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66 章 第 66 章
    第66章

    这条思路扩展开,之前怀疑的点,似乎都有了答案。

    凌初托着腮,懒怠地瞥他一眼,想看看他还能放出什么屁。

    郎烈看着凌初的嘲讽脸,心里却觉得肯定就是这个原因,笃定地说:“易家宴会上的事……毕竟没有发生,你也当场报复了回来,总不至于因为这点矛盾,屡次找我麻烦,所以……”

    “等等。”凌初用一种“这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畜生”的眼神看着郎烈,冷声问:“你管未遂叫小事?”

    郎烈蹙起眉,对凌初的措辞感到十分不悦,转念想到对方不分场合发疯的属性,沉默片刻,转移重点:“这不重要,我现在和你说的是另一个问题。”

    说到底,他发自内心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凌初也不觉得奇怪,这样的人她见多了,拥有着常人没有的权力或资本,便丧失基本的人性,高高在上,藐视他人生命和人身自由。

    所以,对于烂到根儿里的人,永远不要想着感化他,最该做的,就是让对方失去引以为傲的一切,回归到他本该在的污泥中。

    每多看郎烈一眼,听他让人作呕的理论,凌初都觉得厌烦,她冷道:“这就是重点,即便你披了张似模似样的猪皮,也掩盖不了你没被骟过的骚猪本质。”

    “郎烈,你很清楚,你没对我做什么,不是因为你仁慈,而是因为我足够厉害,这个理由完全不能用来掩盖你骚扰别人、犯贱发情的事实。错就是错,我厉害,不是我原谅你的理由,他人柔弱,也绝不该成为被你肆意耍弄的借口。”

    郎烈被凌初骂的脸色铁青,他捏着拳恨不得砸在她脸上。

    凌初知道郎烈不会因为她的话而知错,可她就是要说出来。

    既然选择轻飘飘地用三言两语掩饰自己的无耻,就别怪别人当面给你扒掉遮羞布。

    “凌初!”

    郎烈自觉对凌初一忍再忍,没想到对方如此不给面子,他眸光愈发阴冷,说出的话也仿佛沾着阴气,带着说不尽的恶意:“你没死在船上真是可惜。或者说,在更早前,影视城中的那一枪没打死你,也很可惜。”

    他发现采用和平谈判或示弱政策,很难套出凌初的话,干脆毫不掩饰恶意,撕破脸,想要激起凌初的怒意,让她在愤怒下透出些他想知道的东西。

    可惜凌初听到这样堪称冒犯的话也毫无反应,只是掀起眼皮看看他,笑了下:“拍过、打破过吉尼斯“速度”记录,比死我不一定能赢,但比社死,肯定是劣劣你更牛比。”

    “……”

    西服包裹下的胸膛剧烈起伏,郎烈感觉自己被气的心绞痛要犯了,猛地踢开椅子,径自走开。

    助理拎着氧气瓶姗姗来迟,挥手嚷嚷:“郎总,您的氧气瓶到了,好不容易才买到的。”

    他的声音有点大,周围的视线下意识落到这边,让郎烈本就气到黑青的脸色更加阴沉难看。

    他对这个没眼色的助理不耐到极点,要不是对方在正式工作上的能力比较强,早就开了。

    他怒着脸,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骂完后看着助理写满了“你在发什么疯?”的懵逼脸,心里一堵,怒道:“你被开除了。”

    “……”助理:“???”

    郎烈说完转身就走,身后的助理反应了好一会儿,冲上去在身后喊:“郎总。”

    郎烈眉心紧拧,侧身用警告的眼神看向他:“求我也没用,我说出的话从不收回。”

    “……”助理沉默几秒,从兜里掏出一张:“我是想提醒你,买氧气瓶的钱,结工资的时候记得给我报销了。”

    “还有。”助理拿出包纸巾,仔细擦掉额头的汗,慢条斯里说:“普信男的意思是,普通自信且心里没逼数,傻逼,我以前是骂你呢!”

    郎烈:“……”

    我踏马……

    一天内遭遇接连打击,郎烈差点气晕过去,一手捏拳,一手指着助理:“好,我看你是不想要离职工资了。”

    “劣劣你到神州来赚钱,都不学学劳动合同法吗?”让郎烈吃瘪的事,凌初当然要掺和一下,得得瑟瑟走过来,嗤笑道。

    助理也不是吃素的,板着礼貌正直的脸,严肃地说:“虽然这些钱够给您买骨灰盒,但我本人并不想在您的葬礼上随份子,所以如果您执意克扣,我可以上诉到法院。”

    郎烈不信邪了,嗤笑道:“那你就去试试。”

    再不济,他还能对付不了一个小职员?

    郎烈撂下狠话,冷哼一声,大步离开。

    助理没有再追,放下跑了好久才买到的氧气瓶,坐到一旁休息。

    凌.正道的光.初看看这位受到无妄之灾的苦逼打工人,伸出了自己的正义之手:“如果郎烈真的拒绝支付工资,我可以帮忙。”

    她说完拿出手机,和小助理互加微信。

    助理清瘦干净的脸上露出一个略显腼腆的笑,轻声道谢。

    两人都没什么事,加了微信互相介绍后,又闲聊起来,助理叫乔安,凌初侧头看他,打趣道:“没看出来,你还挺勇。”

    也挺莽,一般人都不会选在离职的节骨眼上得罪上司。

    乔安轻笑一下,他脾气其实不错,正常沟通时,嘴并不像说郎烈时那么毒。

    他挠挠头,羞涩地摆摆手:“也没有,主要我妈是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他要是真的敢扣留离职工资,我也不太担心。在家靠父母,出外靠父母嘛。”

    凌初:“……”

    007忍不住插话:“宿主,你似乎找到了流落在外的亲兄弟。”

    两个在啃老方面赛出水平的人,沟通非常愉快,借着这个机会,凌初顺便打听了一下郎烈的事。

    乔安迟疑了,沉默良久说:“我是一个有职业素养的人,虽然郎总不仁在前,但是我……”

    凌初果断地说:“你再找工作可以来驰宇试试,我给你个内部推荐的机会。”

    “……我早就看不惯他了。”乔安话音一转,十分上道地说。

    007:“……”

    确认了,这绝壁就是宿主的亲兄弟,看看这如出一辙的无耻样子。

    乔安的话多少有玩笑的成分在内,不过他本身属于工作助理,只在郎烈刚回国,原本的生活助理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及时跟过来,兼职帮着处理一些私事,后来的工作重心就放在工作上了。

    想到郎烈之前调查过凌初,乔安想了想,委婉地提醒:“我不太清楚你具体怎么得罪了郎烈,不过最好还是小心一点。”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