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72 章 第 72 章
    第72章

    在陈源辉吐出来的证据里,易华只是一个不重要的路人甲。

    他们夫妻俩组的饭局,明面上总要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今天这帮人就是为了投资影视项目而来。

    饭局的真实意图大家心照不宣,可毕竟没抓到现行,易华若说自己只是想要商谈投资影视合作,别的一概不知,旁人也无法拿出证据,指证她在撒谎。

    尤其她刚刚回国,此前从未参加过这类饭局,清清白白一个人,简简单单就能从这件事中摘出去。

    但在场无论是凌初还是凌芩、易韶,都不会相信她当真无辜。

    凌初问赵总时,得知她和易华是在会所玩乐时相识,说起两人相交的细节,凌初怎么听怎么觉得易华有刻意引导的意思。

    易家长房和二房争权,从表面上看,易华人脉最浅、资本最薄,所以她一边主持项目,一边积极在景城商界结交合作者。

    王总等人算不上什么大佬,但也并非无名小卒,以易华做人的圆滑,怎么可能随意迟到,惹人不快。

    凌.活祖宗.初挑衅完人,退后一步歪头看着易华,对方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隐含不悦道:“凌总便罢了,凌小姐凭什么身份和我说这种话?凭你是凌芩的女儿吗?”

    她语带不屑,眼神里蕴着若有似无的轻蔑。

    凌初仿若未闻,无辜地瞪大眼:“这个身份不够吗?那共.产主义接班人、龙的传人、女娲后人、祖国的花骨朵,您看哪个适合跟您说话?”

    易华:“……”

    别的我都忍了,花骨朵娇嫩,你如今几岁了?!!

    我看你是祖国的灰化肥还差不多。

    易华此前调查过凌初,知道她舌怼群人的显赫战绩,并不打算在口舌上和她相争。

    可又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好像她怕了似的,终是没忍住,冷声道:“凌总手腕强硬,在生意场上无往不利,可惜凌小姐……”

    “倒也是。”易华冷声轻笑:“凭凌总的能力,儿孙一事无成也能坐享其成,倒也不用有什么才能。”

    “说得真对。”凌初两步跨到她身后,恰好挡住易华离开的路,托着脸关切道:“易氏乱成这样,解解平时肯定都跟孙子似的,到处结交人脉吧,不像我,每天吃喝玩乐,伸伸手家里就硬塞过来一堆钱。”

    “真羡慕解解的长辈跟死了似的啥都指望不上,必须要解解像个生产队的驴一样,不停鞭策自己奋斗,而我却只能张嘴等家人把饭喂到嘴边,随便闯祸,让家里人擦屁股。”

    说到这,凌初忧愁地抹了把脸:“为什么长辈们总觉得把所有好的东西塞到孩子手里,孩子就会开心呢,她们为什么不能明白,其实……”

    “我确实也超开心的,嘻嘻嘻!”

    “混吃等死,好快乐哦!”

    易华:“……”

    贱人,去死吧!

    易华从未见识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生平第一次顾不上礼仪风度,黑着脸转身就走了。

    凌初哼笑一声,目送她狼狈离去,昂着下巴走到门外,迎接她的是十几道复杂的视线。

    她特别没眼色地问:“怎么了?”

    众人:“……”

    007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好心提醒:“宿主主动作死造成的人身损害,不在时空管理局员工保险赔付范围内,望悉知。”

    …

    从警察局出来,易韶先遛了,凌芩倒处空来,打量一旁穿着“贴身男秘”装的谢诩,问凌初:“这男孩和你什么关系?”

    凌初试探地问:“我要说就是一认识的弟弟,您信吗?”

    凌芩不置可否,朝谢诩的方向抬抬下巴:“你自己看看,觉得我应该信吗?”

    “……”凌初侧身看去,谢诩微低着头,鸦羽般的长睫毛垂下,淡色薄唇紧抿,展现出三分失落、三分倔强、四分“没关系,虽然你这么说,我还是很喜欢你”的扇形图式精湛演技。

    要不是场合不对,凌初都要给他鼓掌了。

    她剜了谢诩一眼,伸手戳他的腰间:“别装了。”

    凌初其实心里清楚,谢诩本质上并不像面对她时那么乖巧。

    她可没忘记第一次见面时,对方那副道上大哥的样子。

    真正乖巧老实的人,不可能在那样的父母影响下,仍旧成长的如此优秀。

    谢诩怕痒,还没被碰到,就弯起了嘴角,随即抓住凌初的手,十指交握放在身侧。

    他抬起头看着凌芩,鞠了个半躬,礼貌道:“阿姨你好,我叫谢诩,和凌初一样,也是景城大学的学生。”

    印飞羽看看难得无语的凌初,再看看谢诩,忍不住笑出声,凑到凌芩耳边说好话:“能上景大,说明这男孩学习好,长的也挺帅,嗯……也就比我差一点吧。”

    别的可以给小阿爸面子,这一点坚决不行,凌初捏着谢诩的脸转向凌芩:“哪里差?看看这满脸的胶原蛋白,印叔,我劝你人老还是要服输。”

    印飞羽:“!”

    他咬着牙:“我今年才29。”

    “哦,巧了。”凌初冷漠脸:“谢诩也就比你小了11岁。”

    “……”

    印飞羽捂着胸口,委屈地看向凌芩。

    一边是女儿,一边是男友,凌芩机敏地选择忽视两人间的争执,转移话题:“咱们一起吃顿饭吧。”

    谢诩连忙回答:“好。”

    两人说完一同上车,默契的宛如亲母子,留下凌初和印飞羽对视一眼,只好也跟着上了车。

    吃饭的时候,印飞羽要保持体型,吃了盘沙拉拌草,其余时间一直在给凌芩夹菜。

    谢诩从“未来岳父”身上吸取经验,观察凌初爱吃的菜,一一夹给她。

    凌芩边吃饭,时不时和谢诩交谈。

    只有凌初一个人,像只猪一样埋头干饭,吃了个肚儿圆。

    …

    饭局结束分别把两人送回家,母女俩也回了家。

    别墅里只住了三个主人,还有一个现在暂时不在,伫立在夜色中,无端显出几分清冷。

    母女俩互道晚安,去冰箱拿水的时候,凌芩忽然说了一句:“那个叫谢诩的男孩,挺好的。”

    “……”凌初脚步顿了一下,转过身:“印叔这人,也挺好的。”

    凌芩微微弯起唇,故作嗔怪道:“我在和你说真的。”

    凌初的眼中也带了笑意,斜靠在冰箱门上,认真道:“我也在说真的。”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