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62 章 第 62 章
    第62章

    谢诩并不想感谢,只想把手机对面的“红领巾”拽出来,从摩天轮最顶层扔下去。

    凌初心里也憋着口气,捡起地上的手机啪啪按下一句话发过去,还给谢诩。

    屏幕亮着,谢诩看了一眼:

    听说在摩天轮到达最顶层时被人扔下去,下辈子会成为折翼的天使。待会儿回到地面记得别走,咱俩再坐一次,我让你体验一下。

    “……”谢诩看看身边抱着手臂一脸“欠儿蹬,你完了”的人,唇角不自觉上扬。

    心里盈进一股说不出的喜悦,拉住凌初的手臂用力,低头吻了过去。

    简单而轻浅的触碰,一触即分,却珍重而缱绻,谢诩稍稍退后一点,深深望进凌初的眼底,轻声肯定地说:“你也喜欢我。”

    凌初睫羽颤了一下,回看过去,没有否认,少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或许是自小生活艰苦,也或许是本性如此,凌初很少见到谢诩脸上有如此直白而明显的喜悦。

    谢诩低眸看着凌初,又轻轻碰了下她的唇,在她近乎纵容的沉默下,吻了下去。

    窗外的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少年面部青涩的棱角掩映在夜色下,一贯的温柔中,露出一点极少在他身上见到的强势。

    有点陌生,又有点意外的……熟悉?

    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

    没有心思多想,凌初轻叹一声,抬手揽住谢诩的脖颈。

    …

    摩天轮停下,凌初两人先下,易韶和钱邓后下,后者鸡贼地躲到易韶后面,小心翼翼觑谢诩。

    园内灯火通明,对方红的异常的唇在灯光下格外明显,作为自学成才,且提供书籍间接指导过客户离婚的“恋爱大师”,钱邓不点就通。

    想到刚刚收到的“威胁”信息,一时悲愤上脑,钱邓站出来指着谢诩的嘴:“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好帅的一张脸,好毒的一颗心!”

    谢诩:“……”

    唇上微微刺痛,晕乎乎的大脑在戏精的指责下终于回过神,谢诩在心中默念三遍“不要浪费时间,回去再打死他”,没有搭理钱邓。

    倒是一旁的凌初单手插兜,懒洋洋地说:“折翼的天使想要再和我坐一次摩天轮?”

    “……”识时务者钱俊杰迅速变脸,露出一个狗腿的笑:“不了、不了,天晚了,咱们快去看完夜间表演早点回家,像我这样漂亮的男孩子在外面待得太久,会让我奶奶担心哒。”

    三人:“……”

    综合底线、脸皮、自信等多方面,见多识广如易韶和凌初也不得不承认,钱邓确实举世无敌。

    …

    大学陆陆续续开学,因为任务原因,凌初一边上学,一边还要继续去节目组的食堂打卡上班。

    考虑到一到外景就出现意外,这一玄学事件,虽然节目播出后的效果很好,但导演组还是怕了,之后连续几期都在棚里录制。

    这期又是一期团体赛,节目组准备了几个智力项目,比赛前,由各学校队伍选派合适的人参加,每个项目中,最快提交正确答案的人直接晋级,提交错误答案者直接淘汰。

    其余选手进入待定,等到所有比赛结束,一起参与现场明星队长抽取的即时项目。

    因为全是棚内节目,食堂的工作再次忙了起来,上午彩排的时候,凌初又揣了把小零食,遛遛哒哒跑去现场看热闹。

    到的时候,一个和她关系比较好的苹果脸女负责人正在后台角落打电话,她长的可爱,说话也甜甜的:“好的,我们这边主要是想再跟您确定一下,柳老师确定能在录制时间内到达吗?”

    对面说了什么,语气不太好,负责人立马赔笑道:“理解柳老师行程忙,所以我们节目组也没有要求老师参加彩排,但是因为关系到后面流程和在场其他老师的档期和时间,所以您看您那边……”

    对方大概是应下了,负责人连忙道谢,说一堆好话,挂了电话后,圆脸一沉,叉着腰骂:

    “当老娘愿意搭理你呢?工作没有时间观念,毫无职业道德,你还得意上了?我呸!”

    “……”凌初贴心地抓了把开口松子给她:“吃点,消消气。”

    “谢谢。”苹果脸负责人道谢接过,深吸一口气,调整出一个得体的笑,走到导演身边告知结果。

    导演似乎对她传达的消息不大满意,训了她一顿,把人撵走了。

    苹果脸负责人回到后台,一屁股坐到凌初身边,垮着脸恶狠狠地剥起了松子。

    凌初好奇地问:“被导演训了?那个什么老师不是答应准时到了吗?”

    “问题是她每次都答应,每次照旧迟到。”苹果脸吐出一口郁气,向凌初吐槽:“人家要么靠作品,要么靠人气,只有柳斯然,专靠老公。嫁进豪门就跟升级换代了似的,天天一副尔等屁民,不配脏了老娘眼的鼻孔朝天样。”

    苹果脸化郁气为速度,剥松子的动作飞快,把一个个白嫩的松仁码在干净的面巾纸上,说:

    “现在连戏也不演了,一上节目就三件事,吹老公孩子、吹唯一拿得出手的金杯奖、拉踩郑姿。本来陈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搭着易氏半死不活地吊着,谁想到她那纨绔富二代老公开了个娱乐公司,陈家又莫名奇妙起来了,也是见了鬼了。”

    这个柳斯然就是昨天在游乐场见到的女人,也是凌初舅妈前男友的妻子。

    想到对方昨天那副样子,凌初对苹果脸的形容毫不意外。

    “总结起来一句话,钱难挣,屎难吃。”辛勤打工人精准吐槽完,听到门口呼喊声,长叹一声,拍拍手又要冲出去。

    凌初急忙喊她:“你的松子!”

    苹果脸悲愤难当的声音幽幽传来:“不,现在是你的松子了。”

    “……太惨了。”

    凌初为苹果脸默哀一秒,幸福地抓了一小把白嫩松仁倒进嘴里,感叹道。

    …

    不出苹果脸所料,柳斯然果然又迟到了,甚至不是迟到半小时、几十分钟。

    所幸因为各种原因,现场是封闭式录制,没有观众,节目组等了半个小时,准备先拍,留下柳斯然的部分后期补录,打电话和柳斯然上两时,却遭到拒绝,对方坚决不同意,节目组没办法,只好又等了一会儿。

    其中一位嘉宾忍不了了,叫来经纪人,扔下设备离场去赶下一个节目,另一个嘉宾虽然后面没有行程,但也冷了脸,离开现场回了休息室。

    导演火气一上来,直接摔下东西下台。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