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71 章 第 71 章
    第71章

    油腻人士的标配过度自信。

    凌初的表现,多多少少让在场各位感觉到冒犯。

    陈源辉气的脸色涨红,拿出手机拨通保镖的电话,对着话筒怒吼:“你们在踏马干什么?老子花钱是为了雇你们站门口喝风吗?”

    对面安静得有些诡异,然而怒火上头的陈源辉没有注意到异常,还因为对面没有回话,更加愤怒地咆哮道:“说话!都死……”

    “陈源辉。”

    低哑磁性的女音从话筒另一端传来,拜极好的听力所赐,凌初晃腿的动作一僵。

    陈源辉比她更僵,声线有些慌乱地问:“你、你是哪位?”

    “呵。”对面轻笑着问:“怎么?陈总请我女儿和未婚夫吃饭,连我本人都认不出了?”

    “……”

    陈源辉心里最后一丝侥幸尽数熄灭。

    让凌芩抛弃的情人陪酒,和让她的未婚夫陪酒,能一样吗?

    后者是在对方的忍耐点上蹦迪,没有任何人能忍得了。

    以凌芩在商场上睚眦必报的手段和性格……

    陈源辉不敢再想,恶狠狠地瞪柳斯然一眼,对电话另一边恭敬道:“凌总,你听我说……”

    “我们当面说吧。”凌芩淡淡地打断他:“现在,麻烦陈总先开一下门。”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陈源辉站起身,一时竟心生胆怯,不敢开门。

    凌初看他那副怂样,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猜到发生上次会所事件后,凌芩肯定会在印飞羽身边留后手,但没想到对方动作这么快。

    真不愧是她妈,就是有点可惜了,她的“铁锅熬油”台词才刚说到兴头上。

    凌初遗憾地拄着下巴,斜乜身边的柳斯然一眼,踢踢她的椅子腿:“别愣着了,快去开门吧,自己点的火,待会儿记得自己灭。”

    “……”柳斯然不像凌初有内力加持,五感敏锐,能听到电话内容,一时没把敲门声和凌芩联系到一起。

    她先看一眼陈源辉,对方面色难看地点点头,接收到信号的柳斯然起身打开门,在看清门外来人的那一刻,募地僵住。

    一位女保镖上前把她推开,凌芩看都没看她一眼,稳步迈入包间内。

    后面跟着易韶和谢诩,一进门,前者对凌初比了个自求多福的手势,后者歉意一笑,低眉顺眼跟在“丈母娘”身后的样子,像极了刚见家长的小媳妇。

    “……”凌初极有求生欲,快速起身,绽放出一个灿烂的乖女之笑:“妈,好巧哦,你也来吃饭吗?”

    “服务员。”她对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做无实物表演:“再加几个椅子。”

    说完还招呼保镖们:“大家先看看菜单随便坐,都别客气啊,今天这顿饭我请了。”

    众人:“……”

    中央戏精学院没录取你,可真是有眼无珠。

    她一副熊孩子在外闯祸,胡搅蛮缠转移话题的样子,看的凌芩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按着她的肩膀:“好了,先坐。”

    凌初顺势坐下,双手扶膝,坐等霸总妈打脸极品炮灰。

    保镖拉开椅子让凌芩坐下,凌初随意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讶异。

    气势凛然,动作举止训练有素,这些保镖和以前见过的凌家保镖都不一样。

    凌芩翘起脚,下颌微抬,眼神缓慢扫过在场其他人,冷冷定在陈源辉的脸上:“陈总不给我一个解释吗?”

    陈源辉脸皮抽搐了几下,在心中给自己鼓劲儿:

    颂泰虽大,在娱乐圈却没什么根基,他根本不必怕凌芩。

    这么一想,陈源辉心下稍安,倒了杯茶推到凌芩面前:“我太太为人热情,因为和印先生一起做节目,所以才想邀请他一起吃顿饭,不知印先生和您说了什么,让凌总产生了误会。”

    言语间竟是要无耻地把错处推到印飞羽身上。

    凌芩没有说话,唇角微勾,侧头看了眼保镖,两人走上前,一人按住陈源辉的手臂,一人踢在他腿弯处同时用力。

    咔嚓一声。

    大颗的冷汗从陈源辉额头冒出,即将冲出口的痛呼声,被保镖及时扯下的桌布堵在嘴里。

    “啊!”

    柳斯然尖叫出声,旁边的保镖一手刀打在她的后脖颈,她的身体瞬间向面条一样,软倒在地。

    王总三人双目瞪大,惊恐地看向凌芩。

    连凌初都忍不住吹了个口哨,身边的易韶推推她,小声赞叹:“好好学学什么是大佬风范,跟你妈一比,你委实有点low了。”

    凌初:“……”

    又有谁能想到,在遇到007之前,她也是个人狠话不多的狼灭。

    流姐变油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保镖面无表情地压着陈源辉,凌芩放下腿,俯身凑近,仍是那副不急不缓的语气:“陈源辉,我给你脸了?”

    卧槽!

    在凌初眼中,凌芩或冷淡、或霸道、亦或偶尔露出一点脆弱,总体来讲,都更贴合一个母亲的形象。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对方对外时的样子,也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提到凌芩,总有人会露出忌惮的神情。

    还是那句话,请把凌总yyds打在公屏上!

    凌芩一手拍拍陈源辉的脸,站起身看向另外三人。

    比起两个男人,同性的赵总更镇定一些,捏了一下汗湿的手心,回看过来:“今天是我们的错,不过毕竟事情没有发生,印先生也没什么损失,为表歉意,我手里有些资源,回头补给印先生,凌总不如轻拿轻放,如何?”

    凌芩意味不明地笑了下:“不知是谁给了赵总自信,让你产生动了我的人,掏出点小恩小惠就能解决的错觉。”

    赵总脸色一黑,她主动退了一步,却没想到凌芩这么不给面子。

    三个老总对视一眼,李总站出来,不满道:“凌总好大的架子,我们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他表达完不满,王总又走出来拉住他好意相劝:“老李,凌总正在气头上,你别这么说。”

    王总说完,对凌芩温和一笑:“老李脾气大,凌总别放在心上,我说句公道话,颂泰势大,可我们三家联合起来也不差,凌总心中的气想必也从陈总身上找了回来,不如我们各自退一步,今天的事就此作罢,如何?”

    他和李总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想用这种方式引凌芩松口。

    却没想到,凌芩理都不理,向后做了个手势,其余保镖们一起围了上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