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77 章 第 77 章
    第77章

    你的宝贝,应该不介意吧。

    鲍伯脸皮颤动,竭力克制才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的“宝贝”、踏马地、敢介意吗?

    西莉亚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凌初。

    她见识过凌初拿箭射苹果的疯狂行为,但那是在景城,是她的主场,她当然有底气这么做。

    可现在是在卢国,周围是异国排外的车手,她孤立无援,凭什么还敢这么嚣张?

    有自己糟糕的现状作为对比,西莉亚对凌初的恨意又多了一层,她攥着手,指甲抠进肉中,在一片懵逼中,阴阳怪气道:“算了鲍伯,凌初来自神州,适应不了西方国家的幽默,你就别和她一般计较了。”

    她的话一说完,鲍伯被吓得苍白的面色瞬间变得铁青,咬着牙根,对卡特尔嗤笑一声:“喂,卡特尔,既然玩不起,你还把人带来干嘛,去修女院做祈祷不是更好?”

    “哈哈哈,就是。”

    周围人笑成一片,他们都是和鲍伯一样玩得开的人,谁也不觉得不对,反倒嫌弃凌初一来,把气氛给搅和了。

    在人群的后面,作为c照车手同样被邀请来的林彦郴面色冷凝,冷冷看着眼前这一幕。

    知道他在卢国,本地的一些熟人顺便发来了邀请,本来林彦郴不打算来,这个想法,在得知凌初代表驰宇会参加舞会,也没有改变。

    可在走廊里撞见凌初和谢诩的那一幕在脑中挥之不去,不知怎么的,他又换了衣服,来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站出来说话的打算。

    在林彦郴眼中,凌初不分场合的嚣张气焰,确实也该遭遭打压。

    卡特尔没有说话,从他蹙眉看过来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并不反对鲍伯的意见,对凌初也很不满。

    易韶身边的美男揽着她的肩,凑到耳边,拉过她一缕发丝,轻笑逗弄道:“宝贝,你这么有趣,怎么不记得提前给你的朋友讲讲规则。”

    “大概是没有必要吧。”易韶也笑了一声,侧身随手摸摸美男的脸,逗狗似地拍了两下:“不过是几个随手就能玩到的玩意儿,还不配在她面前讲规则。”

    男人脸上的笑瞬间褪去,看着易韶,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看他一副无趣的蠢样儿,易韶的兴致瞬间散了大半,肩膀一动晃掉他的手,施施然走到凌初身边。

    凌初侧头看她,好奇地问:“这就完了?”

    易韶在她身边坐下,翘起脚,没什么兴致地说:“解闷的玩意儿,不识趣又没眼色,还留着做什么?”

    她特意用英语说了这段话,围观群众瞬间被这对猛渣姐妹弄得一愣,下意识看向那位脸色难看的美男。

    凌初不在意气氛如何,抬手揉揉额角,咚咚作响的鼓点吵的她脑仁疼,深深觉得刚刚因为无聊,想看看卡特尔要干什么的自己有病到极点。

    她站起身,朝易韶伸出手:“那我们走吧,确实没什么意思。”

    易韶搭上她的手起身,两人二话不说,视周围人于无物,抬步就要离开。

    “等等。”卡特尔出声阻止。

    凌初脚步不停,身边的易韶拉她一把,用一种躁动音乐都盖不住的声音,“小声”用英语提醒道:“来都来了,看看这碧池还想犯哪门子的贱?”

    凌初果断转身。

    卡特尔:“……”

    我的意大利炮呢?!

    他当然不怀好意,不过不是为了给西莉亚出头,而是为了他背后的家族。

    他和西莉亚联姻,是因为他的家族和赛勒斯有密切良好的合作关系。

    赛勒斯出事,现有合同结束后,新替代的查特顿必然会重新商谈合作,这也意味着卡特尔的家族要重新经营一份合作关系,所耗费的时间、金钱,包括原本合作中赛勒斯出于维系合作关系的目的,给出的利益分成,都有可能被推翻。

    甚至如果新代替的查特顿已经有熟悉的合作方,卡特尔家族会直接被替换掉,因为他们经营的项目并非无可取代,在产品和价格上也不算最优等。

    赛勒斯一个人倒下,乱的是所有和他利益相关的合作方,其中包括好几个家族,作为始作俑者,凌初怎么可能不被记恨。

    赛车圈本来就排外,凌初没有名气,是亚洲人,又是一个长相“柔弱”的女人,简直凑齐了“好欺负”的全部特质。

    卡特尔原本是想带她来这,先给一个下马威,没想到最后反倒是他们这一方被挤兑得够呛。

    他咽下心中那口郁气,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凌小姐第一次参加车手聚会,我总不能让你负气离开,不如坐下先玩几个游戏,缓和一下气氛。”

    “行啊。”凌初转过身走回去,大刀阔斧坐下,指着鲍伯,又指向西莉亚:“不如你俩跳个脱衣……算了,跳个钢管舞给大家助助兴。”

    她是个即将有家室的人了,得时刻注意用眼卫生。

    鲍伯冷冷看着她没有动作,倒是西莉亚跳脚,尖叫:“你做梦。”

    “啧。”凌初托着腮,对卡特尔笑了声:“真没意思,连跳舞都跳不了,既然玩不起,还在这站着干什么?不如回家喝奶粉算了。”

    她把鲍伯的话改了改又砸在对方脸上,车手们大多脾气不好,凌初和易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句句砸在他们大男子主义雷点上,终于有人忍不住,挑衅地问:“你是车手?”

    凌初没理他,对方抬高声音,忿忿道:“问你话呢?你是车手?”

    凌初还是不看他,就盯着卡特尔一人:“嘿,过后记得教教你的人规矩,在老娘的规矩里,只有我问你必答,没有你问我会答。”

    周围的气压再次低了几度,连卡特尔都无法维持好脸色。

    “好了,既然大家都是车手,我想我们可以换个方式玩。”刚才陪着易韶的美男开口说。

    他嘴角勾起,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眼神掠过易韶,落在凌初身上:“不如我们比一把赛车,不知道这位女士敢不敢。”

    凌初没应,神州汽联明文规定,严禁车手违规赛车,违者吊销赛车执照、驾照,禁止参加任何比赛。

    无论对面这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都不准备入坑。

    见她不回答,男人又笑道:“如果让您感到为难,我在这里先表示抱歉。驰宇能受到邀请赛邀请,无论是车还是车手都必定有过人之处,不过现在毕竟不是赛场,天色也黑,女士不敢也情有可原。”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