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78 章 第 78 章
    第78章

    不想搭理越来越放飞自我的007,凌初插兜站在原地,等着易韶回来。

    林彦郴看她完全不接茬,眼中闪过一抹暗芒,也看向远方,顾自说:“能在上学时就独立创建公司,一个私生女能做到这一点,确实厉害。”

    “可惜,她太沉不住气。”林彦郴话音一转,意有所指地说:“易氏的动乱不过是一时,现在就急着脱离家族,未免太过目光短浅。”

    “哦。”凌初回得非常不走心。

    林彦郴并没有因为她敷衍的语气生气,侧过头认真地说:“我了解过,你的赛车成绩不错,不、甚至可以说相当惊人,但我相信你肯定不会一直从事赛车的行业,从凌总对你的态度上来看,她也有意让你进入公司。”

    “你并非从小在景城长大,没有家世相当的朋友,到了景城后的几次社交中,也极少主动结交人脉。无论是与易韶这样的私生女交朋友,还是和谢诩这种普通人恋爱,对你今后在圈子里的发展都没有好处。”

    “注意你的措辞啊。”别的凌初都忍了,说她人缘不好,这一点她忍不了:“你、易铎、陆沣、周纪安,尤其是你姐林彦秋,咱们关系不好吗?我结交地还不够主动吗?”

    林彦郴:“……”

    九年义务教育没教会你“结交”和“得罪”的区别吗?!

    他卡了下壳,转过身,微微垂头,忍着心塞望进凌初的眼底。

    “你很聪明,我也相信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声音里仿佛沁入了海水的寒凉和冷静,林彦郴说:“比起一个无依无靠的穷小子,我更能成为你的最优选择。”

    凌初淡淡回视,心绪毫无波动。

    这一次的林彦郴似乎格外认真,没有虚伪的笑,少了点高高在上的傲慢,眼中满是势在必得的野心和盖在下面,让人无法真切得见的浅淡情愫。

    就……

    还挺好笑的。

    凌初这么想,也确确实实笑了出来。

    林彦郴面上浮上一丝愠怒,握了下拳,极少见地失了平静,压着怒意问:“你笑什么?”

    “笑你啊。”凌初勾着唇角,声线低柔轻浅,带着点戏谑和讽刺:“你喜欢我吧。”

    疑问的句式,被她用肯定的语气说了出来。

    林彦郴眸光一闪,又迅速平静下来,干脆应下:“我的确对你有好感。”

    “我知道你介意我以前对你的戏弄,这一点,确实无法否认,但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想,我们有漫长的时间……”

    “林彦郴。”凌初笑着打断他,好笑地说:“这世上不止你一个聪明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不知为何,看着他充满算计的脸,凌初忽然想起谢诩装可怜耍小心眼时的样子,两相对比,越发觉得面前人面貌丑陋。

    林彦郴或许对她有耍着玩的棋子脱离掌控的好奇,亦或被以前瞧不起的人反将一军的不甘和征服欲。

    至于喜欢,不能说一点没有,但绝对不多。

    “林彦郴,你这个人吧,论聪明倒也有点,就是自视过高。”

    凌初歪头看着他,嘲讽道:“先是分析利弊,把我的弱势一一列出,再阐明你的优点,明明是你主动求爱,偏要一步步压低我,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

    “我有一个问题。”凌初是真的觉得林彦郴脑子里有大病,不想再跟他玩那些弯弯绕,好笑道:“谁给你的自信,让你确信自己一定是最优项?”

    林彦郴脸色彻底难看下来,凌初把他的算计一点点扒开,毫不客气地甩在他的脸上,丝毫不留情面。

    他现在非常确定,对方没有半点被他的话说动。

    对于林大少爷来说,刚才的对话堪称羞辱,他抿紧唇直直看向远方,终是忍不住,丢下一句狠话:“你会后悔的。”

    无论现在凌初如何嘴硬,他笃定对方将来一定会后悔,因为除了所谓的“爱情”,谢诩什么都不能给她。

    而对他们这样的家世而言,爱情实在是一件无用的东西。

    “你再跟只猪似的吱吱喳喳个没完,我现在就让你后悔。”凌初不耐烦地翻个白眼:“不想被丢进海里,就给我闭嘴。”

    “……”林彦郴忍气吞声,不得不安静下来。

    不远处的卡特尔若有所思地看着表面上“相谈甚欢”的两人,西莉亚注意到他的视线,也顺着看过来,撇撇嘴冷嗤:“嘴上再厉害,还不是连一个男人都得不到。”

    卡特尔耳朵一动,好奇地看向她:“凌初和林彦郴很熟?”

    “不止呢。”西莉亚想起在景城时凌初忽悠她的话,信以为真地道:“那个林彦郴是她暗恋且求而不得的人。”

    卡特尔意外地扬起眉,没想到凌初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暗恋。

    不过想想对方刚才在舞会上,对鲍伯的搭讪不理不睬的“保守”行为,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他在心里默默记下,轻笑着揽过西莉亚的腰,和身边人交谈。

    …

    过了不久,两辆车的车灯一前一后从远处亮起。

    凌初目力极好,注意到易韶是落后那一方,正要感叹对方这次大概率要装逼失败,手机铃声忽然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嘴角抽动一下,接通小声说:“阿姐,你不是在赛车吗?知道自己要输所以自暴自弃了?”

    易韶没有废话,直接说:“待会儿他的车靠近,想办法把他轮胎给我爆了。”

    凌初:“……”

    咱好歹是个皇帝,能不能不玩得这么脏?

    可惜易韶说完就挂了电话,听不见她的吐槽。

    凌初长叹一口气,默默向前走了十几米,在地上捡了几个石子、玻璃碎片夹在指间做好准备。

    知道这次出来危险,她自然要做些准备,到卢国后买了一盒老式的刮胡刀片,灌上内力一弹,比飞镖还好用,还方便携带。

    不过车胎厚重,刀片划口细窄,达不到快速爆胎的效果,不如用石子。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近,凌初一手夹两个石子、玻璃碎片,分别射向朝向自己一侧的前后轮,前面的车察觉到异样,慢了一瞬,就在这片刻间,易韶迅速反超,以非常微弱的优势,率先到达终点。

    她打开车门,姿态优雅,表情淡然地走下来,一股“不装自威”的气势扑了人一脸。

    凌初都快无语了,走过去压住她的肩膀,呵呵一声:“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厉害。”

    易韶耸耸肩,无赖道:“事实就是我确实厉害,比赛规则又没说不让朋友帮忙扎胎,他们行他们也上啊。”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