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佛门最大二五仔 >第20章 殊泱方丈
    卓宇轩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神情逐渐凝重起来,双手掐印似乎在感知着什么,片刻之后,凝重的表情渐渐消散,似乎是长舒了一口气。

    卓宇轩的脸上再次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抑制住这种痛苦的,但是这魔道血契并不像你想的这般简单,若是真的施展出来,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扛不住!”说着卓宇轩挑了挑眉,带着不怀好意的眼神望向慧情。“你要不要试试!”

    听到卓宇轩笃定的语气,慧情表情一僵,知道人家肯定是有手段确认自己签了魔道契约。

    “不知,宗主为何会出现在大烂陀寺?”慧情表情疑惑。“莫非宗主真将这大烂陀寺给拿来了?”

    “你倒是真敢想!”卓宇轩听到这话,顿时翻了个白眼。“陪我出去走走!”

    一路上慧情都紧紧跟在卓宇轩的身后,在大烂陀寺内闲逛,让慧情感到疑惑的是,大烂陀寺的众多僧人,在遇到卓宇轩后都显得恭敬,纷纷行礼。

    终于,在一处佛塔前,卓宇轩停了下来,只听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知道我在大烂陀寺内待了多久了吗?”

    慧情摇了摇头。

    “快两百年了!”卓宇轩此时显得有些落寞。

    “两百年?两百年……”慧情皱眉,随即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瞳孔骤然收缩一下,眼中满是震惊。

    “看来你猜到了什么!”卓宇轩注意到了慧情的神情。

    “是!”慧情点点头,断念方丈曾经说过,两百多年前,大雷音寺觊觎大烂陀寺的传承,却被大烂陀寺的一位无名老僧阻止,看来变故就是那次发生的。

    “那了善方丈是……”慧情试探性的问道。

    “不错!”卓宇轩点点头。“了善便是殊泱方丈假扮的!”

    听到卓宇轩的回答,慧情身体微微一震,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那真正的了善方丈……?”

    “自然是死了?”卓宇轩满不在乎的道,清理了一下旁边的石凳,卓宇轩坐了下来,示意慧情也坐下。

    慧情略一犹豫,缓慢的坐下。卓宇轩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两瓶酒,顺手还递给了慧情一瓶。

    “啊!”卓宇轩抿了一口酒,嘴里竟然小声的哼起了歌,半点也看不出魔教教主的样子。

    慧情机械性的喝了一口酒,但思绪却在飞转。

    “莫非殊泱方丈便是当初大烂陀寺的那名老僧?”慧情望向卓宇轩。

    “不错,你确实很聪明!”卓宇轩赞赏的看了慧情一眼,随即将酒壶放在一旁,目光望向慧情。

    “你想去那龙树院,可知那龙树林中有什么?”

    慧情皱着眉摇了摇头。

    “上古龙树!”卓宇轩拿起酒壶喝了一口酒,随后解释道。

    “如同黄梅寺外的那一株黄梅,龙树院中还残存着一株上古龙树,这也是了荣催促你去龙树院的原因”

    “那上古龙树之中有一道那位的神念!只要有人靠近那龙树,此人便会被这道神念关注,然后会被潜移默化的影响,最后便会死心塌地依附于那位,听从那位的命令!”

    “死心塌地?这么诡异?”慧情皱眉。“莫非那黄梅树中也有?”

    “不错!若非那株黄梅树,我等还真发现不了大雷音寺背后的那位!”卓宇轩眺望远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大约在两百多年前,那时的了善刚刚继承了大雷音寺的方丈之位,第二年,大雷音寺的龙树院,黄梅寺中的残念,便于上古龙树中的神念发生了碰撞,结果便被大烂陀寺的这位发现了端倪。”

    “残念?”

    “不错?”卓宇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嘴角微微扬起。

    “黄梅寺想要入主大雷音寺,结果自家的那道残念却被对方消灭,连自家的佛子都被大雷音寺度化了!”

    慧情似乎有些明白,但又不是太明白。

    “莫非那些被影响的道台境不清楚自己被控制吗?”

    “知道了,还能叫潜移默化吗?”卓宇轩望向慧情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白痴。“上古大能的手段,岂是你可以想象的到的!”

    “那黄梅寺既然不知道自己被控制,又怎么会想入主大雷音寺?”

    “刚夸完你聪明!”卓宇轩用不争气的眼神看了慧情一眼。但是还是解释道。

    “黄梅寺的那位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那道残念也只是在本能的驱使下,想要得到大雷音寺的香火而已。”

    “残念?神念!你是说大雷音寺背后的那位并没有死?”

    “当然没有!”卓宇轩斩钉截铁的答道。

    “据大烂陀寺这位的猜测,大雷音寺背后的那人恐怕就是佛门叛徒!当初三界崩坏幕后最大的黑手!”

    “什么?他是谁?”慧情急忙问道。

    “不知道!”

    “不知道?连大烂陀寺这位也不知道?”慧情眉头深深皱起,显然不相信卓宇轩的话。

    “当然不知道。”卓宇轩表情十分严肃。

    “这位的实力在上古时期并不出众,更何况在上古便受到了重创,一身神通百不存一,状态并不像你想象的那般好,到现在也是一直在沉睡当中,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不能说名字?”

    “不能!不然会有人出手!”

    “大雷音寺背后那位!”

    “可能!”

    “嘶!”慧情吸了口凉气。“那你们还敢杀了了善?”

    “为什么不敢?”卓宇轩反问道。“那人自上古大变之后,便一直隐藏在暗处,显然也是受了重创陷入了沉睡,那龙树院中仅仅是他的一道神念,并不活跃,又有什么可怕的,而且,不是还有殊泱方丈这位佛门高僧在那里迷惑他吗。”

    “那还怕提及大烂陀寺这位的名字?”

    “小心一些总是没错的!万一我们猜错了呢!”卓宇轩喝了一口酒随意的道。

    “黄梅寺背后的那位是谁?”

    “不知道!不过不管是谁,都已经彻底死在那位手上了,连最后一缕念头都没留下!”

    “谁能想到大雷音寺真正的方丈居然两百多年前就已经死了!”慧情感慨一句,然后深深望向卓宇轩。

    “殊泱方丈留在大雷音寺除了为了迷惑龙树院中的那道神念,还有其他的目的吧!”


章节报错(免登陆)