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83 章 第 83 章
    第83章

    凌初的好心只维持在保证两人死不了,坐船回到古堡边的海岸后,她直接把人丢给还在疯狂找人的节目组,然后坐车回了酒店。

    诺曼还要处理那几个绑匪,留下一句“改天再来找她”,和一个“漂亮男孩”的空头支票,也坐船离开了。

    到达酒店,上楼后,凌初用一双死鱼眼直勾勾盯着易韶,对方的心虚劲儿早就过了,揣着兜,随意地摆摆手:“累了,我先回屋休息了。”

    “……”凌初拽住她,呲牙冷笑:“我和你一块儿,咱们姐妹今夜促膝长谈。”

    “别了。”易韶扒拉开她的手,贱笑着向她身后看了一眼:“先哄哄你的替身情人吧。”

    说完,贱嗖嗖地拍拍凌初的肩,施施然转身开门回房。

    凌初在背后狠狠骂了这个坑货一句,无奈地转过身,谢诩就在她身后站着,抬头看向远方,带着点赌气的意思。

    凌初:“……”

    她咬着牙低语:“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易韶编的。”

    谢诩垂下眼,长长的睫毛在冷白的皮肤上落下一层阴影,带上几分落寞的意味:“要是没有事实依据,怎么可能编的那么顺?”

    凌初:“……”

    跟我学的说瞎话本领,怪我喽?

    余光扫到谢诩轻勾的唇角,凌初愣了下,生生被他一身的戏气笑了,哼了一声,伸出手去捏他的耳垂。

    熟悉的红晕瞬间蔓延上来,谢诩笑意一僵,一把握住她的手,熟练地低头,可怜巴巴地认错:“我错了。”

    凌初:“……”

    某人似乎自己摸索出了让她心软的财富密码,她心里气不过,用力捻了捻手里的耳垂,才放下手:“我说没说过,不要总装可怜。”

    “嗯。”谢诩笑着拉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下:“在未来女朋友面前装可怜求关注也不可以吗?”

    凌初:“……”

    这厮是报了“恋爱速成班网课”了吧。

    看她一脸无语的样子,谢诩开心地笑了下,就着握住凌初的姿势,用房卡打开房门,把人拉进屋内往床边走。

    凌初:“……”

    她现在十分怀疑该速成班的正经度。

    凌初眉间微敛,用巧劲挣脱开谢诩的手,清了清嗓子:“今天受累了,你快休息吧,我先走了。”

    转身时又想了想,扭过头语重心长地补了一句:“年纪轻轻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谢诩眨了眨眼,似懂非懂地指着她的手,歪头疑惑地问:“想帮你上药也不行吗?”

    凌初:“……”

    顺着对方的手低下头,她看到自己左手的虎口处荫出点点血迹。

    凌初是一次用枪,没把握好,不小心弄伤了自己,这具身体没怎么受过伤,不过她前世有过无数的疼痛伤疤,下意识就把这点痛忽略了。

    有史以来第一次,凌初感觉到了亿点点尴尬。

    她深呼吸一口气,压下涌上来的羞愤欲死,快速坐到床边朝谢诩伸出手:“谢谢,麻烦你了。”

    谢诩没说什么,翻出酒店里配的药箱,给凌初擦拭伤口。

    屋子里很安静,凌初天生一张厚脸皮,尴尬了几分钟就自愈了,她垂眸,看到谢诩正专注擦拭自己的伤口,神态认真到仿佛在擦拭易碎的瓷器。

    少年的眉眼干净清冽,仿佛不染尘埃,凌初看了一会儿,忽然出声问:“你怕吗?我今天开枪打了易铎。”

    谢诩动作顿了顿,抬起头看她一眼,又低下头,声音平静地反问:“为什么要怕?”

    凌初看着他垂下的眸,认真道:“今天这场绑架是易铎的姐姐为了我策划的,她对付不了我,就想用我亲近的人作威胁。易铎虽然知道他姐姐要害我,但并不知道具体计划,严格来讲,对我动手的不是他,可我还是给了他一枪。”

    她说完安静下来,看着谢诩,对方帮她擦了药贴好纱布,抬起头,有些高兴地问:“所以在别人的眼里,我已经是你亲近的人了吗?”

    凌初:“……”

    同学,这是重点吗?

    凌初感觉心累,谢诩抬眼,有些欠揍地轻笑了下,被凌初一巴掌盖在脸上。

    她冷漠无情地说:“对,所以如果你真的和我在一起,也许会很危险。我这个人你也了解了,性格恶劣、手段狠辣、心胸狭窄、睚眦必报。集天地之毒气于一体,揽四海之凶残于一身。和我在一起,不能说是上辈子作孽,只能说这辈子没怎么积德。”

    谢诩:“……”

    他年纪小,还没见过有人对自己下嘴这么狠的。

    谢诩被这段自我剖析震撼到了,呆滞了好一会儿,才拿下凌初盖着自己脸的手。

    凌初要抽出来,却被他紧紧握住,谢诩看着她,清澈的眸底是执着深沉的墨色:“那你呢?你说过我是因为年纪小加上处于低谷,才会对拉了我一把的人产生依赖和好感,但我知道不是。”

    “小的时候我确实期盼过父母的爱,知道得不到后,就干脆地放弃了。

    只有你,是我十九年里唯一执着地想要抓住的人。如果有一天你厌倦了想要离开我,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你怕吗?”

    褪去一贯在凌初面前的示弱和可怜,执拗和些许的强势从他浓黑的眸里浮现出来。

    这才是真的谢诩。

    没那么乖、也并不单纯。

    对此,凌初视若无睹,歪头疑惑地问:“怕什么?怕你犯轴,然后我没收住手,一拳把你打个半死吗?”

    “……”谢诩的气势被这一句话打的消失无踪,瞬间垮下肩膀,老老实实地把手放在膝盖上,端坐好。

    谢诩:不认怂又能怎么办呢?未来女朋友武力值太高,他要是敢关对方小黑屋,对方就能把屋子捅漏,顺便一砖头楔他脑袋上。

    只能努力乖巧,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

    女魔王和男乖巧对视半响,一起勾起一道轻浅温软的笑。

    无论凌初还是谢诩都不是瞻前顾后的人,既然决定在一起,说开了,就不会再有迟疑。

    凌初看了眼时间,起身准备离开,走之前被谢诩缠着索要了一个吻,才被放行。

    她走出门,靠在墙边,用手指碰了碰唇。

    总觉得这个恋爱还没谈,就已经开始不对劲起来了。

    “你们每次都这么快,真不用去医院看看吗?”

    欠揍的熟悉声音再次响起,易韶正扒着门,嫌弃地看着她。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