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74 章 第 74 章
    第74章

    在赛车场上,无论男女,大多以实力论英雄。

    只不过近年来受商业化影响,赛车选手的选拔不可避免地添加了外形这一因素,很多宣传得好的车手,实际上在真正的赛车圈中根本排不上号。

    卢国本土有好几个全球知名的汽车品牌,哪怕这次只是邀请赛,受邀试车的也多是知名车手,与他们相比,凌初只是一个才拿到全国级别车照没多久,在国际车圈籍籍无名的路人甲。

    负责人以为她也是那种靠美貌营销混出名的三流不知名车手,所以态度十分轻蔑。

    凌初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也不在乎,反正她从不惯病,嘲讽完,知道负责人听不懂,贴心地让翻译简单描述了武大郎的生平,负责人听完登时变了脸色。

    被讽刺一通,闹了个没趣,负责人心中恼怒,第一次认真打量起凌初。

    凌初的脸是很符合传统审美的长相,秀丽雅致,细眉粉唇,天然上翘的唇角,让她不笑时也给人一种温和端庄的好脾气错觉。

    不过那是在极少数她不做表情的时候。

    此时的凌初眼皮如往常一样半耷拉,一侧嘴角轻勾,笑意惫怠疏懒,身上那股匪气自然地流露出来,把外表给人的迷惑冲的一干二净。

    若论外人初见凌初时的印象,一言以蔽之

    看起来就像随身携带40米长刀的狼灭。

    负责人眼皮跳了跳,刚才凌初对他礼貌笑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这副桀骜模样倒确实像一个赛车手了。

    不想起冲突,他尬笑了几声,想用玩笑来掩饰自己的无礼,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招呼声:“嘿,莱顿先生。”

    凌初看过去,一个穿着蓝白黄赛车服的男人,呲着两排晃眼的白牙走过来打招呼。

    负责人看到是他,面色稍缓,同样热情地说:“卡特尔,没想到你也来了,听说你拿了罗特站大奖赛的第一名,恭喜啊。”

    两个人攀谈起来,凌初没兴趣听,卡特尔余光瞥到她转身要离开,才状似刚看到一般,好奇地问负责人:“这位是?”

    刚才发生的不快显然没那么容易被忘记,负责人略显尴尬地摸摸鼻子,给双方介绍:“这位是代表神州驰宇公司来参加邀请赛的车手,叫……”

    他卡了壳,才想起刚刚因为傲慢和轻视,并没有问凌初的名字。

    这种时候,换作常人可能会主动站出来自报姓名,但凌初就不,抱着手臂笑看负责人,一脸“谁丑谁尴尬”的悠闲表情。

    负责人气得咬紧牙。

    卡特尔倒有几分眼色,看出两人间有龃龉,主动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迈洛.卡特尔。”

    “凌初。”凌初伸手和他碰了一下,言简意赅地说。

    她知道卡特尔,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的正式车手,刚顶替空缺,从试车员身份转正,今年第一次登上正式比赛,是实力与颜值兼具的明星选手。

    f1比赛用的是特制赛车,和常规赛车不同,邀请赛其实不该邀请卡特尔,不过冲着对方的名气,举办方的选择也能理解。

    凌初打完招呼就走了,卡特尔都没来得及和她多聊几句。

    他不在意,反倒是负责人,一等凌初离开,就阴阳怪气地哼了声:“驰宇不过是一个贸然出头的品牌,名气不怎么样,底下的车手倒是挺傲。”

    卡特尔面上漾着爽朗干净的笑意,不经意地提到:“听说今晚有宴会,所有车手都会参加吧。”

    负责人:“应该吧。”

    卡特尔又问:“驰宇也参加?”

    “当然。”负责人肯定地说:“驰宇第一次收到邀请,正是和卢国本土公司结识的好机会,就算别人不来,他们也肯定会来。”

    得到肯定答案,卡特尔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转而和负责人聊起了比赛。

    正如负责人所说,晚上的宴会驰宇肯定会出席,凌初作为驰宇的赛车手兼大小姐,当然也要参加。

    赛车属于极限运动,高强度、高风险的运动,容易让人的情绪和身体长时间保持在一种激昂的状态里,更容易想要追求一些更疯狂、更刺激的东西。

    因此在赛车圈子里,尤其是欧美高级赛车圈,很多车手热衷于通宵派对、夜店狂欢,玩得很开。

    今天晚上的舞会属于休闲性质,参加的不全都是车手,应该不至于出现醉酒耍疯的情况,不过搭讪、调情想必少不了。

    凌初不怕,却没什么兴趣应付人,她连礼服都没买,换上那身送葬风大佬服装,踩着双平底皮鞋就去了。

    刚一出门,碰见从楼下餐厅回来的谢诩。

    “……”他嘴角抽了抽,问:“你就穿这身去参加舞会?”

