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58 章 第 58 章
    第58章

    “稳准狠就不用我说了。”007打开了绿色安全模式,叭叭叭解释:“快帅忍就是动作要快,姿势要帅,还有……”

    易林深清醒过来,他毕竟比张总年纪轻,身体更加强健,很快反应过来,咬着牙迅速猛扑反击回去。

    “忍住伤害。”看着占了上风的易林深,007幽幽补充道。

    凌初:“……”

    出声阻止了听见声音想要出来的易韶,她低头看着眼前被007盖住的厚重马赛克,心情十分平静,还问了一句:“他们这种情况要持续36个小时?”

    “准确地说,是你拥有此技能的时长是36个小时。”007解释:“技能释放过程中,宿主可以随时取消。”

    易林深此时的脑子是清醒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心中厌恶至极,却控制不住行为,恍惚间感觉有东西落在自己身上,随后一道声音响起:

    “知道你们喜欢,坐上去,两个人一起动吧。”

    易林深:“……”

    他摸到那个东西,贴近眼前一看,是根燃了一半,被掐灭的火柴。

    不给他发怒的机会,凌初把这两人踢进厕所,叫出易韶,迅速离开。

    回到两人的房间,凌初打开上船前警方给的微型对讲机,因为船上的监测系统严密,为防过早被发现,平时都是关着的。

    刚刚启动,乔延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凌初?你在赌场吗?”

    凌初对着对讲说:“我已经从赌场出来了,现在有重要消息跟你说。”

    声音是对外人时一贯的冷淡,掺杂一点点散漫,乔延松了口气,果断道:“好,我也有事要说,现在去你的房间找你。”

    过了大概5分钟,门铃声响起,透过门洞,凌初看到一个服务生打扮的人,对讲机内是乔延的声音:“我到了,开门。”

    乔延的脸部做了粗糙的修饰,进屋后他先看了眼易韶,凌初摊了下手:“我要说的事是我们俩一块儿发现的,和易林深有关。”

    乔延的表情没有变化,隐含警惕,易韶挑了下眉,主动提出回自己的卧室。

    凌初带着乔延来到她的卧室,乔延默不作声地仔细检查了一遍,才神色凝重地说:“我们初步了解到了这艘船的内情。”

    游轮宴会上的服务生们经过非常严格的挑选,警方无法在上船前安插进来,所以只在驾驶、操作游轮的船员中混进了几人。

    按照游轮规定,无维修事故,船员只允许待在工作室。

    直到警方的技术人员获取了监控权限,其他人才敢稍稍放开,暗中取代服务生身份,在船内查探。

    也是这时候,他们才知道易林深没说过的游轮隐藏规则。

    “虽然不能因此就完全断定易林深故意隐瞒。”乔延坐在沙发上,严肃地说:“但我们目前对他持极高的怀疑态度。”

    “这艘船的下一目的地是瓦亚港,一个东南亚小国港口,境内政权动乱,人权缺乏保障,对底层人民来说与地狱无异。”

    乔延的神色越发凝重:“我们刚刚掌控了驾驶室,已经改变航线返回漳泉,最迟后天早上就能到达,在此之前,我们会尝试先控制住你说的那个张总,从现在开始,你们尽量不要离开房间,其他有警方处理,不要担心。”

    “还有一点。”乔延补充:“作为易林深的侄女,暂时不能排除易韶的嫌疑,你们同处一室,务必提高警惕,最好减少接触。”

    凌初点点头,警方不会在审问前就给易林深做实罪名,但他的确可疑,作为他的侄女,易韶同样也有嫌疑,出于谨慎和保护的原则,乔延希望凌初先避开,这没什么好质疑的。

    虽然乔延的性格让人槽多无口,对职业确实足够尊重敬仰,尽职尽责。

    凌初把刚才从张总那问出的东西,和易林深对她做的事全部道出,又为易韶解释了几句,倒也没说太多,易韶本身是清白的,等到事件结束,警察自然会查清。

    听完凌初的话,乔延的脸色极沉,如果她说的是真的,不管易林深参没参与,至少教唆犯罪这一罪名跑不了了。

    他郑重点头道谢,再次嘱咐凌初明天晚上不要离开房间,随时打开对讲,遇到危险呼救,才离开。

    乔延走回,易韶走出房间,倚靠在门边,问凌初:“你想做什么?”

    警方的事只有易林深和凌初知道,易韶不清楚也不问,但她要知道凌初有没有危险。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瞒的,凌初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倒进杯中,推给易韶:“我要易林深付出代价。”

    对于乔延的话,她听了,但没太听。

    易林深把她“卖”给张总是真的,可是警方根本无法掌握实证。

    她甚至能想到平安下船后,易林深怎么撇清自己。凌初尊重法律,会让他受到法律的惩罚,但在此之前,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他既然想在这艘游轮上毁掉她,就看谁最后技高一筹了。

    …

    第二天中午,凌初才起来。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出了门,想看看易林深的表情。

    昨天和乔延聊完,她就取消了技能控制,易林深现在还不能出事,至少出事的时候,不该有过她在场的痕迹。

    楼上楼下来回转了几圈,都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凌初欠了吧唧还想去敲门,被回来后获知具体情况的易韶拦住。

    易韶面色复杂,无奈扶额:“消停点儿吧祖宗,我小叔现在肯定在酝酿怎么弄死你呢。”

    凌初昂着脖子不服:“凭什么弄死我?我一个柔弱无辜的弱女子,做什么了吗?他看到了吗?”

    易韶无话可说,007在空间里鼓掌,摇头赞叹:“宿主,考虑一下开班吗?交多少钱才能学到你半成不要脸的功力?”

    …

    一整个下午,小部分宾客三三两两在娱乐室聊天游戏,大部分人窝在房间,为晚上的盛大宴会做准备。

    仰躺在甲板上,天空一碧万顷,暖阳窝在其中,耀眼的光洒落海面,一片波光粼粼向远处延伸,与天际相连。

    岁月静好,海风舒畅。

    像极了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凌初待在房间里和易韶下棋。

    墨色的玉质棋子,夹在白皙指尖,衬得白的愈发白,黑的愈发黑。

    她拄着腮,无聊地磕着桌子:“快点吧,我等的花都谢了。”

    “你输了。”易韶重重落下一子,翻个白眼。

    和这人下棋真没劲,唰唰唰落子,连想都不想。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