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80 章 第 80 章
    第80章

    绑匪被这段英文里的一串中文名砸得脑子都懵了。

    好不容易捋清关系,嘴角动了动,真情实意地骂了一句fu.ck。

    他记得雇主重点提到过这个叫谢诩的男人,嘱咐他可以用对方把凌初引过来,后来为了防止意外出现,又加了一个“林彦郴”,说是凌初的暗恋对象。

    可踏马的,谁能告诉他,这个易铎又是哪冒出来的?!!

    本来打算找到雇主要求的两个人后,就把剩下的丢回去讹一笔钱,可现在……

    绑匪看看几个长相不错的东方男孩,眼角猛地一跳。

    该不会这几个都是吧?

    这个叫凌初的东方女人,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他没绑到的?!!

    易韶一嗓子喊完,别说绑匪,有幸参与到她剧本中的各个男主、男配都懵了。

    易铎本来好整以暇地看着绑匪,这会儿也慌了,低声咒骂:“易韶,你踏马疯了,你在说什么?”

    易韶淡淡瞥他一眼,冷声嗤笑:“易铎,你以为你赢了吗?不,凌初只是把一半的心给了你,剩下的一半还在她求而不得的林彦郴身上。”

    “……”易铎:“???”

    “……”林彦郴:“???”

    谢诩刚开始愣住了,大概是因为习惯了凌初的作风,竟然神奇地get到了易韶的意思。

    他忧郁地垂下头,下颌收紧,隐忍地低喝:“够了,我不许你这么说凌初,明明她最爱的就是我。”

    易韶的眼中露出三分同情、三分嘲讽、六分怒其不争,释放出十二分的夸张演技,指着林彦郴:“凌初说过你的眼睛最像他,你自己看看,到了现在还要自欺欺人吗?”

    “不。”谢诩深深垂下头,似是不敢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旁边一直没能拥有姓名的陆沣:“……”

    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

    易韶当然不是突然发疯。

    凌初猜到有人会对自己动手,同时也担心对方对付不了她,会转而对她身边的人动手。

    凌家人在国内,不需要凌初多操心,同在卢国的易韶和谢诩便成为了高危人群。

    这次节目录制,凌初不能亲自参与,所以她借了四个保镖跟着节目组一块儿来。

    从古堡被秘密转移到这个山洞,必定是那座古堡里有不为节目组所知的密道和出口,五人失踪的事情很快就会被发现,易韶相信,凌初一定会赶来救她们,而在此之前,她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拖延时间。

    从绑匪问谢诩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幕后的人是想要用谢诩威胁凌初。

    易韶没指望着用这种方式让绑匪放过她们,之所以演这么一出戏,不过是因为,在绑架勒索的情况下,绑匪关注的目标可能是最安全的也可能是最危险的,易韶的目的是要搅浑水,让绑匪的注意力扩散,不止盯在谢诩一个人身上。

    谢诩大概猜到易韶的意思,聪明如林彦郴,没过多久也猜出个大概,眼神一冷,对易韶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编这么一个子虚乌有的故事……”

    “你还不承认?”易韶愤怒地打断他的话,“既然你非要让我把你做的那些事全说出来,我成全你!”

    易韶噼里啪啦开始编:“你拒绝凌初示爱,她悲愤下和陆沣在一起,后来看到了长的和你相似的谢诩,又甩掉陆沣,把谢诩当做你的替身。”

    “这时你又反悔回来,凌初狠心甩掉谢诩,为了报复你转而和易铎联姻,在长久的相处中爱上了他。”

    “谢诩何其无辜。”易韶声音悲愤:“要为了凌初那个渣女,成为你们爱情的牺牲者。”

    众人:“……”