    “嗯。”凌初点点头,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不行吗?很适合我啊。”

    谢诩:“……”

    “很”这个字不恰当,应该是相当适合。

    如果你今天是去杀人的话。

    谢诩嘴唇动了动,违心地夸了句:“很好看。”

    “……”凌初凑近一步,眯起眼质问:“撒谎的时候能不能调整一下你的表情,平时演技不是挺好吗?”

    她一点点逼近,以为谢诩会像以前一样被逗的步步后退,没想到他依旧红了耳根,却一动不动,凌初绊了一下,不等稳住脚步,被谢诩一把搂住后腰。

    凌初仰起脸,谢诩没有躲避视线,而是同样低头回视。

    凌初挑眉轻笑,拽着谢诩的领子把人拉低,低声问:“我发现你最近胆子大了呀。”

    “嗯。”谢诩喉结动了动,贴得更近,近到轻浅的呼吸交缠,才从喉咙里压出一道低沉的声音:“阿姨给的。”

    凌初:“……”

    这套旧社会小媳妇有婆婆撑腰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她泄愤般伸手捏住谢诩的嘴,把两片薄唇挤得扁扁的,看着对方有话不能说的小可怜样,坏心眼地笑了起来。

    谢诩:弱小,无助,可怜.jpg

    他老老实实一动不动,等凌初笑完了,还体贴地问:“好笑吗?”

    凌初忍俊不禁点点头,正要说话,腰间一紧,双脚离地,被抱着挪动了几步,后背靠到冰冷的墙面上。

    炙热的气息压了下来,凌初愣了下,迅速掌控主动权,回吻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人喘着气停下,凌初没有太大变化,反倒是谢诩,面色红到快要冒烟,清澈的眸里晕着濛濛水汽,衣领散乱,胸膛剧烈起伏。

    妥妥地一副被欺负狠了的模样。

    凌初差点笑瘫过去,谢诩抿了抿唇,恼羞成怒地说:“不许笑。”

    “哈哈哈。”凌初偏不,笑的好大声,摸了把谢诩滚烫的脸颊,调笑:“同学,回去还是要加强技术学习啊,尤其注意练练肺活量。”

    “……”

    谢诩自暴自弃地把红透的脸埋进凌初颈间,泄愤般在她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凌初冷不防,吸了一口气。

    不疼,很痒,从脖子上一路沿着胸腔痒到心尖。

    她摸摸谢诩的后脑,捏住他的脖颈,声音危险:“谢诩,你属狗吗?”

    “汪。”

    闷闷的,有点幼稚的叫声从脖颈处传来,凌初怔了一下,眉间绽放出几许自己都看不到的纵容柔和。

    论脸皮谢诩比不过凌初,干脆不说话,像个黏糕一样抱紧她,凌初欠劲儿一上来,悄悄把手探进他衣襟下摆,在后背胡乱摸了一下,妄图用流氓手段让对方松手放人。

    如她所料,少年清瘦的身形一僵。

    跟我斗,哼!

    凌初在心里发出得意笑声,谢诩忽然委屈地小声弱弱指责:“你摸我。”

    “……”凌初:“???”

    事实倒是事实,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呢。

    恰逢此时,楼梯间叮的响了一声,电梯门打开,凌初下意识一转头,和易韶还有其余几个参赛选手视线相撞。

    “……”

    两方沉默,几人的视线下移,看着凌初钻进人家衣摆里的手。

    凌初:“……”

    走廊内死一般的寂静。

    宛如年糕的谢诩终于有所动作,收手站直身体,看向众人。

    那副眼含春水,唇齿轻抿,羞臊难当的样子和脸不红气不喘的凌初一比……

    众人再次对凌初投以谴责的目光。

    “……”凌初生平第一次恨自己天生一副厚脸皮,从来不会脸红。

    她咽了下口水,艰难地说:“如果我说事情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有人相信吗?”

    众人面上笑嘻嘻,眼里“我听听你个调戏清纯男大学生的畜生能放出什么屁”地看着她。

    这时,被蹂.躏的谢小学弟低下头,凑到她耳边,低声说:“现在大家都知道我的清白没了,你得负责。”

    凌初:“……”

    说清白没了的时候,你倒是别给我笑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得少了,明天多更一些。不要骂我or2,我知道平时也不多,所以是在不多的基础上多一些。:3」

    感谢在2021081223:44:332021081323:41: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超可爱的桃子鸭、晨昏水东流20瓶;哇咔咔10瓶;凉风6瓶;moya、阿怡想喝粥5瓶;呲呲3瓶;deir飘、烤焦的黑面包、大白鹅鹅鹅鹅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