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70 章 第 70 章
    第70章

    从之前的几次接触中,凌初就知道柳斯然不大聪明,可蠢到这种程度,也是让人想不到。

    见她还看不清形势,想要叫人进来,凌初手腕下滑,掐住她的脖子,凑近一点,轻笑着问:“踩着我妈的名号立威,你以为动你一根手指就算了吗?”

    柳斯然的经纪人也在屋内,先愣了一下,听清凌初的身份后,迅速看了眼印飞羽,从他的反应里猜到,对方很可能真是凌芩的女儿。

    上前拉扯的手顿时一停,改为温声劝道:“凌、凌小姐,有话咱们可以好好说,你看看,能不能先松手。”

    凌初没说话,像扔垃圾一样,把柳斯然甩到一边,撞在印飞羽的经纪人身上,两人齐齐痛呼出声。

    印飞羽的经纪人后背撞墙,身前被重物击中,却丝毫不敢抱怨。

    细密的冷汗从毛孔中渗出,沿着后背滑下,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迟来的恐惧。

    他和印飞羽从微末时扶持,因为理念不合而渐行渐远,眼看印飞羽最近和凌芩接触减少,近一年来甚至不再从对方手中获取资源,经纪人笃定印飞羽被抛弃了,才敢上蹿下跳地找下家,想在印飞羽合同到期前,再从他身上割一波韭菜。

    可也只敢在私下里,只要凌芩没有明确说甩了印飞羽,打死经纪人,也不敢把拉皮条的事捅到明面上。

    可是现在……

    柳斯然有陈家护航,这位凌家大小姐尚且敢动手,他又算个屁,人家捏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仿佛是应和他脑中的想法,凌初在此时转过头,冷冷瞥他。

    经纪人吓得一个激灵,僵硬地看着对方的视线落到自家艺人身上。

    严格算起来印飞羽应该算长辈,可在凌初面前,他根本撑不起长辈的气势,弱弱地低下头,扯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凌初,你也来了。”

    “嗯,印叔。”凌初颔首回应。

    印飞羽嘴角抽了下,每次听到凌初这么叫,他都觉得脑瓜子疼。

    可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只能露出一个长辈的慈善笑容,老实应下。

    卑微.jpg

    凌初坐到柳斯然刚才坐过的椅子上,翘起脚,脚腕搭上另一条腿的膝盖,一手把着扶手,一手按着另一侧膝盖。

    流里流气地晃着脚,一身匪徒气势扑面而来。

    她看看面前四个人,先瞄了眼柳斯然,又对她的经纪人抬抬下巴:“这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你说,她请客要做什么?”

    柳斯然经纪人:“……”

    不要掩饰了,你其实就是印飞羽从流氓堆里雇来的混混吧,根本不是凌家大小姐!

    柳斯然经纪人看看墙角两人的惨状,卑微地避重就轻道:“柳姐真的只是想请印老师吃饭,她这人脾气直,有时说话不好听,但心是好的。”

    “哦,理解。”凌初恍然大悟,笑眯眯地揉揉手腕:“巧了,我也是这种人。虽然外表看起来脾气差,实际上也确实脾气差,大多数时候说话还不好听,而且我还心黑,旁人看不惯又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得忍着。”

    众人:“……”

    我就想问问,这两段话巧在哪里?!

    在场除印飞羽以外的三人,气的捂住胸口,强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

    “行了,别扯淡了。”凌初大手一挥,不耐烦地蹙起眉:“不是要请客吗?我和你们一起去。”

    柳斯然和她的经纪人异口同声惊呼:“不行。”

    凌初拍拍细瘦的脚腕,放下腿,扯开嘴角哼笑:“你们在教老娘做事?”

    众人:“……”

    比起豪门大小姐,您更像乡土风霸总。

    不同意也没用,凌初根本没打算采纳他们的意见。

    她找出柳斯然的手机,怼到她面前解锁,翻了翻微信和短信。

    倒挺谨慎,除了一些简单对话和饭店地址,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把手机塞到自己兜里,凌初提溜起柳斯然:“走吧,今儿我赏光陪你吃顿饭。”

    印飞羽看她抬步就要走,急忙出声:“等等。”

    他甩开来拉自己的经纪人,走到凌初面前:“你别去,柳斯然……”他说着嫌恶地瞪了眼柳斯然,犹豫了一下,咬牙说:“她的饭局都不是什么正经饭局。”

    凌初注意到柳斯然目光闪烁,眸中带着点紧张。

    “具体有多不正经?”凌初诚恳地问。

    “……”印飞羽抿了抿唇,有些羞耻地给凌初科普。

    饭局是个正经词,不正经的是攒局的人。

    柳斯然和她老公就是个中“翘楚”。

    陈源辉在谈生意时,会找人过来陪客,人选基本上从公司里找,如果客户在圈子里有特定的喜好,就由柳斯然接近人家搭上线,先利诱,再威逼,使尽手段,无论对方愿不愿意,多数时候都能达到目的。

    基本上,不愿意的人在演艺圈的路就算断了。

    刚开始做得还算隐蔽,随着源甄娱乐发展,牵扯进来的资本越来越多,夫妻俩也狂妄起来,不遮不掩,想要踏踏实实发展的艺人都恨不得绕着他们走。

    以印飞羽的长相,早些年就被源甄看中过,可他有凌芩在后护着,柳斯然夫妻俩不敢动。

    之所以今天敢如此大放厥词,其实和印飞羽的经纪人想的一样。

    都以为印飞羽被凌芩玩腻了,要被抛弃了。

    凌初听完了,皱起脸,看向印飞羽:“你和我妈分手了?”

    为什么作为凌芩女士的女儿,她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当然没有。”印飞羽神情激动地否认。

    凌初更迷惑了,以她对凌芩女士的了解,怎么可能亏待自己人。

    印飞羽抿了抿唇,撇过脸,有些不自在地说:“是我拒绝芩姐再给我资源。”

    外界对他和凌芩的感情一直褒贬不一,有说印飞羽为了出名抱大腿的,也有说凌芩凭手里的权势,强势包养小明星。

    只有印飞羽自己清楚,都不是。

    他们的开始是很老套的性转版英雄救美,单纯的乡村少年从让人窒息的家中跑出来,被介绍工作的黑心中介坑骗,欠下了酒店的钱,不得不留下工作还债。

    在被骚扰逼酒时,是恰好在那喝酒的凌芩帮了他。

    后来几经辗转,两人走到了一起,印飞羽外表张扬跋扈,内里其实是个缺爱的人,爱上一个人时就像飞蛾扑火,不计后果,不想未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