本不清楚凌初到底想做什么,她皱起眉问:“你要让易林深当附属物?可要是我输了呢?”

    凌初丢给她一个“老娘怕输?”的欠揍眼神。

    易韶:“……”无话可说。

    是她想多了,对她武力值max的姐妹来讲,输赢又有什么区别。

    过了一会儿,安保敲响两人的房门,把特殊房间的门卡交给两人。

    凌初没有解答易韶的疑问,而是带着她来到对应房间。

    她站在门口凝神听了一会儿,嘴角勾起一抹笑,在脑中呼唤007。

    007最近沉迷电视剧,除了偶尔和凌初聊聊天,基本上都在空间里追剧,百忙中匆匆应了一句:“什么事?”

    凌初不满道:“你最近怎么不发布任务了?不是我说你哈,得加强工作态度啊,这都月末了,不冲一下业绩吗?”

    007:“……”

    你摸着你丧没了的良心说,是谁在阻拦我的业绩?!

    一通升级猛如虎,一做任务又被宿主毁成二百五,任务系统已经放弃挣扎,准备等宿主直接通过第二任务,躺赢了。

    为了保住任务系统最后的尊严,007没有说具体原因,只是道:“那不是合你心意了吗?宿主可以专注完成把渣滓化成灰任务啊。”

    “不行。”凌初却不干了:“打工人的操守就是我可以讨厌工作,但你不能剥夺我工作的权力,我要和异种亲密接触了,此处该有任务。”

    007:“……”

    被宿主逼着发布任务,试问,这世上还有比它更苦逼的系统吗?

    007捏着鼻子,委委屈屈地忍下这口气,过了半响,怪里怪气的任务声适时响起。

    叮咚,检测到船上有任务对象,请宿主依照以下剧本完成台词任务。

    凌初恶狠狠地捏住易林深的下巴,侧过头看向张总,牵起嘴角,靠在床头邪魅一笑:“坐上来,你们两个一起动。”

    凌初:“……”

    这狗系统是真的放飞自我了是吧?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