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63 章 第 63 章
    第63章

    林彦秋眼皮子一掀,瞄了凌初一眼,撩起耳边头发,轻笑道:“橙子视频、源甄娱乐,这位陈源辉陈总,在取名方面倒很有水平,有点意思。”

    陈源辉、郑姿。

    橙子、源甄。

    凌初后仰皱眉。

    得是多贱的男人,才能在已经成家立业的情况下,将前任和自己的名字强行凑对,以展现他过期报废的深情。

    凌初决定收回自己对柳斯然的部分偏见,别的不说,人家确实对自己够狠,什么垃圾玩意儿都能忍下来。

    她侧过头,看着笑的温柔,仪态优雅的林彦秋,伸出了拇指:“丫头,如果你是想另辟蹊径,用恶心人的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不得不承认,你成功了。”

    说到这,凌初郑重地拍拍她的肩:“回去我就抓一只蟑螂取名深秋,再一脚踩死,吹奏一曲小寡妇上坟,祭奠你死去的爱情。”

    “……”林彦秋的脸唰一下黑了,她对易林深有好感,远远达不到爱慕的程度,对他的死有些低落,但也仅此而已,特别是对方在举办那种宴会的船上坠落。

    想斥责凌初拿逝者开玩笑,可转念一想,又是她自己找茬在先,不用想都知道,她要是敢张嘴,凌初就能反喷她一脸。

    正好节目录制中场休息,准备吃晚饭,导演在远处朝林彦秋招手,似乎有事和她商量。

    林彦秋在心里松了口气,对凌初阴阳怪气地哼笑一声,一脸“有本事节目录完你别走,咱俩再战”的狠劲儿,踩着高跟鞋噔噔噔上了舞台。

    凌初:“……”

    她是惯臭毛病的人吗?必然不是啊。

    闲得无聊,凌初抱起食堂送来的饭盒,挤在工作人员中,凑了过去。

    导演摘下帽子,不耐烦地捋了把头发,语气毫无波动地对林彦秋说:“柳老师提议穿插一些简易版项目,让嘉宾可以参与其中。”

    林彦秋:“?”

    智力比赛的项目难度是林彦秋这个主策划和科学团队一起沟通调整过的。

    节目的重心是选手们,明星嘉宾的作用主要是以普通人的角度,对游戏和选手表现进行评价,中间穿插一些趣味性的表现,让节目变得更有看点。

    说到底,林彦秋想表达的只有一句话

    简易版你就可以了吗?谁给你的自信?

    柳斯然在一旁补妆,像是听不出导演的不满,接过助理递来的杯子,做作地捏着吸管:

    “我也是为了节目着想,选手们的项目太难,观众们要是嫌枯燥,不看了怎么办?不如多增加一些明星的镜头,总不能让你们的通告费白花呀。”

    “……”

    林彦秋刚憋了一肚子气,正是窝火的时候,忍不住呛到:“就不劳柳女士操心了,您迟到这么多次,我们浪费的人工、设备、灯光钱加一块儿,也快赶上通告费了,这点小钱我们不放在心上。”

    柳斯然脸色一沉,斜林彦秋一眼,撇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敢再说。

    即便嫁入豪门多年,对于林彦秋这样的名媛,她是万万不敢在明面上得罪的。

    导演也是因为清楚这一点,自己不好和女士发火,才把林彦秋叫来,压压柳斯然的气焰。

    柳斯然暂时性安分下来,转身又把火发在身边工作人员身上。

    不是空调开冷了,就是座位太硬了,把人指使地轮流转。

    凌初把饭盒塞到助理手里,转身要走的时候,柳斯然忽然叫住她:“等等。”

    她嫌弃拿筷子拨了几下饭菜,甩在一边,挑剔地打量着凌初,抬抬下巴:“我看你怎么有点眼熟呢?把你口罩摘了。”

    凌初直接送她一对大大的白眼,呛道:“我还看你毛囊眼熟呢,你也把头皮掀了给我看看?”

    柳斯然勃然大怒,忍林彦秋就算了,凭什么连一个送饭的都敢和她作对。

    “你怎么说话呢?”柳斯然尖声道:“这就是你们节目工作人员的素质?”

    凌初眉梢一抬,放下手里的泡沫箱,摘下口罩。

    柳斯然不怎么活跃的大脑及时上线,指着她瞪圆了眼:“是你?”

    她瞪着凌初,一股即将大仇得报的喜悦直冲上脑,当即眉毛一竖,作里作气地说:“看在你年纪轻轻出来打工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老老实实道歉认错,辞职回家,这事暂时就算了,不然……”

    “不然你还要代表月亮消灭我?”凌初嗤笑一声,打断她。

    柳斯然一怒,想不通凌初一个打工的,怎么敢这么刚,还想再说,被身边的经纪人拦住。

    对方看了眼周围,摇头示意她闭嘴。

    稳住自家艺人,经纪人又走过来站到凌初面前,笑着说:“不打扰节目录制,咱们去旁边说几句。”

    说完,伸出手做出一副亲切友好的模样,要来揽凌初。

    “没必要,有话直说。”凌初侧身避开,冷眼看他:“还有,爪子不想要就剁了,别跟瞎了似的随处乱放。”

    经纪人被当众怼了个没脸,眼里闪过一抹厉色,皮笑肉不笑地哼了声:“年轻人心气重可以理解。”他用一种评估的眼神上下打量凌初,挤出一个看似和蔼的笑:“作为过来人,哥也劝你几句,年纪轻轻一小女孩别那么倔,不招人喜欢。”

    “用不着!”凌初挺胸抬头,满身正气:“领袖曾说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们有伟人的支持,社会主义正能量的热爱,你算哪颗驴粪蛋,也配往我们鞋底沾?”

    经纪人心里一堵,冷哼一声,他在这行干了十几年,什么人没见过,一般这么艮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见凌初这块骨头啃不动,他直接转身对导演说:“我家艺人被节目组工作人员无端攻击,希望导演给我们一个说法,要么开除对方,要么我们放弃录制。”

    这可是你说的。

    导演也是个痛快人,忙不迭点头:“那算你们主动违约啊,后续违约款和这期的误工费,你们自己和负责人谈。”

    柳斯然&经纪人:“……”

    不是,不就是一句道歉,为了一个送饭的,至于吗?

    要是换作一般人还真不至于,节目已经录到现在,为了避免麻烦,导演也不会和资方硬刚。

    关键是人家凌初也是资方。

    同是关系户,一个守着食堂认认真真炒菜、送饭,没事还能免费充当节目npc,一点不作妖。

    另一个除了迟到就是找事,天天恨不得带着“叱诧风云”的搞事bgm出场。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