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晴时踏雪覆白桥 >谢锦之他要纳妾
    慕苡晴看着胸膛上不断涌出鲜血,疼痛难忍,却依旧倔强的扬起头颅,嘲讽的看着祈钰,勾起唇角,握住他的剑一步步朝他走去,长剑在祈钰的手上变短,在慕苡晴身后变长,鲜血染红长剑,嘴角鲜血滑落,她自知命不久矣,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伸手抚上他的脸庞,看似柔情其实她早已咬牙切齿,凑近祈钰耳边,一脸淡定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低声说道“呵,废物,你也就这点本事了,不过,可惜了他可就要陪我了,真好啊,哈哈哈,祈钰,真好啊”

    祈钰看着慕苡晴嘴角不断溢出鲜血,胸膛不断涌出鲜血,一脸震惊,瞪大双眼,他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一把推开慕苡晴,后退两步,一脸惊愕道“你,你怀孕了?”

    慕苡晴被祈钰一把推开,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后背撞在桌角,腹部一阵绞痛,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她捂住腹部,吐出一口鲜血,刚要起身却又跌回原地,她闭上双眼,已经开始晕眩,她不甘心的伸手想要抓住祈钰的裤脚,却一把抓空,她虚弱的开口“呵,是啊,只可惜,这孩子,怕是等不到出生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能让你后悔,这就足够了”

    祈钰看着慕苡晴这幅模样,心中一阵惊慌,他一把抓住慕苡晴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一把抱住她,看着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昏迷过去的慕苡晴,手忙脚乱地想要替她止血“你没事吧,别说话了,快,快来人,传御医”

    慕苡晴被祈钰一把抱住,用力地推开他,嘴里不断涌出鲜血,她虚弱地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祈钰,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眼底却划过一抹悲凉,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可是她忍不住嗤笑一声道“呵,别,假惺惺的,你,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恶心,呕”

    祈钰看着慕苡晴虚弱不堪,奄奄一息的模样,心中一阵慌乱,他颤抖着将慕苡晴抱在怀里,手忙脚乱地想要替她止血,嘴里不断地重复着“快,快来人,传御医,快”

    慕苡晴看着祈钰慌张失措的模样,眼底划过一抹嘲讽,她知道,祈钰这是害怕了,害怕她就这样死去,而自己现在,也只能用死来让祈钰后悔,她忍不住嗤笑一声道“呵,你也会害怕吗?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是不会害怕的,现在看来,还是,还是让你害怕了啊,呵,不枉我死了这一遭”

    祈钰听着慕苡晴冷嘲热讽的话语,心中一阵苦涩,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因为慕苡晴而感到害怕,他一把抱住慕苡晴,想要安抚她,却又怕刺激到她,只能小心翼翼地说道“别,别说了,本殿下,本殿下现在就传御医,你,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慕苡晴看着祈钰紧张的模样,心中一阵讥讽,她知道,祈钰现在是害怕了,害怕自己死了,不过,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呢?她忍不住嗤笑一声,一脸虚弱地说道“呵,别,别自欺欺人了,我,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咳咳,噗嗤,我知道,你现在后悔了,呵,不过,已经晚了,咳咳,咳咳咳”

    祈钰看着慕苡晴不断吐血的模样,心中一阵慌乱,他连忙将慕苡晴抱起,快步走出房间,想要传御医,却又怕慕苡晴受到刺激,不敢动作太大,只能小心翼翼地抱着她,一边快步往御医署跑,一边焦急地说道“快,传御医,快,她,她现在需要救治”

    御医们慌忙接住慕苡晴,将她放在床上,可是还没等他们医治,慕苡晴已经气绝身亡,纷纷摇头道“殿下,这位姑娘……已经药石枉然了”

    祈钰看着慕苡晴冰冷僵硬的尸体,心痛不已,他忍不住一把抓住御医的衣领,愤怒地说道“不,不,不可能,你们骗我,她,她怎么可能会死,她,她,她明明还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你们,你们是庸医,庸医,滚开,都滚开,来人,将这群庸医拖下去,打入天牢,处以极刑”

    御医们被祈钰的怒吼声吓得瑟瑟发抖,纷纷跪倒在地,祈钰的侍卫上前将御医们全部拖了下去。

    祈钰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慕苡晴,心痛不已,他忍不住一把抱住慕苡晴,将头埋进她的脖颈,低声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就这么恨我吗?还是说,你就这么讨厌我,不想再看到我?”

    祈钰抱着慕苡晴的尸体,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失声痛哭起来,他哭的撕心裂肺,仿佛失去了全世界一般,哭得让人心碎。

    祈钰坐在慕苡晴的尸体旁边,不眠不休地陪着她,整整三天三夜都没有合眼,而三天后,慕苡晴的尸体开始散发出一股恶臭,他才惊觉,原来,他已经哭了整整三天三夜,而且,慕苡晴的身体也开始腐烂,他才意识到,她真的已经离开了自己,永远地离开了自己。

    祈钰看着慕苡晴腐烂的身体,心中一阵酸涩,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慕苡晴的脸颊,低声喃喃道“真好,这样,你就再也不会离开我了,真好”

    一个月后,祈钰身披丧服,并下令将慕苡晴风光大葬,陪葬品无数,无数珍宝,更是将慕苡晴的棺椁放在了自己的寝宫中,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寝宫中传来阵阵哭声,而那哭声,不是别人,正是祈钰。

    祈钰将慕苡晴的尸体抱在怀里,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拿出一把匕首插进自己的胸膛,鲜血喷洒而出,染红了慕苡晴的衣襟,然后,祈钰的身体,缓缓地倒在慕苡晴身旁,紧紧地抱住了她,轻声说道“苡晴,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找你,等着我”

    时间飞逝,转眼间便过去了三年,而三年后,西域王终于下令,攻打中原,祈安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由得微微一笑,眼底满是得意,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他的计划终于成功了,可是,当他看着沙场上的尸体时,眼底却闪过一丝不忍,虽然战争总是要死人,可是,他依旧不希望看到太多的杀戮,他看着身边的将领,沉声道“吩咐下去,一定要尽快结束战争。”

    可是最终以实力不允许,兵败如山倒,西域战败,而祈安不肯做敌国俘虏,最终自刎疆场,临死前看着远方渐渐升起的太阳,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喃喃道“如果能在临死前看到你,我就知足了,可惜……再也看不见你了,没我的日子,你要好好保重”

    慕苡晴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个陌生的环境,古色古香的华丽装饰,晃得她眼花,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华丽装饰,现在她只想着怎么再见姐姐,她感觉自己都快已经急得头发都快白了“啊,真的是要气死了,好不容易跟姐姐一个世界了,怎么就又死了?真的是要气死我吗?这次又不知道能不能遇到姐姐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