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76 章 第 76 章
    第76章

    不用易韶说,凌初也清楚自己有多招人恨,凌芩同样十分清楚。

    所以在确定凌初出国的时候,凌芩就联络了诺曼,确保凌初在外期间的人身安全。

    易韶听完,感觉整个人被生喂了个柠檬,冒着酸气发出感慨:“天不啊,同样都是投胎,凭什么要搞差别待遇。”

    凌初爱怜地撸了把她的脑袋,被踹了一脚也不介意,得意地:“我也是凭本事啃老,你不要太羡慕。”

    “……滚!”易韶翻个白眼,不再看这个得了便宜卖乖的人。

    发出类似感慨的不止易韶,还有007。

    它亲眼见证宿主把“人嫌狗憎”黑莲花模式,玩成了“人畏狗惧”的黑魔王模式。

    也曾反思过,是不是宿主的开局节点太过轻松,如果对方来到的是只剩凌初和凌姗的时间点,做任务肯定要难很多,至少不会在一开始就展露自己的嚣张本性。

    对于它的想法,凌初感到十分诧异,解释:“如果凌家人死的死,进去的进去,外面就剩我和凌姗,那我还有什么顾虑?直接搞死易林深和郎烈,废了林彦郴、陆沣还有易铎不就得了,哪有现在这么麻烦。”

    007哆嗦了一下,讪笑:“不,这是违法的,宿主你不会的……吧。”

    凌初回给它一个核善的笑,但笑不语。

    007数据体一抖,抱紧自己缩回角落。

    它知,太有可能了。

    凌初骨子里就带着狠劲儿,如果凌家人没了,她就没有了制肘和责任,007相信,以它宿主的凶残和不怕死,会直接下手搞掉几个任务对象,根本不会像现在一样走迂回路线。

    其实仔细一想,宿主来了后救了凌晔,阻止凌途斗殴,提前提醒凌芩,后来又配合警方抓住赛勒斯,让查特顿家陷入一时混乱,没能及时对付诺曼。

    没点本事,这“老”还真啃不成。

    就算任务变成了现在的“作弊”模式,那也是宿主自己给自己开的作弊器。

    所以……它果然还是等躺赢吧。

    已经进入半退休状态的007,开了瓶虚拟汽水,瘫在空间里,悠闲地想。

    …

    舞会的举行地点,在一处海滨别墅。

    别墅的大门敞开,明亮的灯光撒在门口铺就的红毯上,两辆黑色的加长车依次停下,后方车上下来好几个保镖,双手交握,两脚分立,笔直站在红毯两旁,一个保镖上前,给前面那辆车打开门,躬身做出请的姿势。

    如此堪称浩大的声势,引来不少门口宾客的围观。

    透过窗子看到外面的场景,易韶再看看身旁姐妹穿的服装,商量:“我毕竟没受邀请,就不下去了,在车上等你。”

    凌初:“……”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看不出你眼里的嫌弃。

    说实话,她也没有想到,这位前后爸是这么个作风。

    配上这身衣服,妥妥的九十年代乡村混搭风黑.大小姐炸街出行。

    凌初只庆幸自己没带配饰大金链子,要不然更有那味儿了。

    她冷酷一笑,掏出蛤蟆镜扣到脸上,妄图利用夜的迷茫和墨镜的黑,遮挡住视线,不去看别人眼里“快看,有傻子”的惊叹。

    作为好朋友,易韶必不可能逃过,被凌初拽着胳膊拉下了车。

    两人一出现,等着看车里究竟是什么人物的围观群众们,瞬间:“……”

    易韶还好,毕竟是当过皇帝的人,素来注重仪表形象,虽然穿的不像参加舞会,但起码正常。

    尤其旁边有一个黑风衣、黑西裤、黑墨镜,快和夜色融为一体的深井冰做为对比。

    凌初绷着脸,神态自若,昂首挺胸,大踏步走进别墅。

    保镖也要进去,被门童拦住,不知他们说了什么,领头的那个被放了进来。

    别墅里放着欢快的乐曲,楼上楼下站满了人,随音乐扭动摇摆。

    凌初扫了一圈,愣是没看出这个舞会的“各大司交流认识”的意义体现在何处。

    正当她准备拿出手机联系驰宇此次行程的高层负责人时,身后的保镖忽然开口说:“小姐,您可以直接去二楼,boss和敦尼斯的高层相识,对方会帮驰宇引荐其他司。”

    敦尼斯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轮胎司,基本上市面现有的高端车型都会采用敦尼斯轮胎。

    再次在心里发出了一声土鳖的嚎叫,凌初快快乐乐地上了二楼,找到驰宇的负责人,带着对方和易韶一起,去见敦尼斯高层。

    诺曼的面子果然很大,介绍身份前格外倨傲的敦尼斯高层,在保镖提起诺曼后,迅速变脸,变得温和可亲,十分积极地带着三人结交其他司。

    应酬了一大圈,凌初拿起一杯酒向那位高层谢,对方摆摆手,笑意温和:“听诺思先生提及,凌小姐也是赛车手?”

    凌初点点头,对方又说:“这次宴会有不少知名车手参加。”他指着下面的舞台,好心提醒:“凌小姐如果有意在赛车圈发展,将来肯定要到国外参加比赛,可以趁此机会,与其他车手和俱乐部负责人多多交流。”

    凌初谢过他的好意,等到对方离开后,她和保镖打了个招呼,走到一侧栏杆旁,从上向下看。

    舞池里人挤着人,更有甚者,喝多玩疯了,抱在一起热吻。

    尖叫声、起哄声,伴随着砰砰作响的音乐,场面十分劲爆。

    易韶站在一旁,坏笑了声,推推她:“去玩玩?”

    “不去。”凌初喝掉酒,懒洋洋地转身,靠着栏杆。

    她看起来外向又不正经,其实不喜欢应酬,更讨厌混乱到失控的场面。

    易韶无趣地“啧”了一声,说:“那我去了?”

    易韶则和她相反,看着温和礼貌,骨子里又疯又渣。

    凌初嫌弃地摆摆手,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易韶迅速和路过的一位美男对上“渣浪”电波,携手下了楼。

    “凌初。”易韶刚走没多久,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凌初转过身,看清是谁,惊讶地挑起眉:“西莉亚?你还没死呢?”

    “……”西莉亚气得眉毛倒竖,狠狠:“你还没死,我怎么可能死?”

    凌初歪头轻笑:“怎么,你是要给我殉葬,所以非得死在我后面?别了吧,死都死了,我不想坟里再被塞进个废物。”

    西莉亚怒火冲天,捏着拳头冲上来,想要给凌初一个教训,被她身边的男人一把拦住。

    “西莉亚。”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