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68 章 第 68 章
    第68章

    那个赛车手板着张痴呆的脸,呆看凌初收手加速远去,脑瓜子嗡嗡作响,什么都想不了。

    愣了半天,他才双手颤抖地瘫在车背上,通知救援,抬头拔下头盔。

    用力拔了两下,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最后赛车手狠狠一砸方向盘

    卧槽槽槽!头盔被砸了个坑,卡着脑袋下不去了!

    那一拳要是没有头盔,直接落在他脑袋上……

    赛车手霎时一个激灵,连没能完成阻拦驰宇车辆的目标都顾不上了,一股迟来的恐惧和劫后余生的喜悦一起顺着后脊梁蹿上眉间。

    无暇关心他的想法,凌初正劺足劲儿赶超前面的车辆,刚才的事故让后面几辆车后来居上,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简单放过刚才那人。

    从她冲过去时,对方迅速停车的行为来看,刹车显然没有问题,那么除了“故意逼停”这一原因,不做他想。

    对方单纯针对她本人的可能性不大,比赛有无人机跟踪拍摄,沿路也有摄像头,想借比赛搞死选手的可能微乎其微,没必要多此一举。

    不过,上次代表驰宇的车手也是因为比赛中发生事故,没能跑完全程,一次、两次,未免太过巧合。

    暂时没功夫多想,凌初加大速度,尽全力向前疾驰而去。

    进入最后一圈,电机热量剧增,车的性能和速度都受到了影响,而凌初前面还有两辆车。

    凌晔坐在特别观众席,看着场内的实况大屏幕,一颗心揪得快要梗塞。

    尤其是看到凌初擦车而过时,恨不得冲到现场,把这死孩子从车里揪出来。

    输就输了,不要命了吗?!!

    易华与他隔了个人,侧眸注意到他面色紧绷,脸黑得吓人,眸光微闪,轻笑着说:“这位赛车手是凌总的侄女吧,果然肖似令妹,胆量不错,对自己也够狠。”

    凌晔压根没注意到她话里挑拨离间的意思,视线从屏幕上收回,低头握紧拳。

    不行,我不敢看了,我得歇歇,吓死我了。

    听不到凌晔内心想法的易华,只看到对方在听到自己的话后眉头紧皱,面色极为烦躁难看。

    她微不可见地勾了下唇,体贴地没有继续说话。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试探,她不信凌晔真的对妹妹毫无芥蒂,现在看来她猜对了,看来以后可以针对这方面搞些手段。

    另一边赛场上,凌初看了一眼车内各项参数,准备加速。

    在电动赛车比赛中,电机和电池的效用,是决定电动赛车加速的重要因素。

    且车内压力会随加速增大,这也代表着,它对车手的身体强度和防护服要求极高。

    所以,与燃油赛车不同,受限于赛车性能,以及对自身安全的考虑,在电动赛车比赛的最后时刻,车手们大多会采用保守战术。

    被赶超事小,如果电机因为加速被烧坏,赛车停摆无法回到终点,成绩无效,就得不偿失了。

    巧的是,比身体凌初就没怕过,比电机和电池组,她也相信自家生产的车辆。

    在最后一个弯道,凌初凝心沉气,猛地踩下油门。

    轮胎在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高速下,车身开始出现脱离掌控的趋势。

    透过屏幕观看到这一场面的现场观众们惊呼出声,所有人都觉得这位车手的加速太险,虽然可惜,但她这场比赛大概率就到这了。

    唯有凌初眼神平静,牢牢把控住方向盘,以一种极快、极顺滑几乎不可思议的掌控度,完美度过这段弯道,成功反超成为第一。

    她没有减速,直冲入最后的直线赛道,一举到达终点。

    “艹!看的我头皮发麻!”

    “太、太刺激了,太帅了!”

    尖叫声、口哨声连成一片,此起彼伏。

    凌初把车停到安全区,走下车,摘下头盔,斜靠在车门上,抬眉对观众区懒懒笑了下。

    声音停了一瞬,下一秒,如风暴侵袭般,再次呼啸而来。

    这就是极限运动的魅力,极致的速度、极致的危险、考验着极致的冷静和操作。

    肾上腺素飙升后遗留的强烈情感,足以让人变得热切而疯狂。

    而这一切的缔造者,又如此冷静轻佻。

    在这一刻,凌初和她身边的赛车,在在场众人心中,烙下了一记重重的烙印。

    车队工作人员们激动地走过来,若非碍于凌初是女性,他们都想把人抱起来往天上扔。

    凌初轻笑倚着车门,看着大家欢呼,并对挤在人群中的预备役经纪人乔安挑了下眉:“怎么样?”

    乔安犹豫了一下:“老板,你想听实话吗?”

    “……”凌初不想在此欢乐时刻从狗嘴里找象牙,冷漠道:“不,给我来点虚的。”

    乔安立马上道地说:“虽然老板有点装逼,但确实很帅。”

    “……”凌初嘴角一抽,好奇地问:“那实话呢?”

    乔安:“不是有点装逼,是过于装逼。”

    凌初:“……”

    看到老板脸色不好,想到自己上一份工作被辞退的理由,乔安打工人精神爆发,语气平静,艰难地补了一句:“但我们还是爱您呦,么么哒”

    凌初:“……”

    倒也不必在夸人的时候,露出这副“钱难挣,屎难吃”的模样。

    …

    比赛结果出来,但并未能下最终定论,那位撞击凌初的赛车手向赛方提出申诉,说凌初在比赛时故意打人,要求取消她的成绩。

    凌初的团队们都被气乐了。

    好家伙,他们还没说什么呢,这孙子还敢恶人先告状。

    双方在赛方裁判面前对峙起来。

    作为各自汽车的代表,凌晔和对方的负责人也从观众席上走了过来。

    撞人赛车手的头盔最后是用工具拆开取下,现在他抱着“残骸”,指着凌初胡搅蛮缠:“打人行为严重违反了赛车规定,我不仅要求取消她此次成绩,之后还会向汽联申诉,吊销她的赛车执照。”

    这就有点不要脸了。

    凌初方的工作人员立马喷道:“放屁,当时的情况下,明明应该是你转弯避开,我看你就是恶意干扰我方赛车手,故意使坏。”

    对方双手一摊,无赖道:“我当时太过慌乱,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无法掌控方向盘,但这不是她打我的理由吧。”

    这话说得太无赖,在场比赛的选手最低都拿了e照,怎么可能连这点心里素质都没有?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