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61 章 第 61 章
    第61章

    钱邓快快乐乐地去排队,捂着脑袋走回来。

    凌初看他一副呲牙咧嘴的样子,好笑地问:“你怎么了?”

    钱邓:“被……”

    “被自己蠢的头疼。”身边的谢诩一把捂住他的嘴,神色无辜地看着凌初,解释道。

    钱邓委委屈屈地斜眼怒视谢诩,对方十分冷漠地拿掉手,并嫌弃地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

    钱邓:“……”

    嘤,这颗忠诚的小弟之心,终究还是错付了。

    …

    四人一同进入园区,今天是钱邓请客,路线也由他规划,他拿着地图研究来研究去,最后啪地一合上,豪气地指着不远处的园区大巴:“我们先坐那个绕场一周。”

    那副“哥就是有钱,自信放光芒”的样子,看的三个人都忍不住翻个白眼。

    大巴在几人面前停下,钱邓招呼着她们上车,十分鸡贼地挤进易韶和凌初中间,在易韶就近挑了个侧着的双人座坐好后,紧跟着坐在她身边。

    大咧咧地挠挠头,指着对面:“快,凌姐你和老大坐那,待会儿人多了该没位置了。”

    谢诩被他高超且做作的演技尬地牙根发痒,直想就地再把人打一顿,胳膊还没抬起来,被旁边的凌初拉住,他侧过头,对方眉眼柔和,笑意浅浅:“走吧,我们快坐好。”

    “嗯。”谢诩瞬间如小媳妇一般顺势坐下。

    看出老大要动手,迅速捂住脑袋的钱邓:“……”

    呵,男人!

    游乐场园区很大,观光大巴除了带人观光,也接懒地走路的客人去目的地。

    行驶没多久,到达海底两万里的游戏项目附近,一个十岁左右大的男孩,昂着下巴鼻孔微张,双手抱臂站在路边,旁边的保姆半蹲着轻哄,他连理都不理,像个小牛犊一样把人撞倒,怒气冲冲的样子,不知情的人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被撞的是他。

    在他旁边是一对夫妻,看样子应该是男孩的父母,女人穿着时尚,唯有脸被口罩墨镜遮的严严实实,生怕别人注意不到她的另类。

    她挽着的中年男人,光看面像长得还算可以,梳得一头稀疏油亮的秀发,小肚腩微微挺起,与年龄相差不大的妻子相比,整个人脸上贴着人到中年不保养的“油腻中年男”五个字。

    注意到男孩和保姆的冲突,女人眉头拧起骂了保姆几句,又把儿子拉到身边哄了几句,样子不太耐烦。

    旁边类似助理的人,拿着专业照相机,等到三人管理好表情,对着他们咔咔一通拍。

    不用看成品,凌初都能猜到,必定是一副“父母慈爱,幼子乖巧”的一家三口“完美”出行图。

    大巴在她们身边停下,司机按了按铃,问他们坐不坐。

    男人嫌弃地看了眼大巴,不悦地侧身对女人说:“人这么多,别坐了?”

    女人拉拉他,不高兴道:“不行,我还要多拍几组照片发微博呢,来之前你都答应了。”

    男人眉头皱地更深,不愿松口。

    司机忍不住了,招呼道:“几位游客,如果需要乘坐大巴,请尽快上车。”

    女人剜了司机一眼,没有说话,拿着相机的助理小跑过来,歉意地请司机再等一会儿。

    司机不好得罪客人,但其他乘客不一样,纷纷出声斥责这一家三口。

    男人脸色更难看了,狠狠瞪了一眼身边妻子,甩开她的手臂,大步走上车。

    女人忍着气,跟在他身后迈上车,保姆牵着男孩紧随其后。

    因为刚从入口出发,车上人不算太多,后排还有零星几个单人的空位。

    作妖夫妻俩不愿意挤过去,别别扭扭地站在前面,十岁小孩被保姆牵着,站在凌初和谢诩面前。

    他先是看了眼高挑面冷的谢诩,又看向表情闲淡的凌初,眼珠子转了下,大声嚷嚷:“我是小孩,大人应该给小孩让座,你起来,我要坐在这。”

    声音很大,吸引了正在哄老公的女人的注意力,她转过身,看看儿子又看看凌初,把挡住半张脸的墨镜微微挪下一点,露出眼睛,压低声音,矜傲地说:“不好意思,我们大人倒无所谓,只是小孩子容易累,能不能请你让个座,之后我可以给你一张签名照。”

    凌初四人:“……”

    钱邓转过头,疑惑地小声问易韶:“签名照还能免车费?还有这种好事?易姐,待会儿你们先去玩吧,我去买支笔,顺便租个拍立得。”

    “……”易韶:“噗”

    女人脸色一僵,嘴角的弧度下落几分,抚了抚鬓发,压下尴尬,装作无视发生的样子推推儿子:“快,礼貌点,谢谢阿姨给你让座。”

    谢诩实在听不下去,冷眼看着女人正要出言反斥,身边人懒散戏谑的声音忽然顺入耳中:“不好意思了哈,阿姨是孕妇,不能给你让。”

    “……”女人的视线在同样愣住的谢诩身上转了一圈,又看了看捂着肚子的凌初,眼里闪过一丝轻蔑,拉过儿子小声逼逼:“离远点,你以后可别向他们学。”

    “放心吧。”凌初脑袋一歪靠在谢诩身上,翻了个白眼:“解解你也治治白内障,就我俩这颜值,你那小窝瓜儿子想学也得够得上啊。”

    女人面色不好看,心里的那股劲儿一上来,还偏要让孩子坐了,她问谢诩:“你年纪轻轻一个小伙子,总没有怀孕吧,给我小孩子让个座吧。”

    凌初心里不耐烦了,坐起身准备让对面的女士见识一次真正的社会主义毒打,忽然腰间一紧,头侧传来一股温柔的压力,把她按回肩膀。

    轻飘飘的声音从一侧传来:“不好意思,我孕吐,身体不舒服。”

    “……”女人被他噎得呼吸一滞,伸出手就要发火,却听谢诩正儿八经地科普:“科学研究表明,夫妻关系融洽,丈夫过于关心妻子时,是有可能产生孕反应转移的。”

    “……”凌初:“???”

    好家伙,新一期走近科学没你我不看。

    她盯着眼前一点点慢慢红透,并持续扩散蔓延的耳根,埋在谢诩的颈窝,身体微微颤动,笑的不能自已。

    谢诩不自在地捏捏另一侧耳朵,抿着唇和女人对视。

    女人气得发疯,转身时视线扫过钱邓,钱邓立马紧紧抱住弱小的自己:“别看我,我、我也孕吐。”

    他振振有辞地说:“伪科学研究表明,当你过于关心朋友时,朋友妻子的孕期反应会发生传染。”

    “而我。”钱邓挺起胸膛:“就是如此的够义气。”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