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第 84 章 第 84 章
    第84章

    这个休息日最终还是没能约会。

    第二天,诺曼就带着查到的结果来找凌初了。

    如她和易韶所想,背后也被卡特尔的家族插了一手。

    具体来讲,是卡特尔帮忙介绍了雇佣兵联系方式,易华的前夫柯维直接雇佣人谋划了这场绑架。

    凌初听完眉间微敛,诺曼以为她在思考什么时候得罪过卡特尔,拿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玩笑道:

    “真的不考虑一下我昨天的建议吗?因为赛勒斯的缘故,你得罪的家族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这次绑架事件是第一次发生,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唔。”凌初含糊地应了一声,翻看侍者递过来的饮品菜单,看着上边漂亮的价格,眉头越皱越紧。

    她忽然抬头问了一句:“诺叔,今天你请客吗?”

    “……”诺曼握着咖啡杯的手一紧,差点又被这个称呼呛住,他咳嗽了两声,才风度翩翩地笑道:“当然。”

    闻言,凌初迅速把菜单递还回去,对服务生礼貌微笑:“麻烦一样来一杯,全都打包,谢谢。”

    诺曼:“……”

    他倒也不是差这几个钱,可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

    服务生礼貌而不失尴尬地拿着菜单走了,凌初满意地笑了笑,转头问诺曼:“诺叔,你刚才说什么?不好意思,我这人有选择困难症,挑东西太费脑了。”

    诺曼:“……”

    恕他眼拙,“挑”和“选”这两个字,我好像没在您身上看到呢。

    诺曼默默深吸了一口气,凌初看着他一脸气闷的样子,眉梢露出几分戏谑的悦色,转而说起正事:“还没问过,诺叔是做什么的?”

    诺曼看着面前的女孩,挑眉:“你妈没和你说过吗?”

    凌初:“说过一点,想听诺叔说说具体的。”

    诺曼唇角勾了下,手指轻轻摩挲杯边,似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儿才说:“军火。”

    “哦。”凌初点点头,表示知道。

    诺曼被她的态度勾起了兴趣,手指从咖啡杯上挪开,点了点桌子,身体微微前倾,饶有兴致地问:“我说你就信了?不再多问问别的?”

    他的眼眸是一种很浅淡的烟灰色,看过去的时候,有种晨雾般迷蒙的美感,但他的眼神又很深,笑意落不进眼底,内里藏着近似无情的冰冷。

    有些神秘,也有些危险。

    对于这种很迷人的眼神,凌初只是接过服务生打包好的一杯咖啡喝了一口,皱起鼻子说:“我要告诉我妈,你试图勾引我?”

    “???”诺曼汗毛乍起,身形后仰疯狂摆手:“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这死孩子怎么说话呢?

    天可怜见,他完全是好心的……可能也没那么好心,但确确实实一直秉持着正经的长辈心态。

    魅力它就是这么无意识的自然发散,怪他喽?

    诺曼赶紧把自己身上习惯性的轻佻骚态一收,板板正正坐好,生怕这败家孩子真的打电话告状。

    凌初满意地点点头,抱臂向后椅靠,扬着下巴说:“我们谈个合作吧。”

    虽然不觉得凌初作为一个学生,能提供什么高质量的合作,不过被告状精便宜女儿吓到的诺曼,还是从善如流地问:“什么合作?”

    凌初警惕地扫了四周一眼,手肘杵着桌子,微微凑近,做出一个斜劈的手势,阴森森地说:“帮你做掉查特顿家。”

    诺曼:“……”

    他一眼难尽地看着面前的女孩,伸手拍拍她的头:“我知道一些知名的精神科医生,待会儿领你去看看。”

    凌初蹙起眉,不满地甩掉脑袋上的手,认真道:“我是说认真的。”

    “我也是说认真的。”诺曼喝了口温咖啡,放下杯子说:“你知道查特顿家的产业有多大吗?我没有掌控诺思家的时候,因为争抢一条军火线差点被查特顿家暗杀,即便现在成为掌权人,也只是趁查特顿内乱压了对方一头,远远达不到做掉的程度。”

    他苦口婆心地说着,颇有几分给熊孩子讲道理的意味,长篇大论分析完,又要了一杯冰水解渴,边喝边观察凌初的表情,看她是否打消了念头。

    只见对方眉头一皱,忽然拍了下桌:“那算了。”

    不等诺曼松口气,凌初又扯开一个“对号笑”:“那我就先把西莉亚和她未婚夫做掉叭。”说到这,她一脸期盼地看向诺曼:“诺叔你是做军火的,能借我两挺机关枪吗?”

    诺曼:“……”

    我特娘借你两座意大利炮,你要不要?!

    诺曼抬手示意她闭嘴,用力闭了下眼,虚弱道:“你参加完邀请赛直接回神州,剩下的由我处理,保证你下次出国,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了。”

    他话音刚落,凌初脸上的“熊劲儿”瞬间收起,扯嘴微笑:“谢谢诺叔。”

    诺曼:“……”

    心更堵了。

    其实帮凌初扫净后续麻烦,是他早就已经准备做的,也是凌芩的要求,之所以说出之前的话,不过是恶趣味上来,想要吓唬吓唬凌初,想要用她可能会出现的焦躁惊恐,找点乐子。

    没想到人家分明早已经看透,刚才还反耍了他一通。

    想明白这些,诺曼抚着额头,不怒反笑。

    低笑了好一会儿,抬头看着凌初,这一次,他才算真正正经起来。

    他问凌初:“虽然我会帮你处理掉后续麻烦……”

    “停。”凌初打断他:“是你基于和我妈的合作关系,做好身为合作者份内的事。”

    “好。”诺曼无奈地耸了下肩,小声嘀咕一句:“真是和你母亲一样,半点不肯吃亏。”

    凌初抱着饮料吨吨吨,全当没听见。

    诺曼改口:“虽然我之后会处理掉这些问题,但是他们确实对你动手了,你没有什么打算吗?不准备报复?”

    凌初懒得跟他绕圈子,直接提出:“有打算,你帮我?”

    诺曼郁闷地揉了揉眉心,能在诺思这样的家族中当掌权者,外表热情大方,内里心思莫测,冷漠无情是标配。

    别看诺曼嘴上叫凌初女儿叫的亲热,其实内里并没有多少真情实感。

    就如凌初所说,所有所谓的帮助不过是基于和凌芩的合作关系,报答她一直以来的资助和扶持。

    只是他没想到,会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一眼看穿。

    对话进行到现在这个地步,再演下去就很没有必要了,诺曼敛尽轻浮笑意,认真地说:“柯维家族是卢国的地头蛇,我也不是很容易插手。”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