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81 章 第 81 章
    第81章

    二爸叔?

    因为凌芩的关系,诺曼学过中文,自认学的还算不错,倒也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新颖的称呼。

    他俊美的面庞上笑意微僵:“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诺曼。”

    凌初:“好的,诺叔。”

    “……”

    诺曼只得硬生生接下了来自晚辈的恭敬称呼。

    现在时间紧迫,两人互作介绍,带着保镖们一同上船,向海中央的岛驶去。

    快艇行驶的时候,凌初才倒出空仔细观察这位二爸叔。

    打量了一会儿,她觉得她明白了为什么凌芩女士和她爸不来电。

    原主的父亲是清爽俊朗型帅哥,而无论二爸叔还是小爸爸都是妖艳绝美型长相,只不过前者已经年近不惑,褪去青涩魅惑,只余十足的成熟魅力。

    诺曼注意到凌初在看自己,朝她眨了下眼,凹了个造型,笑问:“和芩的新男朋友比,怎么样?”

    凌初仔细对比了一下,真诚道:“除了老了点,其他都不差。”

    “……”

    诺曼倒不是对凌芩还有想法,只不过,他好歹也是个钻石王老五,还不到四十怎么就老了。

    他不甘心地说:“我现在是诺思家掌权人,坐拥千亿资产。”

    “……”凌初:所以要夸是有钱老男人吗?。

    她叹口气,表示理解,念及在卢国还要仰仗二爸叔的照顾,本着吃人嘴短的原则,朝诺曼伸出了一个大拇指:“我听我妈说过了,诺叔很棒哦,一把年纪,历尽艰险,千辛万苦继承家业一定很不容易吧。”

    诺曼捂住心口:“……”

    分手后不要和前女友做朋友果然是真理,就算她不来报复你,说不准哪天她的女儿就会突然冒出来扎你几刀。

    诺曼默默坐好,仰头看向海边,拒绝继续交流。

    之前在收到凌芩的委托后,诺曼就派了保镖过来,本来打算在凌初离开回国的时候请她吃顿饭,见一面,诺思家在卢国有产业,也算尽尽地主之谊。

    后来听保镖描述了这几天凌初做的事,诺曼一时好奇心起,提前来到卢国,正好得知保镖调用快艇,就顺便跟着一块儿来了。

    现在看来……

    很好,不愧是凌芩的女儿,别的不清楚,反正说话比她妈噎人多了。

    海岛越来越近,诺曼无聊地敲敲船边,侧头再次看向凌初。

    她和凌芩有几分相似,尤其是不笑时的淡漠神情。

    此时女孩眉目微垂,半低着头,眉间轻蹙似有担忧之色。

    诺曼拧眉,他哄过很多女人,大多都带着旖旎调笑的意味,真论起正经的安慰,他并不擅长,不过凌初好歹算他半个便宜女儿,眼看小姑娘正在担心,作为长辈总得说点什么。

    诺曼沉吟片刻,尽可能声音温和地说:“绑匪大概率会如你猜的一样,把人藏在岛上,很快就能解救出来,你不要太过担心。”

    “嗯。”凌初认真地点点头,从兜里掏出在保镖那借来的军刀,温声说:“我不担心,我只是在想待会儿是给那几个孙子留全尸,还是直接凌迟。”

    诺曼:“……”

    行、行叭,起码孩子心理素质不错。

    …

    保镖们用望远镜远远观察着那座岛,最后找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静静停靠。

    一行人悄声下船,诺曼本来想让凌初不要下船,如果对方非要下船,也得提醒她注意跟随,尽量不要发出声响,不要逞强。

    没想到对方姿势比他还专业,脚尖踏在草地上,轻飘飘地跑出十几米,几乎没有声息。

    前方带头的凌初仔细观察着地上的痕迹,回头时注意到诺曼的呆滞表情,蹙起眉低声提醒:“诺叔,注意跟上,实在不行的话您还是回船上吧。”

    “……”诺曼回过神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没事,走吧。”

    然后他眼看着他眼中的年轻女孩长叹一口气,满眼都是“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逞强”的无奈。

    诺曼:“……”

    上帝,答应我,我的亲儿子一定和他姐姐没有半点相似!

    绑匪似乎很自信他们不会找到岛上,并没有仔细掩盖痕迹,再加上高空无人机的辅助,途中撂倒了几个绑匪同伙,凌初很快找到关押易韶几人的山洞。

    洞口站着两个绑匪,凌初在稍远处拿着望远镜看,对方腰间别着枪。

    “我的人传来消息,除了山洞里的,其他藏在岛上的人都被制服了。”诺曼出声提醒。

    “有一点很奇怪。”他趴在凌初旁边潜伏着,皱起眉发出疑问:“绑匪应该是冲你来的,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打电话?”

    “……”凌初想起了什么,默默从裤袋里掏出静音的手机,诺曼凑过去,看到上面的十来个来电提示,两人对视一眼,一起沉默了。

    “我要是绑匪。”诺曼一脸的复杂难言:“这会儿肯定不耐烦撕票了。”

    凌初:“……”

    她练车时把手机静音,后来光想着找人,忘了对方还得打电话要赎金。

    掩饰性地咳了一声,刚要回拨,屏幕又一次亮起。

    几乎在凌初接起的一瞬间,绑匪气急败坏的凶恶声音,顺着听筒咆哮而来:“为什么不接电话?你是不想要你的情人们了吗?”

    凌初:“……”

    这个“们”字可有点冤枉人了啊。

    凌初好奇地问:“我能问问们里都有谁吗?”

    她是真的在虚心求问,绑匪却以为她在挑衅,本就因为打不通电话而焦躁不耐的心情更加糟糕,扯着嗓子冷哼道:“跟我装傻?怎么?你是不想让你的前男友、暗恋对象、联姻对象、还有替身情人活了吗?”

    凌初:“……”

    诺曼大为震撼地看了凌初一眼,她清晰地从对方眼中读出类似于“小姑娘,可以啊!”的猥琐赞叹。

    凌初捂着脑袋,十分怀疑这个绑匪找错人了,并明确表达出自己的疑问。

    “不可能,就是你!”绑匪怒气冲天,拿着电话在山洞里转了几圈,最后定格在易韶身上:“对,你的情敌亲口说的。”

    “……”凌初:“???”

    “……”易韶:“???”

    易韶出声为自己辩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就成情敌了?”

    “别掩饰了。”绑匪对她轻蔑一笑,打开手机扬声筒,又看向谢诩:“从刚才的话里就能听出你对凌初浓厚的嫉妒,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暗恋这几个男人中的一个?”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