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79 章 第 79 章
    第79章

    时间回到上午。

    选手们坐车来到节目录制现场。

    这是一座无人居住的私人古堡,坐落在海边的半山上,与几十公里外海面上的一座小岛,隔海相望。

    远方雾濛濛一片,四周在阴沉天气映衬下,格外静谧,只余海浪拍打在礁石上,哗啦哗啦作响。

    看起来确实挺有恐怖阴森那味儿。

    一个胆子比较小的选手弱弱举起手:“导演,这古堡确定安全吗?”

    “当然。”导演叉着腰,环视周边环境,对有天气加成下的恐怖氛围十分满意:“放心吧,这古堡是节目赞助商的私产,有人会固定过来修补打理,这次也是为了节目才友情出借的。”

    “昨天你们休息的时候,我们工作人员已经来布置过,安全上没有问题。”

    导演的话还是很有可信度的,大家松下半口气,剩下那半口,被这个作为恐怖电影取景地都不为过的古堡,将将吊着。

    节目赛程已进入后半段,总共分为三个队伍,这次的密室逃脱将由三个队伍一起进入,共同解谜。

    最后按照破解有效线索数量为评判标准,作为各个队伍最后的成绩。

    也就是说,三个队伍既要对抗又要合作。

    说好规则后,导演让选手们带上眼罩,由工作人员领着坐进车内,开到古堡门口送入指定地点。

    因为人数多,古堡够大,所以众人的起始地点是分散的,完成一个个小任务,才会聚到一起,再完成逃离古堡的大任务。

    易韶在耳返中收到节目组提示,解开眼罩时,注意到她的身边有四个人。

    她嘴角抽了一下,险些以为导演组是故意的。

    四个人刚好是陆沣、易铎、林彦郴,以及谢诩。

    易韶:哦,我的上帝,为什么她要代替她那该死的老伙计,来面对这糟糕的修罗场呢?

    易韶捂着额头,轻叹了口气,她知道导演组一定有刻意安排,理由无非是她们几个颜值比较高,放在一起能吸引收视率。

    估计他们也没想到选手里还有一段复杂的“爱恨情仇”。

    几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年龄最大的林彦郴先开口说:“这里应该是一间书房,我们先找找有用的线索吧。”

    谢诩和易韶都没有说话,先转身翻找起来,易铎和陆沣瞥谢诩一眼,又看了眼摄像头,也默默开始工作。

    林彦郴素来装的好,可昨天刚被凌初怼过,今天面对“情敌”也懒得摆出好脸。

    屋子里一时间寂静无声,在一个需要合作完成的游戏里,五个人却完全没有交流的意思。

    好在线索不难,几人都是各校的优等生,智商不差,迅速找到线索、破解谜题,而后打开门走出屋子。

    外面没有灯,也没有窗,只能借着书房内的灯光,隐约看出这是一道长廊。

    黑灰色砖石铺就的地面一路向前蔓延,尾端被吞没在黑暗中。

    林彦郴最先提议:“我走在前面,大家不要散开,待会儿可能会有npc突然出现。”

    黑暗中大概率会有不明生物蹦出,这都是密室逃脱的老套路了,大家心里清楚,林彦郴一说完,易铎笑着接道:“好,那我垫后,挡着后面可能出现的npc。”

    易铎这类花花公子,惯于在人前塑造魅力,享受女生欣赏爱慕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的成就感。

    在节目中同样如此,经过初始和谢诩分在一队时的不悦,他显然已经想起现在是在镜头前,又开始进行他完美人设的表演。

    其他人没有意见,林彦郴打头,易铎断后,纵向排开慢慢向前行进。

    一行人逐渐走进灯光照不进的深处。

    “前面是楼梯……啊!”林彦郴探出一步出声提醒,忽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坠了下去。

    后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脚下地板像是凭空消失,也掉了下去。

    踩空的一瞬间,易韶心里就升起了一股危机感,此时手边没有借力处,她只能在下坠中迅速调整身形,翻身落地,卸掉下坠时的冲击力。

    嘭嘭几声响,其他人的闷哼声响起,易韶眸光一凛,迅速地起身查看四周。

    陆沣“嘶”了一声,不悦地低声抱怨道:“节目组在搞什么?”

    “不是节目组。”谢诩罕见地说了话,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他的声音格外清冷镇定。

    听到他说话,陆沣想都不想,立马回呛:“不是节目组难道还是鬼吗?”

    谢诩没说话,他懒得和蠢货沟通,陆沣以为对方被自己怼的无话可说,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差点忘了,估计你还得指着这点通告费生活吧,确实得时时不忘拍节目组马屁。”

    谢诩没有被他激怒,而是声音平静地解释:“无论是我们掉下来时的下坠高度,还是落下后毫无缓冲物铺垫来看,都不可能是节目组会安排的环节,导演组肯定要顾全选手的安全。”

    这话说得有理有据,陆沣牙根一咬,故意回呛:“万一节目组疏忽了呢?”

    “不排除这种可能。”谢诩清润的声音里颇有几分赞同:“说不准节目组就是觉得有钱人家大少爷的皮和钱一样厚,不怕摔呢。”

    陆沣:“……”

    林彦郴&易铎:“……”

    有被冒犯到!

    易韶靠在墙边凝神观察四周情况,听到谢诩的话先是笑了下,笑了会儿又撇撇嘴。

    果然,叫谢诩的就没有好欺负的,凌初那厮口味千年如一日,就喜欢这类黑心白面,一肚子坏水的书生。

    陆沣咬了咬牙,还想再辩,忽然眼前一晃,两道手电灯光射了进来。

    几人把手挡在前面,眯着眼看过去,三个身形彪悍的外国大汉站在不远处,为首蒙着黑头巾的男人看着他们,皱着眉,自言自语一般地问:“五个?”

    易韶会一些卢国语,隐约听到他又侧过头对身后两人说:“妈的,联系那边,人多了,得另外付钱。”

    易韶:“……”

    很好,还记得讨价还价按人头算钱,看起来应该不会上来就撕票。

    此时手电的光打在她们眼睛上,易韶无法仔细确认对方身上是否有热武器,她武学天赋平平,即便从小修炼也比不上凌初的非人战力,所以不想贸然动手。

    游戏中不允许携带手机,刚才几人曾试图通过胸前的微型收声器联系节目组,没有回音,耳返中也没有工作人员的声音,几人隐晦地看看彼此,最沉不住气的陆沣用英语问:“你们是什么人,来这有什么目的?”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