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67 章 第 67 章
    第67章

    副总经理啊。

    凌初迎上易华的目光,若有所思。

    经过近两个月的争执,易氏内部暂时平静了下来。

    不过也只是暂时而已,易老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小儿子刚死,这些哥哥、侄子们丝毫不见悲伤难过,一心争权夺势,悲愤之下,撑着年迈的身体又重新回到易氏做主。

    可他毕竟老了,无论精力还是思维,都不可能像以前的易林深一样充沛活跃,最终的权力还是要交到下一代手里。

    所以,他默许儿孙辈进入公司任职,脑子不行的易林远两兄弟,当然抢着想要坐上权力大的职位,只有易华足够聪明,看出老爷子现在心有芥蒂,暂时敛下锋芒,挑了个副总经理的位子。

    凌初对商业不精通,但她懂人心,只要易老爷子还活着,现在抢到了什么不重要,以后做成什么样,带给易氏怎样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点,想必易华也很清楚。

    在原书中,易华是在剧情后期出现,当时的郎烈和易林深各自发展的很好,公司涉及的产业过多,在某些方面必定会重叠,从而产生竞争,再加上“情敌”这一身份加持,双方都对彼此不怀好意。

    易华在那时离婚回国,不知什么时候,暗中和郎烈达成合作,想要谋夺易氏,不过最后计划失败,狼狈地重新回到国外。

    凌初翻了翻剧情里仅有的几段描写,发现一个隐藏点。

    易华回国就和郎烈达成合作,说明这两人很早之前就认识。

    虽然剧情已经崩到面目全非,但现在易华的目标依然是谋夺易氏,只不过任务难度从对抗易林深变成了尽早做出漂亮的项目,向易老爷子和董事会证明自己的能力。

    和郎烈合作,无疑会让这一目标更快达到,至于其中存在的风险……

    凌初看着易华精明锋利的眼,对方黝黑的眸底仿佛深藏着浓厚的野心。

    她弯唇回给易华一笑,顺势侧头看了眼印飞羽。

    凌芩女士的小男友确实长得好,可易华这样目标远大,野心勃勃的人,会熏心到这种地步?

    不,或者说她一个副总经理出现在节目里,本身就很不合常理。

    想到这,凌初脑子一转,冒出个略显自恋的念头

    易华该不会是为她而来吧?

    这叫什么?你杀了我的小叔,我就来绿了你亲妈?

    还是,你若拍我合作者裸.照,我必毁你老妈姻缘?

    这个念头一出来,凌初脸部抽搐了两下,紧急刹车,拦住自己奔腾如海的脑回路。

    台上的易华已经说完游戏规则,浅笑着退到一边和谄媚的柳斯然以及另一位主持人攀谈。

    她显然精通社交,对着柳斯然那样的傻叉也能礼仪周到,相谈甚欢,还时不时cue一旁的印飞羽,不让任何人感觉到被冷落。

    彩蛋节目录制完毕,主持人和选手各自离开。

    嫌跑车费油的凌初,今天仍旧没有开车,拿着易韶的车钥匙,到地下停车场等她从洗手间出来,蹭车回家。

    她双手插兜,懒散晃荡着一路来到地下停车场,一抬眼,碰巧看到印飞羽站在一辆黑色保姆车旁。

    正准备上去打个招呼,一辆银灰色迈巴赫在他身边停住,后座的车窗缓缓下降,露出一张端雅美丽的脸:“印先生,还没走?”

    印飞羽下意识退后一步,礼貌疏离地点点头:“在等经纪人,易总先走吧。”

    易华声音温和笑意浅浅:“好,那再见。”

    看起来只是偶遇录节目时见过的人,出于礼貌简单客气一句,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凌初目送易华的车离开,没有站出来,过了一会儿,电梯门开了,印飞羽的经纪人走出来,他的举止有些诡异,轻轻走到墙角处做贼似的瞄一眼,才轻喘着气,小跑到印飞羽身边:

    “哎呦,忘了司机不在车上了,我拿完手机才想起来,慌里慌张赶紧下来了。”

    印飞羽不疑有他,和经纪人说了几句话,等到司机回来,上车离开。

    凌初在死角处围观了经纪人的精彩演出,对着离开的车尾吹了个口哨。

    “干什么呢?”易韶从洗手间出来,听到声音,嫌弃地瞥她一眼。

    两人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凌初才问:“你对你那位堂姐熟悉吗?”

    易韶打着方向盘,闻言随口回:“还行,小时候见过一面,印象挺深,后来回到易家也找人查过她,勉强了解一些。”

    “哦。”凌初点点头,顺口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和易韶说了,眉心微皱,小声嘀咕:“你觉得是我淫者见淫吗?先不提印飞羽经纪人的行为,易华的话和举止都算正常,可我就是觉得哪不太对。”

    “这一点你还真不用怀疑自己。”易韶瞥凌初一眼,嗤笑道:“不愧是流氓头子,哪怕是个单身狗,在某些事上的直觉都超乎一般的准。”

    凌初:“……”

    你够了,开过后宫了不起吗?tui!

    这番狗言狗语,一听就知道是了解内情,凌初忍辱负重求问:“展开说说。”

    易韶得意地扬了扬眉,说:“易华她就是这种人。”

    “我和你说过,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妈妄图压迫我来吸引易林远的注意力,被我整了几回,不得不放弃,后来自己使手段吸引了易林远的注意。”

    凌初点点头,易韶接着说:“其实那些手段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是易华教的。”

    卧槽!

    这就有点扯淡了,凌初瞪大眼:“易华那时候也就不到二十吧,再说了,她为什么要帮你妈?”

    “所以我说易华和易林深是这个家里唯二脑子够看的人。”

    前方红灯,易韶停下车,点着方向盘玩味道:“易华这人心思深沉,喜欢钻研人心,与其说是教,不如说是在挑起我妈心里的不甘,引导她争,诱惑她抢,把二房挑的越乱,就越能衬得她们同样平庸的长房,老实可靠。”

    “不过被我发现了,我没阻拦她,只是适时掰回我妈,玩就可易林远那傻逼一个人玩,没必要作死,掺和进易家的内部斗争中,成为易华手里的棋子。”

    凌初嘴角一抽,要不说玩政治的人都心脏呢,要是换她是易韶……

    呃,可能就年少丧父了,不可能出现后来这么多事。

    不过从易韶的话里,凌初很快想清楚其中关节。

    把二房压下去,易华将来面对的就只有她过于出色的小叔,易韶的话说明从很早开始,易华就在谋划易氏,只可惜手中的底牌太少,所以只能一直隐忍蓄力。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