    晋江火葬场文没你,以后我不看了。

    为了方便看守,门口留了个懂中文的绑匪,边听着易韶的精彩小故事,边给黑头巾翻译。

    黑头巾听完沉默了好半天,再次侧头看向身边人,郑重嘱咐:“给那边打电话,鉴于绑架的人分别是任务对象的暗恋者、前男友、替身情人、还有联姻对象。大大增大了引对方前来的成功率,佣金还得再往上调调。”

    黑头巾说完眉头紧拧,看着几人,艰难抉择了一番,最后选择了在易韶和雇主的形容中,都担任了“凌初的暗恋对象”这一角色的林彦郴。

    他上去就是一拳,然后用枪抵着林彦郴的脑袋,冷酷地命令道:“待会儿我们会给凌初发视频,你让她过来用自己换你。”

    林彦郴:“……”

    我倒是敢说,就踏马怕你们失望!

    他咳了一声,嗓音沙哑地说:“你不要被后面那个女人蒙骗,凌初不可能答应换我的,他喜欢的是谢诩。”

    谢诩侧头看他,露出一个半含嫉妒,却能明显看出是在强撑的表情:“他说的没错,从始至终,凌初只爱我一个人。”

    林彦郴:“……”

    狗比,你踏马也是凌初在中央戏精学院的校友吗?!

    林彦郴顾不了那么多,咬着牙对绑匪喊:“看到了吗?他承认了。”

    绑匪劈头又是一拳:“打不打电话?”

    当他傻的吗?看看那副爱而不得,自我催眠的可怜样子。

    看看那卑微的眼神,看看那忧郁的身姿。

    都这样了,你还不忘了栽赃人家,你也是个人?

    绑匪现在几乎可以确定,谢诩就是个不重要的替身。

    林彦郴:“……”

    我累了,毁灭吧。

    …

    另一边,易韶几人失踪的时候古堡内刚好断电,监控里什么都看不到,导演组连忙联系选手,第一时间确定他们的情况,却没能得到任何回复。

    工作人员们急忙打着手电,前往各个密室找人,古堡很大,花费了一些时间才找齐人,节目组这时才发现,易韶五人失踪了。

    凌初从工作人员那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保镖确认消息。

    保镖们神情十分严肃,他们中的两个守在门口,另两个一直跟着导演组在监控室内,确定节目中没有外人从大门闯入。

    发现易韶失踪后,他们第一时间在城堡内搜寻,然而一无所获。

    凌初听完挂断电话,抿紧唇带着剩下的保镖,飞速赶到古堡。

    十几个专业人士一起寻找,很快发现藏在古堡内的密道。找到入口后,凌初率先跳下去,在地上发现了易韶的手表。

    还有几个其他的物件,想必是另外几人留下的提醒。

    她带着保镖沿着密道向外走,一路来到海边,再找寻不到任何踪迹。

    天色渐晚,海风呼啸着吹乱凌初的头发,她目光冷然地看着对面的岛,问身边的保镖:“那座岛是做什么的?”

    保镖恭敬答道:“是无人岛,因为上面植物种类丰富,所以被卢国保护起来,不允许随意登陆开采。”

    “准备一下,我要过去。”凌初点点头,肯定道。

    “好的。”保镖肃声应下,又问:“现在为您调来直升机,请问您晕机吗?”

    凌初嘴角抽了抽,婉拒:“不必了,快艇就好。”

    直升机那么大动静,她飞过去,是生怕易韶她们不被绑匪搞死吗?

    “好的。”保镖迅速拨出电话,很快,几艘快艇停在岸边。

    其中一艘驾驶位上,站着个穿着修身休闲服的墨镜型男,他动作轻快地从船上跳下来,一摘眼镜,张开手臂大步走过来,作势要拥抱凌初:“嗨,是一一吧,初次见面。”

    凌初后仰皱眉,看着这个自来熟的混血男人。

    “哦,抱歉,先认识一下。”对方英挺的眉一挑,痞笑着伸出一只手:“我想想,你应该管我叫……爸爸?”

    “哦。”凌初面无表情地和他握手,礼貌道:“二爸叔,你好。”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