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孕检当天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 >第1026章 把权利交到你手里,可好?
    安凌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这要是让宁素雪知道了霍靳丢出的这句话,怕是更如吸血的蚂蟥,恨不得依附在自己身上。

    而她要是不答应,她也不会罢休把?

    霍靳摸着她冰凉的脸颊,温暖的指腹带着一股火……

    安悦:“你能起开吗?”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霍靳,尤其是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安悦呼吸更是不稳。

    霍靳:“以前没有,现在我把这份权利交到你手里,可好?”

    安悦:“……”

    权利?这两个字对她来说,更加讽刺了!

    “我在你们的心里连人都不是,权利这种东西放在我手里,真是可笑。”

    是了!

    在东安的安悦,连个人都算不上,谁都能随便的踩她!!

    权利给她……

    呵呵!她这样的人配有吗?

    霍靳:“恨安家吗?”

    “我更恨你!”

    安悦想也没想的说道。

    虽然说对安家有恨,甚至是断绝关系的那种恨,但她更恨的,其实是霍靳。

    她是真的恨霍靳……

    一开始恨,那是滔天的恨。

    可后来,慢慢的,她就不恨了!

    将他们之间曾经有的东西,彻底的掩埋,可现在……!!

    “你们为什么要来港城,为什么一定要打破我在这里唯一的平静?”

    一字一句,安悦说的咬牙切齿!

    她在东安连个人都算不上,但是在港城,她自己却拥有一切。

    霍靳:“……”

    对上安悦眼底瞬间升起的雾气,他的心口被狠狠牵动。

    “悦悦!”

    “安凌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死不死的,其实对我来说影响并不大。”

    霍靳还想说什么,安悦直接打断了她。

    辛黎说,霍靳是让她回来商量有关安凌的事,安悦大概就知道霍靳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她还在乎安家的话,如果还想回到安家的话,她自然是恨不得安凌去死的!

    可现在别说是安家了。

    整个东安在安悦的心里都是被抛弃的范围!

    霍靳闻言,眼底深邃划过。

    “你不在乎?”

    “我不在乎!”

    两人的四个字,一个带着震惊和不敢相信。

    而另一个,安悦则是坦然无所谓。

    霍靳:“她害的你人生动荡,颠沛流离!”

    “她是贼,可你和安家则是没用的审判者!”

    该审判的人最后没审判到,结果不该审判的,差点被害死。

    贼是可恨……

    但凶狠的审判者,在安悦心里同样可恨至极。

    霍靳:“……”

    闻言,呼吸沉了沉!

    这一刻,听着安悦的这些话,他的心口直接僵住。

    紧接着好似一双大手伸进了胸腔里,一把拽住他的心脏不断的搅动。

    安悦:“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是不是可以先放开我了?”

    该说的,她也算是说清楚了吧?

    霍靳最终起身!

    这一刻他看着安悦的眼底,不知道在涌动着什么情绪,总之很汹涌。

    安悦也不想面对他,直接起身上楼。

    霍靳的声音响在身后:“所以你心里最恨的事谁?”

    安悦站在楼梯上,身形顿下!

    她一手抓着扶手,闭了闭眼……

    最恨的是谁?

    这个问题……,在如今来问她,这一刻安悦其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甚至感觉很讽刺!

    曾经霍靳和安家都是最凶狠的,恨不得要杀了她!

    然而现在霍靳竟然在这里问她,最恨的是谁!

    “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我觉得我没必要全部看着过去!”

    “所以,你最恨的是谁?”

    “当年离开东安之前,我恨你,也恨安家!但现在,我谁也不恨了,。”

    不恨了吗?

    安悦此刻全是坦然,说的也是实话。

    当年在那样的处境下,她不恨霍靳和安家,是不可能的。

    可是十多年的消磨,这十多年她自己本身过的也不错。

    “除了无法原谅,其实我也不恨谁了!”

    说完,安悦直接上楼去了。

    霍靳站在原地,却浑身僵硬。

    不恨了……

    不恨了,是不在乎了吧?

    因为不在乎了,所以也就不恨了,所以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

    宁素雪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霍靳满身阴郁的站在客厅里。

    “阿靳~!”她下意识上前。

    动了动唇瓣想问,安悦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她不敢问霍靳!

    说到底现在安凌的生死就掌握在霍靳的手里,他这根本不敢问。

    霍靳没搭理她。

    宁素雪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上楼去了。

    没人知道霍靳今天用这样的方式提起安凌,问安悦的界定是什么,到底存在着什么意义。

    但霍靳却感觉到了这份试探过后的绝望。

    安悦给与他的答案,让他失望……!

    不恨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

    安悦刚洗完澡出来。

    就看到宁素雪坐在自己房间的深蓝色欧式沙发上。

    看到她,安悦蹙眉:“我今晚是没办法安宁了是吗?!”

    宁素雪:“悦悦,就当我求你……”

    “你说你在那边照顾颜楚,所以我才回来的,你现在是将颜楚一个人丢在那儿?”

    “不是,我……”

    “颜楚刚小产完,而且还是大出血,你就这么将她一个人丢在哪儿?”

    “不是,是她……”

    “我怎么忘了,你其实是个没有心的人,你这种人怎么会想到,颜楚一个人不行!”

    安悦一字一句,全是阴郁。

    当初她小产的时候,尚且能被这宁素雪丢在冰冷的保姆房里。

    现在颜楚,算什么?

    她说好好照顾就会好好照顾?

    一个连自己亲女儿都能不管不顾的人,有什么心!

    安悦一边丢下毛巾,一边换衣服。

    宁素雪见她换衣服,心口更是一紧:“你还要出去吗?”

    “你将颜楚一个人丢下放心,我可不放心!”

    “是她让我回来的,她说她可以!”

    “她说可以,你就相信?”

    宁素雪:“……”

    对上安悦犀利的眼神,她瞬间无言语对!

    “你这时候回来,是为了安凌吧?”

    被说中心思的宁素雪,更是面色一僵!

    安悦:“在你心里,谁都重要……”

    这话说的有些讽刺,宁素雪也听出来了。

    面对安悦这样的语气,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安凌,你这边……”

    “你死心吧!”

    安悦直接打断!

    在安凌的这件事上,她的态度尤其坚决,不管宁素雪说什么。

    安悦这边丝毫让步的意思也没有。

    宁素雪呼吸紧了紧:“难道悦悦真的要看着一条鲜活的人命,就这样消失于人世间吗?”

    “我只救人,不救畜生!”

    “你……”

    “安凌在我心里就是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宁素雪:“……”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